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一百五十三章 再見,我的小男孩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好了,對嗎?難怪她今天一定要逼我回學校,難怪她會說我今天開始必須每天好好上課,不然她會內疚,我今天開始必須學會照顧自己,不然她會擔心,……我真傻。」 許庭生伸手拍了拍付誠,沒有說話,付誠傻,許...

? 第一百五十三章再見,我的小男孩

這已經是第三次,吳月薇知道許庭生回來了,知道,許庭生又走了。_8﹍﹍﹏w=w-w=.

第一次是過年的時候,許家陷入危機,吳月薇默默的幫著安慰許秋奕,沒給許庭生一點打擾;第二次,許庭生因為方雲瑤的事回來,他們依然沒有交集,吳月薇也依然理解;這是第三次,吳月薇臨近高考,許庭生匆匆回來,又匆匆離開。

「這次他沒理由不來看你了吧?你都快高考了。這也太過分了。」同桌憤憤不平的對吳月薇說。

吳月薇沒有說話,默默看著窗外,直到他的汽車動,掉頭離開,消失在視線里。整一個晚自習,吳月薇沒有說過一句話。

自習課結束的時候,許庭生的妹妹許秋奕來找她,說:「我哥來得急走得也急,他也沒找我……月薇姐,你別不開心,安心高考。」

「沒事呀,我會的。」吳月薇努力笑著說。

「哎呀,傷心了啊?」許秋奕狡黠的笑著,貼近來,側過頭要看吳月薇的表情。

「才沒有,討厭你哥。」吳月薇用力搖頭說。然後她又低頭,想躲開許秋奕的目光。她只是個一直都太過懂事的小女孩,她習慣了自己鼓勵自己,自己安慰自己,然而,她依然只是個小女孩。

吳月薇不懂的是,為什麼那個人他曾經可以為了自己沖向一個疑似**患者,如今,卻不願意多給哪怕一點點的關心,而且是在她快要高考的時候。

「恩恩,我也討厭他」,許秋奕突然說,「不過告訴你一件事情哦,我哥剛剛打電話問我你寢室的電話號碼了。可是我們討厭他對不對?所以,管他呢,反正我們就不接……走,我們逛操場去。」

吳月薇猛然抬起頭,說:「哎呀,可是我……我好睏阿,我先回寢室了。」

許秋奕在身後笑,吳月薇顧不上了。她從沒跑得這麼快過,像一隻小喜鵲,跳躍著穿過人群,上了樓梯,回到寢室。然後站在寢室門口,牢牢看著那部四個寢室共用的壁掛式電話,緊張的等待著。

隔壁班的一個女生過來打電話,其實她可能只打了5分鐘,但是吳月薇覺得她好像打了一個世紀那麼長,這讓吳月薇不安,萬一他打過來佔線,會不會就不打了?

終於,女孩掛掉了電話,馬上,電話鈴響起,還沒來得及走開的女孩順手接起來。

「吳月薇……吳月薇在嗎?你電話。」女孩轉頭大聲喊起來。

早已經等在一旁的吳月薇拍拍她說:「我在這裡。」

女孩錯愕了一下,把電話遞給她。

吳月薇撫了撫胸口,讓自己平靜下來,然後說:「喂?」

「嗯,我今天本來打算來看你的,可是被樓副校長纏住了。你看,我總沒辦法跟校長說,你別纏著我,我要去看漂亮小學妹,對吧?」許庭生嬉笑著說。

「嗯。」吳月薇說,好不容易才等到的電話,她卻說不出太多話。

「高考要加油。當然,其實以你的水平,正常揮就好。」許庭生說。

「好。」吳月薇說。

「至少得比我強吧?我都考了全市第三,你得考第一。」

「好。」

「不過,也別太辛苦了,要注意休息。」

「你也是,我聽說你做著好多事,你別太累了。」

「嗯,好,我等著聽你的好消息,等著為你驕傲。」

「好。」

「那,晚安。」

「晚安。」

「漂亮小學妹么?嘿1「樓副校長真是很討厭的一個人呢。」這個晚上吳月薇失眠了,她想了想,乾脆爬起來看書,就這樣一直看到了天亮。「等著為我驕傲么?好的,那就先考個全市第一。」吳月薇想著。

級學霸想這種事的態度,就像在菜市場說,我先要點青菜吧。>8_>w-ww.畢竟她已經連拿好幾次全市第一了,這是麗北中學近十多年來最有希望的清北火種啊!

