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一百四十三章 不經不長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安排好出牌的順序,如果接招,如何反擊,甚至如何乘勢,將這件事往有利於自己的方向轉化,步步為營。 甚至他先前安排老歪建立其他勞務中介板塊,看似急於還擊張興科,求一個兩敗俱傷,其實真實的目的,不過...

?第一百四十三章不經不長

雖然許庭生刪除了小站上的那兩條公告,但是無可避免的,輪迴樂隊難得一次的發聲,還有當紅新人apple的力挺,還是讓互誠教育的聲勢在一時間達到了一個極盛的狀態。

帶著感激和無奈,許庭生度過了他在嘉南大學的又一個夜晚。

第二天上午,岩大毫不意外的輸掉了比賽,還好,比分不算尷尬,1:3。

其實單以雙方實力對比而言,嘉南大學完全可以做到一場10球以上的大屠殺,但是因為被岩大的「情報工作」嚇著了,他們太過謹慎,才讓岩大留住了顏面。

許庭生下半場上場,踢了45分鐘,憑著對前世隊友的了解「坑」了一個點球,然後把罰點球的機會給了即將畢業離校的二貨隊副。

這也就是岩大唯一的那個進球。

408的人果真沒來看球,原因也不知是真的如他們所說那樣,不知為哪邊加油好,還是其實只是為了睡懶覺。

這是大學,一般周末還9點前就起床的才是怪物。

許庭生從球場上下來,找他的是一個意外的人。嘉南大學CS第一高手昨晚被許庭生折騰的夠嗆,這會兒專門來找許庭生。

「我知道你是外校的了,所以,那東西你就拿走吧,反正我能弄出更好的。不過,拜託你,別說出去。」高手兄說。

許庭生詫異的是他的其中一句話,反正我能弄出更好的,於是問道:「你是說,那個作弊程序是你自己寫的?而且你還能寫出更好的?」

「幹嘛?你想要。」

「不是。」

「那你想幹嘛?」

許庭生理了理思路,對他說:「我的意思是,你既然能做這個,那做一些可以在電腦上安裝的小程序應該沒問題吧?比如一些個猜成語的,填詩句的,記單詞的過關小遊戲。」

這是許庭生的一個計劃,把日後流行的一些教育類App的功能簡化,製作成電腦安裝的教育科普類小遊戲,掛在互誠教育平台上提供下載,免費,但是內置互誠的廣告宣傳。

這是他的思路中一個建立互誠形象,並在最大範圍的宣傳互誠的辦法。

更重要的,它能為互誠贏得家長的心。在這個癮少年初泛濫的時代,操碎了心的家長們得多愛這麼一家把「學習」做成遊戲的良心企業?

這個思路許庭生跟老歪早就提過,但是老歪一不擅長,二沒時間,就擱置了下來。

「能,可是那個沒意思。」高手兄說。

「有意思,而且有錢,你做,我付錢。」

許庭生結束了和高手兄的溝通,最後,高手兄遲疑許久,眼神忐忑的開出了一個「天價」,一個小遊戲800塊錢。

許庭生很認真的告訴他,一千,低於一千我會不好意思。

談妥之後,許庭生把高手兄的手機號碼發給了老歪,反正他的思路老歪都知道,這種事,還是讓懂技術的人之間去聊比較好。

中午吃過午飯稍作休整,岩大的大巴駛離嘉南大學,漸行漸遠。透過車窗,燈塔大青山終究被重重高樓遮擋,漸漸隱去。

許庭生的這一趟歸來,略嫌匆忙。

不過還好,故人都還安好,他也和曾經的兄弟們重新取得了聯繫,建立了友情。這就算不虛此行。

……

大巴車上,岩大的隊員們沒有太多沮喪,畢竟嘉南大學確實實力強悍,自己雖然輸了,比分也還留有顏面,更何況,這已經是岩大足球隊的歷史性突破。

車子離開嘉南市市區,卻沒有往岩州市的方向去,有隊員看出來問教練。

教練說:「跟學校爭取了一下,帶你們遊山玩水兩天。」

車內一片歡呼,唯獨隊長有些不安的望著許庭生問道:「你是不是著急回去?」

許庭生微笑搖頭:「我不急。」

許庭生確實不急,甚至因為互誠和自己正在風口浪尖上的關係,許庭生很願意再晚一些回去。這種狀態的由來,在於他已經早早將一切安排妥當,靜候風雨,靜看波瀾。

有一句話叫「不經一事,不長一智」。年前與黃家黃天梁的那一局,許庭生幾乎就是一場完敗,這一點他內心一直都承認,也一直在思考和成長。

這一回,與張興科的這一局,若非先前經歷過黃家那一局,許庭生或許依然會如上次那般,一遇事,即刻自亂陣腳,匆忙慌亂的出手,毫無章法的把一整把牌扔出去,……

好在,許庭生已經吃過一塹,長了一智,遇事可以冷靜下來,一點點分析自己的牌面,同時設法逼出對方的底牌,然後,有條不紊的安排好出牌的順序,如果接招,如何反擊,甚至如何乘勢,將這件事往有利於自己的方向轉化,步步為營。

甚至他先前安排老歪建立其他勞務中介板塊,看似急於還擊張興科,求一個兩敗俱傷,其實真實的目的,不過是為了逼迫張興科更加焦急慌亂的出手。

反過來看,其實這一次的張興科更像是年前面對黃家時的許庭生,自以為強勢,自以為條件準備充分,於是,迫不及待的把自己手上的牌一股腦往外扔,妄圖畢其功於一役。

這樣的手段或許足以保證他擊垮大多數大學生層面的競爭者,但是面對如今的許庭生,遠遠不夠。

這兩天許庭生走了兩步,apple替他亂扔了一張牌,互誠已經在輿論層面徹底反轉,然而,許庭生之前的安排,並不僅止於此。

這一天的熱鬧集中在輪迴樂隊和apple的聲明上,集中在全國各地無數人的好奇上,到底互誠是什麼?平台流量大增,陸芷欣打來電話:

「你的九城同啟計劃,必須提前了,現在其他城市的諮詢電話,都快把我們辦公室打爆了。」

「好,等我回來應該就差不多了。」

「你還沒回來?你在幹嘛?」

「和球隊在千島湖玩,正準備燒烤。」

「……」

……

周一上午,岩大學生處管理科趙科長經過和張興科的不斷溝通,定下了最後的方案。

眼下的情況,趙科長要用之前的方式威脅「英雄」許庭生,顯然已經不可能了。他現在唯一能做的,是將這次風波歸結為一次學生自發平台的混亂,將互誠定義為岩大的不安定因素,甚至學生安全的一個隱患。

然後設法引起校領導層的集體不安,說服校長,由學校出面干預,以學生安全為由,或關閉互誠平台,或令其暫停整頓。

哪怕只是後者,張興科都有機會趁機建立和推出自己的平台。

趙科長一早走進校長辦公室的時候,校長趙康文正一手端著茶杯,津津有味的閱讀著一份報紙,不時點頭微笑。

趁著校長心情好,趙科長把自己的想法和意見一股腦說了出來。

校長趙康文默默聽完,眉頭不斷緊皺,最後,用不能置信的眼神看了一會兒趙科長,終於還是沒忍住,一生氣,把手裡的報紙扔到了趙科長臉上。

那是一份岩州晚報。

首頁頭版大標題:岩州大學學生工作碩果累累。

***

今天第4更。看到很多人說為了這本書專門來17K,很多人說第一次正版訂閱,很感動,心已足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