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一百四十八章 黑拳鍾武勝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籠格鬥,許庭生前世還是聽說過的,2015年重慶的一家酒吧就因為鐵籠格鬥被媒體報道過,而且似乎並沒有作為違法事件來批判。 許庭生正在思考怎麼跟鍾武勝開口,鍾武勝先說話了,他有些低落的說:「兄弟,...

?

cpa300_4 第一百四十八章黑拳鍾武勝

安陽高陵現在到底挖不挖,爭議是不是持續存在,許庭生其實並不那麼在乎,因為真相遲早會有揭開的一天。,大不了再等幾年,那些村民就該發現引水渠的異常了,到時一切都會自然而然的發生。

現在,點完「炮仗」撒腿就跑的大叔,反而成了最不關心這件事的一個。

在一片「挖」聲中,許庭生唯一的念頭是以後不能再繼續玩這個了,他確實還知道一些墓葬的所在,甚至其中很多原本是需要搶在盜墓賊之前去保護起來,或者發掘出來的,……

但是,似乎不好再去說了,再說的話,以後落一個「挖神」的稱號,或者「指哪挖哪許庭生」的江湖諢號,他的人生好像就要「跑偏」了。

眼下的情況是,「風頭」已經出了,那就不能白出,趁這個機會,互誠的擴張計劃必須馬上展開,九城同啟計劃必須立即執行。

所以,風口浪尖上,許庭生跟隨球隊大巴一起回到了岩大。許庭生在大學城入口提前下車,走到河岸民居樓下,意外的發現互誠的一群人都等在那裡。

見許庭生出現,掌聲響起。

7天前,互誠風雨飄搖,搖搖欲墜,許庭生挽弓而去。7天後,互誠安度危機,更上層樓,……躲了那麼多天的許庭生,終於捨得回來了。

「別鬧,別鬧。」許庭生滿臉尷尬的招呼道。

掌聲逐漸停下來,陸芷欣迎上來,簡單明了的說了幾件事:

「張興科和趙科長自己掐起來了,我們可以先看看再說。」

「技術人員和審核人員已經招了不少,你找人做的成語通關遊戲第一個試用版也已經發過來,掛上去了,目標城市的相關數據也抓得差不多了……總之,抓住時機,九城同啟計劃可以開始了。」

「這次我委屈大了,所以,你又欠我一個人情,加起來兩個了,你要記得。」

老歪也上來說了一件事:「黃可升自己搬出去了,我們真的什麼都沒幹,沒動過他,甚至沒說過他。不過他現在日子不太好過,大家看他的眼光都有點那啥,那個女的也跟他分了,……」

諸事皆有其歸,許庭生放鬆的逐一應過,接著道:「還有事?還有事咱們上去再說吧。」

說完,許庭生率先往樓梯上走,但是其他所有人,都分毫不動。

「怎麼了?」許庭生疑惑的問道。

陸芷欣猶豫了一會,有些尷尬的說:「那個,就兩個小時前,你爸爸突然來了,然後看到二樓的情況,我正好在,所以,叔叔可能以為我,以為我……」

許庭生沒空等陸芷欣「以為」下去了,箭步上樓,到了二樓推門一看,許爸正坐在客廳里,在一旁陪著說話的還有黃亞明、付誠、方餘慶。

「爸,你怎麼來了?」許庭生問道。

許爸側頭看了許庭生一會兒,假作驚訝道:「許總,互誠教育許總,你鬧得這麼天翻地覆的,你爸爸知道嗎?」

黃亞明、付誠、方餘慶三個在一邊偷笑。許庭生把他們趕出去,很認真的跟許爸解釋了自己最近的情況,以及創建互誠的歷程,接下來的發展規劃。

「這麼大的生意?1許爸有點詫異,「你本錢哪裡來的?」

「我和付誠做的彩鈴那邊持續有一些收入,然後這一次,主要是合伙人幫忙弄了一些貸款。」許庭生解釋了方橙在互誠的身份,和借貸的情況。

許爸沉吟許久,拍了拍許庭生肩頭說:「庭生……老爸沒幫上你,反而拖累你了。」

「爸,你別這麼說,你再說,我該哭了。」許庭生想給出笑容,但是表情卻漸漸不自然起來,前世,許爸就說過這樣的話。

「兩個月吧,兩個月後,老爸這邊可以幫你至少300萬。」許爸笑著說。

「歡購的發展不能停吧?」許庭生認真說道。

「不停。不過就像我以前說的,漸海那麼多縣市,全國那麼多縣市,我們不可能都開過去吧?所以,我前段時間挖了兩個大型超市的運營管理,歡購打算開放加盟了。」許爸說。

開放加盟是歡購發展必然要經歷的一步,它會帶來利益,也可能會帶來很多問題。這一次,歡購的步伐又有些超前了。

「說下一個問題。」許爸突然意味深長的笑了笑,看著許庭生說。

「哎呀,飯點到了,先吃飯吧?咱們喝幾杯。」許庭生誇張的說道。

許爸根本不搭這茬,直接道:「那個陸姑娘是?」

「同事,創業夥伴。」

「她住這?」

「我不住這。」

「是這樣氨,許爸想了想,說:「那行,我信了。吃飯去吧。」

許庭生忙不迭的點頭,出門招呼了黃亞明、付誠、方餘慶,想了想,又下樓去找鍾武勝,想看他有沒有時間一起吃飯。

方餘慶拉了拉許庭生,低聲說:「在吵架。」

「吵架,鍾哥和佳姐?不可能吧?」

在許庭生的印象中,鍾武勝和陶佳秀屬於特別恩愛的一對,比之模範夫妻更有過之,鍾武勝從男人的角度寵愛著陶佳秀,陶佳秀則從姐姐的角度關愛著鍾武勝,兩個人平日里膩得許庭生這個單身漢都有點不敢看。

他們居然也會吵架?

