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一百五十四章 少年們的愛情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會好奇包妹子為什麼要這麼委屈自己。 包妹子就:「你們不知道,陸旭其實是很愛我的。」 於是大夥又勸她,哪怕來個假的,給陸旭個教訓,嚇唬一次讓他知道怕了,沒準他就會好了。 包妹子就...

? 第一百五十四章少年們的愛情

方雲瑤就這樣走了,一天,兩天,三天……半個月,再無音訊。

關於離別,我們總是更容易看到被留下的那一個的痛苦,其實,也許主動離開的那一個,也在另一個地方默默承受著悲傷。

這段時間裡,付誠用盡了一切辦法去找尋,他甚至試過去找方雲瑤遠在湖南的老家,然而依然沒有任何線索。

以方雲瑤現在的情況,她真要躲著付誠的話,只要帶著媽媽隨意找一座城,找一家學校,安頓下來……就可能真的千里相隔,再見無期。

另一個因為這件事而陷入負面情緒的人是許庭生。

前世兩場輪迴宿命的第一場,所有人都費盡了力氣,也用上了所有勇氣,美好曾經是那樣的近在咫尺,最後卻依然只能這樣收常

那麼,另一場呢?

許庭生試著找一個辦法安慰付誠:「沒準她其實離不開,還在這座城市。沒準哪天你們在路上,突然就遇見對方。」

這樣的安慰像是最容易戳穿的謊言,但是付誠信了。

每天的課餘時間,付誠都會去搭一班環城的慢速公交,坐在車窗邊,用三個時時間,默默的搜尋這座城市的每一個角落,從起到終,從陽光到霓虹,期待那個身影……突然出現在視線里。

漸漸的,這樣的沒有結果的找尋變成了一個習慣。

付誠告訴許庭生,每一天,透過車窗,我都會看到成百上千個人,他們中有人快樂,笑容燦爛,有人悲傷,淚流滿面,有人正在分別,有人剛剛重逢,……

我就會想,她在哪裡?快樂還是悲傷?穿什麼顏色的衣服,跟誰話。

付誠淺笑著:「總有一天,我會上山下海,滿世界去找她,找到了就給她綁起來,就問她,你還敢不敢跑?這麼大個人了,也不懂事。」

許庭生不能的擔心,是怕來不及。

……

李興民對日語系女▽▽▽▽,m.√.com

style_tt孩朱穎穎做了第一次表白。

對方的答案是:「我想我們沒有共同語言。」

「可不是嘛,你們一個學中文,一個學日語,真沒共同語言。」譚耀。

於是李興民開始沒日沒夜的在寢室里學日語,從學唱日文歌開始,一天到晚,60都回蕩著他近乎鬼哭狼嚎的日本演歌。

他正準備著不久後進行第二次表白,然而朱穎穎很快有了男朋友。

李興民:「我草,誰能告訴事情怎麼就變成了這樣?我草啊,我現在能唱10多首日文歌了啊,我認識好多日本明星了啊,……」

他纏著譚耀帶他出去玩,去過幾次后,靠著一條假的白金項鏈忽悠了一個在場面上混的女人,擺脫了他的處.男身。

他:「你們看,我需要個屁愛情。」

這句話的時候,其實他帶著絕望和悲傷。

……

apple曾經過,她覺得陸旭和包妹子肯定會很幸福,但是事實似乎不是這樣。

陸旭總是容易提分手,比如當他看到包妹子和師兄笑對練的時候,比如他發現包妹子替另一個正在訓練的男的拿了一會兒外套的時候。

你的身邊肯定也有這樣的人,總是在我們並不認為事件有那麼嚴重的情況下,給出最糟糕的判斷和反應,他們將問題擴大化,深陷於自己營造的情緒之中,甚至歇斯底里。

每一次陸旭這麼,包妹子都:「我不」。

有時候陸旭的情況比較糟,態度堅決,包妹子也不跟他折騰,該找他吃飯找他吃飯,該跟他撒嬌跟他撒嬌,上了新電影就買好票,掰了橘子就往他嘴裡塞一半。

大部分時候,他們很快就會和好,然後陸旭會很愧疚,努力彌補著,對包妹子好得不得了。

當然也有更嚴重的時候,嚴重到包妹子到60寢室找他,陸旭會不開門,或者開門跟她「滾,別再來找我」。

就連這樣,包妹子都受得了。

其實包妹子不乏人追,追她的人之間甚至造成過體育系的內訌,而60的人也有些看不下去了,就不免會好奇包妹子為什麼要這麼委屈自己。

包妹子就:「你們不知道,陸旭其實是很愛我的。」

於是大夥又勸她,哪怕來個假的,給陸旭個教訓,嚇唬一次讓他知道怕了,沒準他就會好了。

包妹子就:「那他哪受得了。」

包妹子怕陸旭受不了的,陸旭卻捨得。

有一陣子,陸旭和一個同鄉學妹明裡暗裡地曖昧著,無恥得讓60的人都看不下去了,基本就是一個坐等著包妹子一聲令下,就集體和陸旭劃清界限的狀態。

包妹子視而不見了半個月,然後在某次學妹上大課的時候,打扮成仙女下凡模樣,俏生生地出現在教室門口,跟老師打招呼,然後當著滿滿一教室人的面走到了她的面前,笑容燦爛,連語氣都燦爛地:「妹妹,不要搶姐姐男朋友好不好?差忘了告訴你,姐姐是跆拳道黑帶。」

事件到此結束。

所有人都在感慨著,包妹子就是包妹子啊,連談個戀愛都比別人彪悍。

是的,大家都以為包妹子就那麼一直彪悍著,沒有人看到,那些堅持與勇敢背後,有緊咬牙關不肯表露出來的痛,和淋漓的鮮血。

這個女孩錯誤的定位了自己在愛情中的位置,在包妹子和陸旭的愛情中,這個女孩成了負責包容和承擔的一方,她盡其所能,守護著這份感情。

她總會累的。

許庭生跟陸旭聊過一次這個問題,但是沒能改變任何東西。

這就是少年們的愛情哦。

……

項凝的期中考試進步很大,從原來的班級0名左右,考到了第5名。

項爸項媽都很開心,甚至那天的晚飯,項爸還專門開了一瓶酒,和許庭生喝了幾杯。項凝也趁此機會拿回了她的手機,當然,她只能在每個周末用上兩天,平常時間,手機都得上交媽媽保管。

接下來的一個周末,周五晚上,項凝打電話給許庭生,:「大叔,你明天不要來了,我學校里有事呢,這周不補課。」

「有事,什麼事?」許庭生問道。

「我排節目呀,唱歌。我們學校校慶要表演的。」

「你唱歌?獨唱還是大合唱啊?」

「大合唱。你要來看我表演嗎?到那天,我可以想辦法帶你進來。」

「哪天?」

「5月4號。嘿。」項凝到這個時間的時候,透著的興奮,還有藏著秘密卻故意不的狡猾。

「……」聽到這個時間,許庭生突然有些失神。

「大叔,你想好了嗎?要不要來看啊?」項凝催問道。

「那個,我算了一下,那天我有事,來不了。」許庭生。

「哦,好吧。」項凝的聲音里,透著失落。

***

寫不動,家裡太忙,太煩。今天先這樣吧。唉。抱歉。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