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一百四十九章 你好像很害怕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爸開口。 「小兄弟若是覺得我在照顧你,平白給你恩惠,那還真不是,其實要說起幫助,事實上還是你對我的幫助更大一些,我時常在外面跑,想找一個你這樣的人,既信得過,又能互相搭把手的,其實很難。」許爸...

? 第一百四十九章你好像很害怕

出去吃飯的路上,方餘慶幾個攀著鍾武勝邊走邊聊。﹎> 吧﹎ w`w·w=.=

許庭生刻意落後一些,跟許爸說了自己對鍾武勝一家的了解,鍾武勝曾經幫過自己的忙,還有他們現在的情況。最後說:

「爸,你看這樣好不好,讓鍾哥和佳姐過去我們那邊。現在可以讓佳姐暫時先在家裡跟老媽做個伴,反正老媽現在時常一個人在家,也悶得慌,然後等她孩子生下來,稍大點,再安排進歡購去……

至於鍾哥,就讓他給你搭個伴,你經常在外面跑,就算是開車什麼的,也需要有人換把手。他在部隊學過開車,身手也好,咱們把工資給他開高點。」

許庭生認識鍾武勝和陶佳秀的時間不算長,但這倆都是容易看透的人,人格品性什麼的,許庭生絲毫都不懷疑。但是,他現在的建議,等於直接把人往家裡領,往許爸許媽身邊放,……

所以,本身並不熟悉鍾武勝的許爸沒有立即答應下來,想了想說:「一會吃飯我看看這個小鐘的情況先吧,了解一下再給你答覆。」

許庭生明白老爸是怕自己閱歷太淺,看人不準,同時也理解他的顧慮,點頭贊同了許爸的意見。

幾個男人坐在一起吃飯,酒是不免要喝的,鍾武勝酒量不算很好,但是性格使然,喝得倒也乾脆,期間許爸不時與他聊上幾句,問幾個問題,看樣子親近的頗快……

方餘慶等幾個人,則好奇的詢問起相關鐵籠格鬥的一些事情。___吧﹏ w=w-w`.許庭生在旁聽著,大概計算了鍾武勝的收入情況,因為他並不是每天都有得上場,常常三四天才排到一次,所以其實收入並沒有想象得那麼高,再加上醫藥費支出,再加上佳姐的態度,……

這樣一對比,顯然,還是自己這邊給出的條件要好上許多。

酒喝到一半,另一桌一位喝醉的客人路過時步伐不穩,差點側倒,架著手肘壓在了鍾武勝的肩上,跟著整個人的重量都壓了上來,本就身上有傷的鐘武勝疼得齜牙咧嘴,轉頭看了一眼,笑笑,抬手將對方扶了起來。

醉漢倒是態度囂張,口齒不清的吼著:「看什麼看?不服啊?找死啊?」

鍾武勝笑笑沒說話,方餘慶等幾個人要站起來也被他用眼神壓住了。

許爸看在眼裡,對許庭生說:「一個身手那麼好的人還能忍事,這才是真本事。我先前聽你說他的事,他對家人的態度,就已經有些了解他的品性……

我最大的擔心,是怕他太年輕,仗著自己身手好,容易莽撞衝動,自以為是……若是那樣的話,我不敢帶他在身邊。」

聽到這裡,許庭生知道,老爸的考核到這,算是有結果了。﹎8_﹎> w=w`w·.

一頓飯吃了近兩個小時,最後,許爸沒讓許庭生開口,自己對鍾武勝說出了剛剛許庭生說的想法,又開出了不菲的工資,詢問鍾武勝的意見。

「這好事啊,鍾哥,我們那邊山清水秀空氣好,對佳姐生孩子肯定有好處。」

黃亞明在旁補了一句,他們三個現在也都已經知道陶佳秀懷孕的事情,都一樣,既為鍾武勝高興,又替他的現狀憂慮……而今許爸提出這個建議,大夥都覺得實在是再好不過了。

然而,鍾武勝卻猶豫了,遲疑著沒有說話。

許庭生生怕人多嘴雜,強人所難,示意另外幾個人別說話,等著許爸開口。

「小兄弟若是覺得我在照顧你,平白給你恩惠,那還真不是,其實要說起幫助,事實上還是你對我的幫助更大一些,我時常在外面跑,想找一個你這樣的人,既信得過,又能互相搭把手的,其實很難。」許爸說。

很明顯的,許爸直接說中了鍾武勝內心糾結的原因。鍾武勝怕對方是同情自己,照顧自己,以他的性格,是很難接受這種同情和照顧的。

所以,許爸說完,鍾武勝的神情馬上就鬆動了。

「而且我覺得以佳姐的能力,未來學習一段時間,沒準還能當經理呢。至於鍾哥你,跟我爸一起的時候,也可以多接觸一些生意方面的東西,未來如果你們要自己出去乾的話,我們絕不攔著。」許庭生在旁補了一句。

「我哪做得了生意」,鍾武勝笑著說,「反正我是答應了,就是得再回去問問你姐的意思……謝謝。」

「這會知道要聽我佳姐的了?你不是膽兒壯了,敢跟賭氣、吵架了嗎?不是九頭牛都拉不回來嗎?」黃亞明在旁擠兌鍾武勝。

「回頭再收拾你。」鍾武勝笑著瞪黃亞明一眼,表情里還有滿滿的藏不住的尷尬。

「喝酒,喝酒,我敬許叔。」鍾武勝主動岔開了話題。

幾個人吃完回到河岸民居,許庭生陪著鍾武勝一起,準確的說,是擔心陶佳秀還在生氣的鐘武勝硬拉著許庭生一起,回家跟陶佳秀說明了剛剛談好的事情,陶佳秀聽完,終於露出了笑容。

只是,笑容是給許庭生的,鍾武勝一湊上來,佳姐就繼續板起臉,賭氣。鍾武勝只好不斷的著臉解釋、討好、求饒。

第二天一早,忙碌的許爸先行離開了岩州,鍾武勝和陶佳秀這邊還要收拾東西,過兩天才能過去。

許庭生送完老爸回到河岸民居,鍾武勝攔住他說:「許叔怎麼把車留下了?」

「我爸說,你們東西多,然後佳姐又懷著身孕,乘車去麗北的話,難免有很多不方便,所以把車留給你們用。待會我給你講講去麗北的路線,還有,你長時間沒開車了手生,這兩天可以先開著周邊轉轉,去麗北的路上,也盡量注意著點。」許庭生回答,這一點,是許爸考慮到的。

然後,鍾武勝和陶佳秀就不說話了。

……

周六,許庭生懷揣著史無前例的巨大不安敲響了項家的房門。

他覺得,現在自己把動靜鬧得這麼大,項爸項媽不可能再不知道自己的真實情況了,那既然知道了,他們肯定會擔心和疑惑。

「他們會怎麼處理?」

項家大門打開,項媽見是許庭生,笑著把他迎進了屋裡。距離上課還有一段時間,許庭生惴惴不安的坐在客廳沙上,等待著項爸項媽問。

意外的,兩人由始至終都只問了許庭生出去比賽的事情,項爸平時偶爾也看足球,還從「專業」的角度跟許庭生聊了一會以弱打強的戰術之類的。

這就是全部內容了,跟拉家常沒什麼區別。

「這是什麼情況?」許庭生的疑惑一直到上課時間到來依然沒有得到解答。

到了書房,在客廳里基本沒有言權的小項凝說了第一句話:「大叔,你好像很害怕。」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