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一百四十五章 溪山塔下許庭生(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的是,他曾經見識過,哪怕是漸海省最窮的漸南市,市內最著名的跆拳道館,總教練兼老闆開的都是保時捷,住的是豪華別墅,你們滿街都可以看到穿著跆拳道服的孩子,甚至白領。 他同樣沒法告訴其他人,未來幾年...

?第一百四十五章溪山塔下許庭生

許庭生的心其實一點都不寬,他始終還是那個笑容里總帶著尷尬,一出風頭就渾身不自在的「大叔」。.org雅文吧假如有一天他到那個程度,走在路上會被人指著告訴朋友,那就是許庭生,……他覺得自己就沒法自在的活了。

所以,眼下這幾天,風頭上,他能不回來就不回來。

大學生們對一件事情的興緻總是熱烈但是短暫的,來的快去得也快,許庭生只要躲過了這幾天,情況就會好很多。

在許庭生聽不到,也不想去看的那些熱議中,這個大一男生似乎只剩下一個缺憾了——他不夠有錢。

這種論調的依據有好幾個。

其一來自他當初和曹慶的那段對話,他親口承認自己來自漸海省最窮的市,最窮的縣,家裡的營生,是種地開小店。而且據說那天明明是他請客,最後卻逃了單。

其二來自先前在論壇上展示過的河岸民居的照片,互誠在一片破敗中艱難發展,缺乏盈利能力,而且據說連許庭生本人都需要出去從事家教勤工儉學。

其三,許庭生的日常生活相對低調,沒車,吃、穿、用,也很普通。

其四,……

對於這一點,除去偶有幾個素質差些的男生因為妒意和目光短淺會說上一句,「牛個屁,還不是個窮逼?」

其餘絕大部分人並不會因此而多說什麼,尤其女生,她們至多有時候糾結無比的感慨一聲:「他要是再有錢一點就好了。」

這種糾結的狀態,就好像眼下許庭生正單膝跪地對她求婚,而她內心矛盾掙扎,這個男生什麼都挺好,就是窮了點。

周二,互誠教育宣布完成收購新理念教育培訓學校,改名互誠教育培訓學校。

同時,開始通過各種渠道大規模招聘技術、運營、審核人員,以及中小學各科兼職教師,專職教師,還有書法專業教師,繪畫專業教師,鋼琴專業教師,……甚至保潔員。.org雅文吧

至於跆拳道教練,包妹子和她幫忙請來的一位超級師兄,已經預定了。

對於這些非文化類培訓課程的開設,互誠內部之前曾經有過爭論,許庭生最後拍板時只說了一句話:「這些才是真正賺錢的。」

他沒法告訴其他人的是,他曾經見識過,哪怕是漸海省最窮的漸南市,市內最著名的跆拳道館,總教練兼老闆開的都是保時捷,住的是豪華別墅,你們滿街都可以看到穿著跆拳道服的孩子,甚至白領。

他同樣沒法告訴其他人,未來幾年高考藝術生的比重會不斷加大,各個學校幾乎都會出現藝術班,甚至會有以藝術為特色和拳頭的學校出現。

而不論繪畫還是音樂,藝術類考生從小到大的支出都是非常驚人的。

就從這幾年開始,以兒童時期興趣發展或為藝考服務的畫室就會逐漸遍布每座城市,尤其西湖市的轉塘一帶,一條街,上百家。而這些培訓學校的收入和盈利能力,更是很多人無法想象的。

他想讓互誠先把自己在這些方面的地位做起來,把品牌形象建立起來。

重生之後的第一份事業,許庭生選擇做教育,第一因為他始終還是一個有教育夢的人;第二因為他熟悉這一行,了解這一行,在這行有優勢;第三,事實上,教育行業的產值和潛力,遠遠超出很多人的想象。