……

漸南市的一家小賓館里,許庭生掛上了電話。

先前三人連夜離開麗北,到漸南時時間已經有些晚了,加上又是許庭生一個人連續長時間開車,累得不行,於是就在漸南住了下來,打算第二天再回岩州。

付誠靠在雙人間的另一張床上,等到許庭生掛了電話,才說:「又心軟啦?你就是這樣的,也不知是優點還是缺點,對你是好是壞,對別人,是好是壞。」

許庭生無奈的笑了笑,對於吳月薇,他其實已經狠過心了,也許繼續狠狠心才是對的,但是那不是許庭生,前世婚宴上的那杯酒,那聲始終堅持的「學長」,還有重生后的種種,會不斷觸碰許庭生內心的柔軟。

所以,在她即將參加高考的時候,許庭生還是打了這個電話。

「也許等她去了清北,眼光見識都變寬了,見到的優秀的人也多了,就好了吧。」

第二天,許庭生和付誠、方雲瑤一行人下午才出,傍晚時分到了岩州。吃過晚飯,許庭生把方雲瑤送到了早先訂好的賓館。

方雲瑤下車,開始往下搬東西,付誠把她攔住,說:「我來。」方雲瑤乖乖站到一旁,替付誠拿著外套,微笑著,看他「一臉輕鬆」的搬下來一堆大小包裹……

這是這個小男孩的演出,他想表現的足以照顧一個人,那樣他會快樂。所以,方雲瑤由著他,看著他。許庭生自然更不會去幫忙,他又不傻。

等到最後一件行李被搬下車,已經當了兩天電燈泡的許庭生跟方雲瑤揮了揮手,然後沒跟付誠打招呼就直接動汽車走了。

「唉,庭生……這小子居然自己跑了。」付誠說。

「你還得幫我把東西搬上去呢。」方雲瑤說。

「對哦。」付誠拍拍手,嘿一聲,把兩個大包甩上肩頭。

方雲瑤跟在他後面,伸手幫他托著包底,說:「你明天後天有課嗎?」

「有,不過不多。」

「那你曠課吧」,意外的,方雲瑤說,「曠課兩天,陪我逛街、吃飯、看電影,去公園散步,去山頂看日出,還有……去海邊。」

「好。」

這天晚上付誠沒有回來,第二天,第三天,也是一樣。許庭生和黃亞明「思想很不端正」的揣測著這兩天內生的事情。

第三天,付誠終於回來了,帶著幾乎要溢出來的幸福和甜蜜。

許庭生和黃亞明在他下午最後一節課後找到他,意味深長的笑著說:「捨得回來啦?」

「方老師逼我回來的,她說我今天開始必須每天好好上課,不然她會內疚,說我今天開始必須學會照顧自己,不然她會擔心,……」

「少說那些肉麻的」,黃亞明打斷他說,「說說這兩天三夜都生了什麼,有沒有……」

「滾,我要去找方老師了。」付誠上了公交車。

「哎喲還叫方老師吶?也對,有些時候這樣叫可能比較有趣。」黃亞明在身後沖著他喊。

半個小時后,付誠打電話給許庭生。

「方老師不見了,我到處找,可是找不到她。」

許庭生和黃亞明趕去找到付誠的時候,付誠正頹然的坐在火車站外,路邊的人行道上。兩人走過去,黃亞明說:「會不會只是有事出去了,行李都帶走了?你打電話了嗎?她有沒有跟你說什麼?」

黃亞明每問一句,付誠就麻木的點一下頭,然後,他把自己的手機遞給兩人看,上面有一條簡訊:

「再見,我的小男孩。對我來說,這是人生的一次冒險,到此為止,故事已經足夠美好了。答應我,不要找我。你的方老師,你的方雲瑤。」

黃亞明回撥,關機。

拿自己的手機再撥,還是關機。

「庭生,其實她早就想好了,對嗎?難怪她今天一定要逼我回學校,難怪她會說我今天開始必須每天好好上課,不然她會內疚,我今天開始必須學會照顧自己,不然她會擔心,……我真傻。」

許庭生伸手拍了拍付誠,沒有說話,付誠傻,許庭生又何嘗不是到現在才想通?

他終於想通了:

為什麼方雲瑤會突然那麼勇敢?挽著付誠走過整座麗北校園。因為那是愛情開始的地方,是流言紛擾的地方,是她差點死去的地方,是付誠最終打動她的地方,……

她要回去那裡,拿出所有勇氣證明這份愛,然後把故事結束在那裡。

為什麼方雲瑤會主動要付誠曠課,陪她逛街、吃飯、看電影,去公園散步,去山頂看日出,……去海邊?因為這些都是情侶會做的事情,她要真正做一次付誠的女朋友,哪怕只有兩天。

她給了付誠最後的溫柔和美好,然後離開,她說:再見,我的小男孩,故事已經足夠美好,不要找我。

是的,她早就想好了。

「你們能不能告訴我?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她要這樣?」付誠捂著臉,淚水從指縫間流下來,他才剛剛以為自己握住了的幸福,轉眼成飛沙。

付誠問為什麼,許庭生其實知道,方雲瑤最終的決定,肯定跟那次付誠父母去醫院探望她,進行的那次長聊有關。

也就是說,其實方雲瑤在那個時候就已經有了決定。後來的一切,只是她留給付誠和自己的一場紀念。

如果把這些告訴付誠,會怎麼樣?許庭生見識過前世,付誠父母的堅持,簡直鐵石心腸,許庭生不能說他們是錯的,他們有自己為人父母的期望和考慮。

但是,許庭生知道,現在的付誠根本不可能說服他的父母,去接受一個大他七歲的女人,還是他曾經的老師,一個流言中的女人,還是曾經捲入死亡事件,鬧得滿城風雨的女人,……

更何況,現在方雲瑤既然已經下定決心,就肯定不會再讓付誠找到她。

***

今天提前更一掌,另兩章可能稍晚。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