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一百三十九章 撐住互誠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自己,註冊加入。 甚至有小部分聲音表示:我們可以接受收費,當然,別太狠了。 有人把帖子轉到了岩州市民論壇,同樣的,開始有家長表示自己可以接受互誠教育平台對中介服務收取一些費用。 ...

?第一百三十九章撐住互誠

同一個帖子的二樓,是許庭生的高考成績和備課教案的照片。

三樓,是譚耀以當事人的身份陳述當天打架的情況,並附上了602寢室的照片,以真實場景對比說明,自己這些人確實是被人打上門來。

而帖子的說明,只有一句話:為什麼不能放心把孩子交給他們?

帖子下方,市民的回帖非常踴躍。

他是小流氓嗎?有小流氓能一人受到兩次見義勇為表彰嗎?

這個時代,人們不一定都敢去成為英雄,但是面對日漸冷漠的社會,人們都在呼喚英雄。

有人在猜測當事人獲得岩州市見義勇為獎章的原因,甚至有細心的市民在排除了所有有所報道的見義勇為信息后,聯想起了唯一沒有公布英雄信息的那一波關於囚禁事件的報道。

「如果真的是你的話,我替那兩位受害者謝謝你,替岩州人.民謝謝你。」

「男人不看女孩才不正常吧?偽君子別說話。」

「我也抽煙,打小就抽,抽煙犯罪?對了,好多老師甚至校長也抽。」

「看那教案真心感動,我自己就是老師,但我願意我的孩子讓他教。」

「要是他是我孩子的老師就好了。」

維護互誠的聲音成為了論壇壓倒性的主流。

互誠的辦公室里,對外電話再次不斷響起,這一次,有純粹關心鼓勵的,表示支持的,有為之前的言論道歉的,也有表示要馬上開通賬號的。

「我家孩子正好要找家教,論壇上這個人他還能接嗎?」

「啊,不好意思啊,他現在出去比賽了,等他回來我再幫您問問他。」

有人把市民論壇里的帖子搬到了大學城溪山塔下論壇。

如果這是一個故意的炫耀帖的話,驕傲而敏感的大學生們或許會有些許抵觸情緒。

但是這不是,許庭生獲得見義勇為表彰已經過去那麼久,但是之前校園裡沒有任何風聲,這說明他原本一直沒有對外提起過,一直都是低調的。

這一回,是因為被人污衊,被潑了髒水,他才不得不以此證明自己,為自己辯白。

所以,他得到了大部分人的理解。

最震驚的是那些日常熟悉許庭生的人,包括球友、同學,甚至朋友,互誠的人,甚至還有一天前的陸芷欣,他們中的絕大多數,都沒想到,他竟然曾經做過這些,而且,他從未提起過。

球場上的岩大英雄成了真真正正的英雄。

不管先前站在哪一邊的,此刻都選擇了支持許庭生,支持互誠。

隨之而來,潑髒水的張興科又一次被挖了出來,出賣室友的黃可升也沒有倖免,602旁邊的寢室的人站出來證明:

「602那天確實是被人打上門來的,難道矣馴蝗似鄹海磕腔故悄腥寺穡俊

有人則表示:「我也每天拿望遠鏡看對面醫學院女生樓,那麼多漂亮的醫生和護士美眉,哪個寢室不看啊?」

醫學院女生樓的女生在下面回帖:「謝謝岩大男生們的誇獎,歡迎來聯誼哦,我們醫學院急需大量現役光棍埃

另外,別光看啊,許庭生同學,來找我吧。」

「沒準他看的是我呢?」

「我分析了照片望遠鏡的角度,是我們寢室無疑。」

「我只希望沒被那個出賣室友的噁心男人看上就好。」

岩大的女生們表示:「醫學院那邊的,哪涼快哪呆著去,我們岩大自己這邊還缺男生呢。至於許庭生,他有主的啊,沒主也輪不到你們醫學院,我們岩大會內部消化。」

「我知道,他女朋友叫陸芷欣,好像都同居了。」

「兩次表白,我都在現常不過原諒我小氣,老娘就是不願意祝你們幸福。」

「同上,祝早日分手。」

陸芷欣看著這些帖子,心情複雜。

「喲,臉紅了啊?對了,那個……後來你們去房間,有沒有……」

技術員在拿陸芷欣打趣,他們其實是最清楚陸芷欣和許庭生關係的人,兩個人遠沒有到戀人那種狀態,更沒有到那一步,但是,架不住現在心情好啊,架不住嘴閑啊!

「滾。」陸芷欣紅著臉罵道。

正鬧著,在一旁的老歪突然說:「我現在總算理解許庭生為什麼說他要出去躲幾天了。」

之前,許庭生說他要出去躲幾天,大家抱著的是同情和理解的心情。現在想來,原來他是不好意思面對現在的局面。

……

許庭生確實不好意思,甚至知道帖子發布之後,他都沒敢多看,原本就容易尷尬的大叔,這次迫不得已這樣「炫耀」、「拉風」,內心其實無比糾結。

「還好我躲出來了埃」

許庭生抬頭看了看,7幢408寢室,陽台上沒人,燈也黑著。那裡,有他曾經的室友,四年的兄弟。于越、王宇、張鳳平、楊肖鋒……你們都還好嗎?