當然,這只是他人生規劃中的一個部分,一個階段。未來的某一天,他或許真的會如許爸當初所說的那般,去外面的世界殺一個來回。

……

為了打消人們的顧慮,互誠的招聘廣告全方位的展示了互誠教育培訓學校的方方面面,嶄新的教學樓,完善的硬體設施……甚至,還有自有房產證明。

培訓學校就建在岩州市城郊,介於溪山大學城和主城區之間,環境幽靜的同時,交通也很便利,還有,房產價格不高。

在方橙拿到銀行貸款的當時,許庭生就一力主張,不惜代價連同房產一起拿下。

就這樣,熟知未來幾年房價趨勢,前世更是被房價為難了許多年的許庭生,擁有了他重生以來的第一棟房產。

互誠做這些,就是為了告訴那些還在猶豫不決的應聘者們,來吧,加入我們,別擔心,我們有錢。

而這些信息看在溪山大學城的學生們眼裡,就是另一番感觸了——原來他連錢都不缺,他很有錢。

在由此引發的又一輪熱議中,陸芷欣是最無辜的那個人。

原先人們罵她,嘲笑她,是笑她死皮賴臉跟了許庭生,結果跟著一起倒了大霉。而現在,她們罵她,是罵她心機城府那麼深,貪錢戀富,野心勃勃,……

那部分女生似乎全然忘了,她們自己不久前還在糾結矛盾,覺得許庭生太窮了。而現在,她們終於不再矛盾和糾結了,卻發現,原來許庭生其實並沒有跪在自己身前,他是別人的。

所以,不損陸芷欣幾句她們就會難過,會覺得自己平白無故被人搶了東西。

甚至那些曾經幫過陸芷欣的室友、朋友,如今都開始用異樣的目光看她,心想著,難怪她當初那麼上杆子呢,原來有那麼多東西沒跟我們說過,藏得夠深的,……

面對這些言論,陸芷欣沒有任何異樣。

李琳琳怕她憋著忍著,有些同情的安慰她:「芷欣,你別太難過了。那些人,……」

陸芷欣搖頭:「放心,我不會的,其實這樣我還挺開心的,越是這樣,許庭生肯定越愧疚,他又要覺得欠我人情了。」

「你要許庭生欠你那麼多人情幹嘛?回頭讓他以身相許啊?」老歪嬉皮笑臉的插了一句說。

陸芷欣笑笑沒說話。

「芷欣你傻呀,光要人情有什麼用,欠了人情又不一定會還,也不一定會為你做什麼的呀,還是抓住人比較重要。」互誠內部和陸芷欣關係最親近的劉代雲接話說道。

「別人不一定,但是許庭生,就一定。」

陸芷欣說完,笑著離開了辦公室。留下劉代雲幾個一頭霧水。

……

趙康文校長本想找個時間跟許庭生聊聊,安慰安慰,鼓勵鼓勵,但是等了兩天許庭生還沒回來,他卻有自己的事要忙了。

趙康文帶著軍人出身的副校長和一個助理去了西湖市,參加漸海省各地高校的一個集體會議。

高校領導開會,除了聽上頭布置任務,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爭,爭資金,爭項目,爭指標,歸根到底是爭地位。

趙康文並不那麼喜歡參加這樣的會議,因為他能爭的東西很少,說話的聲音太輕。

岩州是經濟發達地區,地方政府對岩大也很支持,所以,岩大不缺錢,岩大現在缺的,是科研成果,而高校之間論高低,首重的就是科研。

以師範類、文科類為主體的岩大,在這方面確實太弱了。

會議討論的時候,趙康文領著副校長和助理悶了半天沒說話,因為討論最開始,連續幾個項目的爭奪,他都一開口就被直接嗆了回來,一句「岩大有什麼科研能力和成果拿來看看」,就足以讓他灰飛煙滅,無話可說。

趙康文默默聽著,討論出現了一個新話題:「有個大一學生刊文論證曹操墓,也就是安陽高陵的位置所在,說得有理有據……現在業內專家都快吵翻天了。」

趙康文聽著熱鬧也想搭搭話,想想又算了,反正又不關我們岩大的事。

***

最近寫事業線多,其實整體比重還是小的,但是,事業線是肯定要有的,不可能只有愛恨糾纏,要不怎麼對得起許庭生前世失敗的人生,怎麼有能力照顧在乎的人……

而且,那樣的話故事也會立不起來,比如沒有互誠發傳單,哪來apple雪人那一章。小說的是講青春重來,自然不會只有一個方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