「那我更得看看去了。」

許庭生說完不顧方餘慶的阻攔,往樓下走去。這段時間因為忙碌的原因,他對鍾武勝和陶佳秀的生活其實一點都不了解,越是這樣,許庭生越擔心他們遇上了難處。

站在門外聽了一會沒聲響,許庭生小心翼翼的敲了敲門,開門的是陶佳秀,佳姐顯然剛剛哭過,臉上有淚痕,眼睛發紅。

「小許啊,進來坐。」陶佳秀啞著嗓子說。

「謝謝佳姐。」許庭生進屋,見鍾武勝背身坐在桌角,喊了一聲:「鍾哥,晚飯還沒吃吧?」

奇怪的,鍾武勝知道許庭生來了,也不回頭,悶聲「嗯」了一聲,說:「你坐。」

許庭生只好自己找了張凳子坐下,但是氣氛尷尬,房間里沉默得有些過分。「佳姐,最近生意怎麼樣?」許庭生沒話找話道。

「我,我沒做了,兩個攤位,都被他轉掉了。」陶佳秀帶著幾分訴苦的意思說道。

許庭生愣了愣,向依舊背對自己的鐘武勝問道:「鍾哥,這是怎麼回事啊?佳姐那個攤位好像生意還不錯吧?」

鍾武勝沉默了一會,低聲快速說:「你姐懷孕了,我怕她每天出攤身體吃不消。」

首先,這是一個好消息,許庭生很替兩人開心。同時,他也大概明白問題在哪了,陶佳秀已經36歲了,屬於絕對的高齡產婦……鍾武勝出於對她和孩子的關心也好,出於男人的自尊也好,都不可能讓她繼續每天出攤、操勞。

但是,這樣又會帶來另一個問題,鍾陶兩人不可避免的會陷入經濟困境,哪怕眼下過得下去,他們還要為未來孩子出生做儲備。

「恭喜鍾哥、佳姐」,許庭生笑著說,「那鍾哥現在做什麼工作?」

鍾武勝不說話,陶佳秀忍了一會,帶著氣憤開口說:「你讓他轉過來你看看,你看他敢不敢。」

問題出在鍾武勝身上,許庭生心說難怪他一直背著身呢。許庭生直接站起來,走過去,繞到鍾武勝正面看了看,鍾武勝低頭想躲,但是許庭生已經看到了他滿臉的傷痕,鼻樑上貼著紗布,眉角、嘴角,都已經開裂,還有整片整片的淤青。

「這……鍾哥,你出什麼事了?」許庭生以為鍾武勝出了什麼意外,焦急的問道。

鍾武勝沒回答,許庭生轉身看陶佳秀,佳姐的眼淚又開始禁不住的流出來,淚珠一顆一顆的往下滾,哽咽著搖頭說:

「他……他在那個酒吧,鐵籠里……打黑拳。剛開始一個打一個,他們給他400塊一場,後來他們看他能打,就提出來3個打1個,5個打1個,給他八百、一千一場,他都打……那些人也是練過的,他,他就成這樣了。

他都這樣了,他還要去,我勸又勸不祝小許,你幫姐勸勸,我怕,……」

陶佳秀說完淚水流得更急,甚至連呼吸都有些困難,許庭生沖陶佳秀點了點頭,又伸手壓了壓,示意她緩和一下情緒。

鍾武勝打黑拳,這件事確實有些出乎許庭生的意料。現實不像電影,岩州應該沒有電影里那種揮金如土的地下黑拳賭場,但是酒吧鐵籠格鬥,許庭生前世還是聽說過的,2015年重慶的一家酒吧就因為鐵籠格鬥被媒體報道過,而且似乎並沒有作為違法事件來批判。

許庭生正在思考怎麼跟鍾武勝開口,鍾武勝先說話了,他有些低落的說:「兄弟,你不懂,我不像你們,你們有文化,有腦子,我沒有……我沒文化,也沒別的本事……我想多賺點錢,想讓你姐和孩子能過得好一點,真的找不到別的辦法。」

許庭生能理解鍾武勝的做法,這個鐵骨錚錚的男人在用最「鐵血」的方式為他愛的人拼搏,拼勁一切承擔起他作為一個男人的責任,令人敬服。

但是,理解不等於認同和贊成。

「所以,你不知道孕婦不能擔心,不能哭,不能吵架不能激動……是吧?你每天頂著這樣一張臉回來,你讓佳姐怎麼辦?還有孩子,你就不擔心佳姐肚子里的孩子?」許庭生故作氣憤的說道。

「我……」鍾武勝也開始著急起來,但是遲遲說不出話,很顯然,許庭生的話讓他害怕了。

許庭生沖佳姐使了個眼色,用唇語說:「交給我。」

而後,他轉向鍾武勝,緩和了語氣說:「鍾哥,今天我爸過來了,想叫你一起吃飯。你看,我們出去邊吃邊說,行不行?」

鍾武勝猶豫了一會,點頭說:「行。」

***

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