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一百四十四章 溪山塔下許庭生(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長扔在趙科長臉上的那份報紙,首頁頭版,不光把岩大學生工作誇上了天,也給了互誠近四分之一的篇幅。 趙校長對報道很滿意,對互誠很滿意,對那個創建互誠的大一新生許庭生,很滿意。 他對這個孩子...

?第一百四十四章溪山塔下許庭生

許庭生與張興科的第一次見面,張興科丟下了一句:我真動起來的話,怕你接不祝.org雅文吧還放下了一張他的名片。

從那一刻起,許庭生在尚且全然不知張興科底細和手段的情況下,其實就已經開始準備。

當天晚上,許庭生打電話給一個叫陳建興的人。這個陳建興就是他上次「合作」過的那個岩州晚報的記者,雙方當初雖是利益往來,也算留下了交情。

許庭生對陳建興說了自己的想法,以報道岩大學生髮展成果為「幌子」,做一次採訪。然後,對於怎麼把「互誠」恰如其分的放進去,放大來,陳建興肯定比許庭生更擅長。

2003年,國家各部委連發近十份文件,鼓勵推進大學生創業。

「互誠」就是一個很好的岩大實踐中央政策的典範,同時,其本身幫扶貧困大學生勤工儉學的屬性,是另一個很好著力的點。

許庭生談妥之後就給陳建興轉過去一筆錢。

跟上次一樣,陳建興悶聲收錢,在他看來,這不過是許庭生為了互誠做的又一次軟文廣告,但是在許庭生的角度,這既是一次廣告,更是一張「護身符」。後者,才是他這次最主要的目的。

許庭生要把互誠和岩大的聲譽綁在一起。這樣等到有朝一日校方需要選擇立場的時候,其實……已經沒得眩

這件事陳建興操作起來其實沒有絲毫難度,本地報刊「吹捧」本地大學,本就是任何一方都喜聞樂見的事情。

第二天,也就是互誠正在張興科的連番攻擊下節節敗退,風雨飄搖的當時,岩州晚報記者陳建興來到岩州大學,提出自己受晚報領導和市宣傳部領導所託,要做一個有關岩大促進學生髮展工作成果的報道。.org

岩大方面對於陳建興的到來表達了熱烈的歡迎,學校幾位主要領導都接受了採訪。

除了許庭生自己,當時沒有任何一個人能把同一天發生的這兩件事情聯繫在一起。

所以,趙康文校長扔在趙科長臉上的那份報紙,首頁頭版,不光把岩大學生工作誇上了天,也給了互誠近四分之一的篇幅。

趙校長對報道很滿意,對互誠很滿意,對那個創建互誠的大一新生許庭生,很滿意。

他對這個孩子簡直不能再滿意了。

岩大史上最高分許庭生,互誠教育許庭生,還是絕殺死敵漸海科技,為岩大出了一口惡氣的許庭生,……除此之外,趙校長還知道一個當時其他人都還不知道的,見義勇為許庭生。

一個學校的錄取最高分,那是會被印在高考志願填報參考用書上,更會被印在學校招生手冊上的重要信息……許庭生一個人,就大大抬高了岩大在這一條上高度。

當然,最令趙校長滿意的,還是許庭生在去年那次「囚禁事件」中的表現和處理。

當時的事件,媒體沒有公開具體案情和英雄信息,但是,警方和校方之間還是有所溝通的。接到警方通知當時,溫文爾雅,極具學者風範的趙康文校長几乎嚇出一身冷汗。

假設,在當時近乎鋪天蓋地的媒體報道中,出現岩大學生從事家教被綁架囚禁,或者只是差點被綁架囚禁,岩大立即就會被推到風口浪尖上,學生安全工作會被抨擊,聲譽會受損,……

後果不堪想象。

所以,當後來警方代表在趙康文辦公室私下向許庭生頒發見義勇為獎章,並說出「委屈英雄了」這樣一句話后,趙康文也對許庭生說了一句話:「許庭生同學,岩大欠你一個人情,我趙康文也欠你一個人情啊1

當時,許庭生就向趙校長介紹了互誠教育平台的籌建,並著重指出了其在保障大學生家教安全方面的作用。

所以,在這個原本令人無比愉悅的早晨,趙康文校長被面前這位趙科長噁心到了,比吃了一隻蒼蠅還要噁心。

「你個傻逼……居然要我處理許庭生?還要封停媒體剛剛熱情報道過的,岩大推進大學生創業實實在在的優秀典型互誠教育?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那些個狗屁倒灶的事情。」

本質里是北方烈性漢子的趙康文校長扔完報紙,很想把手裡的青瓷茶杯也扔過去。

「拿上報紙,你給我出去。」

趙校長下了逐客令,趙科長出門之後依然一頭霧水,直到他看了手裡的報紙,他才明白,自己踢到鐵板上了。

「兔崽子,有背景你早說啊?這麼牛的手段你裝什麼慫啊?」

趙科長想起許庭生當時在自己辦公室里,受了威脅之後那副認慫認栽的樣子,……太坑人了。

趙科長左右權衡了一下,現在要他硬著頭皮繼續搞背後站著趙校長的許庭生……那還不如調轉槍口對付張興科去,那個難度或許還小一點。

而且,被人拿住把柄威脅的感覺實在很不好,難不成自己一個大學中層領導要被一個學生威脅一輩子?

而且,現在想著落井下石對付張興科的人,肯定不止自己一個,張興科這兩年來囂張跋扈,威脅過的,得罪過的人,肯定不在少數,其中難免就有幾個學校的中層下層,……

張興科這邊還在等著「以力破巧」,從學校層面給許庭生致命一擊,怎麼都想不到,預備「致命一擊」的槍口,已經悄然轉向自己了。

……

當天下午,岩大以「大學生創業典範」為依據,通報表揚互誠教育,以「見義勇為」為依據,通報表揚許庭生。

先前放出小道消息說「學校要出面干預」的那名學生洋洋得意的在論壇上把自己的老帖子翻了上來。

「看到了吧?岩大旗幟鮮明表明立場,力挺互誠教育。我早說了學校會出手干預的,你們還說我胡說八道。」

其實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當時也就那麼隨口一說,連學校會站在哪一邊都沒去猜想過,真要他去想的話,傳說中手眼通天的張興科肯定是首眩

理會他的人其實不多,因為人們更感興趣的是:許庭生呢?

短短几天時間,一場混戰起伏,甫一出場便幾乎被釘死在地上的互誠,突然打出一套漂亮的組合拳,成功大逆轉,……

現在的局面,新生的互誠和大名鼎鼎的張興科之間的這一局,互誠似乎勝局已定。

如果這是一盤棋的話,那,執子之人許庭生呢?……有人說,聽說他正在千島湖野外燒烤。

他在互誠最風雨飄搖的時候離開岩州,當時很多人都覺得,他是認輸了,怕了跑了。然後現在呢?……本該風光歸來的時候,他居然……在燒烤……

這心是有多寬?

***

第1更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