許庭生上樓轉了一圈,408寢室門關著,趴門上聽了聽,沒有聲音。

「又野哪去了?哥來看你們居然沒人。按說這才大一下學期剛開始,除了于越,應該都還沒交女朋友啊,不是應該一天天宅寢室里看小說,玩CS嗎?」

許庭生透過門縫看了看,8人寢竟然有一個空鋪,正好是他曾經的位置,靠門的下鋪。

等了一會依然不見人影,許庭生想著明天再來,悻悻的往回走。

于越和王宇抱著個籃球迎面走來,許庭生怔了怔,和他們擦肩而過。

那一刻,他不敢說話,一說話,只怕就會哽咽。因為他又看到了抱著籃球的于越,而曾經,在大學畢業后的兩年,他和室友們一次次去看望的,是已經連行動都困難的于越。

那時的于越總是會說:「你們別來了,就記得以前那個我,多好。」

下樓之後,許庭生給項凝家裡打了個電話,告訴項媽自己因為代表學校比賽,周末叫了同學頂班。打電話的時候,許庭生其實很忐忑,生怕項媽關注到了最近互誠的風波和自己的消息。

還好,項媽沒有表現出任何異樣。

電話那邊,話筒外,小項凝的聲音在說:「給我接,我來說,我來說。」

「喂?」小項凝接過電話。

「嗯,你要說什麼呀?」許庭生說。

「你又不來啊?」

「我要比賽埃」

「哦。」

「就這樣?」

「對埃」

「下回來我給你做飯,補償一下。」

「嗯。」

電話掛斷了,有時候你想跟一個人說話,其實未必有什麼想說的,只是單純的想跟他說話。許庭生這麼想著,小項凝已經會想跟我說話了嗎?

心情愉悅了不少的許庭生回到房間。

今晚,他沒能睡在曾經的鋪位,沒能和曾經的上鋪的兄弟說上話,但是,他可以睡在嘉南大學前世今生輪迴的夢裡。

……

溪山塔下論壇里,有人發起了一個帖子,標題叫:撐住互誠。

先前,張興科曾經公布了互誠辦公地點河岸民居的情況,殘破的房舍,艱苦的條件,這本是他用來證明互誠沒有實力的依據。

但是現在,它帶來的是另一種感觸:互誠很艱難,同時,互誠依然是免費的。

撐住互誠,大學生們用註冊的方式表示支持,岩大本就是有不少師範類專業的,一時間不少原本不需要勤工儉學的同學,也以鍛煉的理由說服了自己,註冊加入。

甚至有小部分聲音表示:我們可以接受收費,當然,別太狠了。

有人把帖子轉到了岩州市民論壇,同樣的,開始有家長表示自己可以接受互誠教育平台對中介服務收取一些費用。

陸芷欣打電話給許庭生。

「你先前說收費的時機還不成熟,現在呢?事件過後可以開啟收費嗎?」

「還是不成熟。」

「為什麼?」

「同情心只是一時的,商業運營不可能依靠同情心和理解來維持,他們現在的態度,也不過是一時的感觸而已。

互誠免費運營了這段時間,其實給自己挖了一個很大的坑。我舉個例子吧,比如災荒的時候,有人向災民施粥,他最初會被感激,但是如果有一天這家人自己也陷入了困難,因而停止施粥,就會惹來謾罵、譴責,甚至仇恨,彷彿是這家人從被救濟者手中奪走了糧食。人性就是這樣的。

所以,只有我們真正證明自己的價值的時候,才有收費的理由和條件。」

「互誠現在提供的服務不就有價值了嗎?」陸芷欣說。

「有,但是還不夠,還能更有價值。再等兩三個月吧。」許庭生說,為什麼要再等兩三個月,他沒有說。

因為這嘲撐住互誠」行動,第二天,整個平台的註冊大學生家教和家長人數都開始大幅度回升,甚至有可能突破本來的數據。

因為這場風波之於互誠,其實不止是一場危機,它同時還是一場大規模的宣傳,在張興科的「配合」下,更多人開始知道互誠,了解互誠。

互誠在輿論上打了翻身仗,但是危機並沒有就此結束。

張興科有砸東西的習慣,之前砸碗,砸杯子,這次,他幾乎砸掉了整個房間。叫來黃可升的「女朋友」,發泄完畢,張興科撥通了一個電話。

「趙科長,你那邊得有點動作了。」張興科語音陰沉的對著電話說。

「現在這種輿論情況下,你要我處理他們,我很為難的,你要理解……」趙科長說。

「我不理解,我想告訴你的是,每一次你從我這邊拿走多少,包括上次那一筆,我都留有記錄的,趙科長……所以,你自己看著辦吧。」

「張興科,你敢威脅我?」

「是啊,我敢。」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