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三十八章 女壯士的反擊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2-24 19:38  |  字數:3619字

?第一百三十八章女壯士的反擊

從大學城人心的角度,或者說從平台註冊家教的角度,許庭生最大的困難,是那一句:欺負貧困大學生。

這個社會常常不見實際行動,但是在輿論上,不論官方還是民間,都對弱勢群體保持著極大的傾向性。先前的顧燕事件,把互誠釘在了毫無道德底線的恥辱柱上。

李琳琳當時其實私下聯繫過顧燕,但是顧燕除了表示帖子不是自己發的之外,沒有任何表示。

現場的特殊之處在於,一起對著電腦屏幕瀏覽顧燕所發的帖子的,是張興科和互誠這敵對的雙方。雙方各自默默思索著事態的變化。

顧燕的帖子發下大學城「溪山塔下」論壇,又被其他人轉到了各個大學的分論壇。

帖子的標題很符合顧燕女壯士的風格:我是顧燕,我有話說。

1、互誠平台當時封禁我的賬號是因為我本身有一個錯誤數據,而且封禁時間前後不到十分鐘。

2、與互誠內部人員的試講競聘,我也曾經不服,但是現在我服了。你們服不服你們自己看吧。

這一條下方,是幾張手機拍攝的許庭生的備課教案。那是許庭生為小項凝準備的教案啊,有多詳盡,有多精彩,有多認真,不必多說了。

3、互誠教育平台沒收過我一毛錢,而我通過他們接到了更多而且時薪更高的工作,收入也高了很多,以前在食堂一星期不敢打一次肉,現在可以天天有肉吃。

4、想想以前怎麼被人剝削的吧,互誠倒了我們恐怕又要回去那樣的日子。之前的帖子不是我發的,老娘沒空上網,大家別被某些人利用了。

誰欺負了貧困大學生誰自己知道,我們也知道。

5、我是顧燕本人,不信的來岩大數學系找我,當面問我。

事件……反轉了。大量與顧燕感同身受的註冊大學生家教站出來回帖,說出自己的感受和感激,甚至跟顧燕一樣,留下自己的真實信息。

你信的,你來找我,當面問我。

至於許庭生的教案,更讓無數人驚嘆。

「圖片保存了,還有嗎?我要當範例研究啊。」有人留言問道。

「這水平,可以直接當老師了吧。」

「關鍵還是這份認真啊,這一節課,得備多久。」

下面的人說。

現場,互誠的人在歡呼。張興科沉默了一會兒,冷笑說:「很好,不過不夠,如果只是這樣,你們的平台還是得死。」

「許庭生說,讓你別著急。」陸芷欣回答。

張興科走了,互誠的人圍著李琳琳,她正在給顧燕寢室打電話。

「喂,顧燕,我是琳琳,謝謝你。」李琳琳說。

「謝什麼謝,除了第一條,都是實話。不過你轉告你們老闆,老娘不是幫他,更不是怕他,受他脅迫。」顧燕掛斷了電話。

沒聽清電話內容的一群人圍著李琳琳,要她快說,顧燕到底為什麼突然肯站出來幫我們?

「她沒仔細說,不過,我聽出來一點,她說許哥脅迫她。」李琳琳用有些不可置信的口氣說,「這不可能啊,顧燕是寧死不屈的那種人。」

許庭生接到互誠這邊的電話時正坐在嘉南大學C區7號宿舍樓樓底的花壇邊抽煙。

互誠這邊辦公室電話開著免提,一群人七嘴八舌的問許庭生,「你是怎麼做到的?」

「美男計,以身相許。」許庭生用悲痛的口氣回答。

「不可能,顧燕不喜歡你這類型的。」電話那頭,跟顧燕最熟悉的李琳琳說,「你真的脅迫她了?」

……

「顧燕事件」發生當天上午,令老歪感覺有些無語的,一向視曠課如吃飯的許庭生還去上了一堂公選課,因為,顧燕也報了這門公選課。

「你都聽說了吧,有人污衊你,我都替你氣壞了。你看,你要不要澄清一下?」許庭生嬉皮笑臉的湊到顧燕旁邊說。

「帖子沒說錯啊,你就是封我賬號了,還有用不正當手段競爭。我幹嘛要澄清?我不會幫你的。」顧燕橫眉冷目的說。

「來,送你樣東西。」許庭生把自己的教案遞給顧燕。

顧燕看了看,抬頭說:「這個我服了,但是我還是不會幫你。」

「你不幫我我就關掉平台。」

「你關平台還能威脅我?」

「你會少賺錢。」

「少賺就少賺。」

「不是你一個人少賺,是溪山大學城全體貧困大學生家教都會少賺錢,你以為就你貧困嗎?比你艱難的人多了,比如說有一個歷史系的同學,他在食堂就沒打過菜,每次只端兩碗免費湯,一碗澆飯,一碗當作菜,再比如,……」

許庭生給顧燕描述了幾位貧困大學生的生活。繼而說:「你可以不在乎少賺幾百,願意讓人剝削,可是你想過嗎?他們現在都過得如此艱難,少了這幾百的話,……」

顧燕的神情有些難過,許庭生說起的那些人,那種生活,她感同身受。

「那你別關平台不就好了。」顧燕遲疑的說。

「你不幫我我就關。」許庭生無恥的說。

「你用這個脅迫我?」

「對啊。你不幫我的話,想想那些同學的生活,都是因為你啊……你良心能安嗎?」

「我,我只說事實部分。你確實封我賬號了。」

「替我撒個謊。」

「不,我從不撒謊。」

「你不幫我撒謊我就關閉平台。」

「你……」

「考慮考慮吧,我替全體貧困大學生家教,替他們往家寄的給爸媽的衣服,碗里的白飯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