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一百三十八章 女壯士的反擊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上,這一天岩大校園內關於許庭生的言論是這樣的兩條: 「他輸了,跑了,這樣一個連道德底線都沒有的人,活該。」 「他是為岩大的榮譽去比賽了好嗎?你們能不能別這麼說他?」 現在,前一...

?第一百三十八章女壯士的反擊

從大學城人心的角度,或者說從平台註冊家教的角度,許庭生最大的困難,是那一句:欺負貧困大學生。

這個社會常常不見實際行動,但是在輿論上,不論官方還是民間,都對弱勢群體保持著極大的傾向性。先前的顧燕事件,把互誠釘在了毫無道德底線的恥辱柱上。

李琳琳當時其實私下聯繫過顧燕,但是顧燕除了表示帖子不是自己發的之外,沒有任何錶示。

現場的特殊之處在於,一起對著電腦屏幕瀏覽顧燕所發的帖子的,是張興科和互誠這敵對的雙方。雙方各自默默思索著事態的變化。

顧燕的帖子發下大學城「溪山塔下」論壇,又被其他人轉到了各個大學的分論壇。

帖子的標題很符合顧燕女壯士的風格:我是顧燕,我有話說。

1、互誠平台當時封禁我的賬號是因為我本身有一個錯誤數據,而且封禁時間前後不到十分鐘。

2、與互誠內部人員的試講競聘,我也曾經不服,但是現在我服了。你們服不服你們自己看吧。

這一條下方,是幾張手機拍攝的許庭生的備課教案。那是許庭生為小項凝準備的教案啊,有多詳盡,有多精彩,有多認真,不必多說了。

3、互誠教育平台沒收過我一毛錢,而我通過他們接到了更多而且時薪更高的工作,收入也高了很多,以前在食堂一星期不敢打一次肉,現在可以天天有肉吃。

4、想想以前怎麼被人剝削的吧,互誠倒了我們恐怕又要回去那樣的日子。之前的帖子不是我發的,老娘沒空上,大家別被某些人利用了。

誰欺負了貧困大學生誰自己知道,我們也知道。

5、我是顧燕本人,不信的來岩大數學系找我,當面問我。

事件……反轉了。大量與顧燕感同身受的註冊大學生家教站出來回帖,說出自己的感受和感激,甚至跟顧燕一樣,留下自己的真實信息。

你信的,你來找我,當面問我。

至於許庭生的教案,更讓無數人驚嘆。

「圖片保存了,還有嗎?我要當範例研究埃」有人留言問道。

「這水平,可以直接當老師了吧。」

「關鍵還是這份認真啊,這一節課,得備多久。」

下面的人說。

現場,互誠的人在歡呼。張興科沉默了一會兒,冷笑說:「很好,不過不夠,如果只是這樣,你們的平台還是得死。」

「許庭生說,讓你別著急。」陸芷欣回答。

張興科走了,互誠的人圍著李琳琳,她正在給顧燕寢室打電話。

「喂,顧燕,我是琳琳,謝謝你。」李琳琳說。

「謝什麼謝,除了第一條,都是實話。不過你轉告你們老闆,老娘不是幫他,更不是怕他,受他脅迫。」顧燕掛斷了電話。

沒聽清電話內容的一群人圍著李琳琳,要她快說,顧燕到底為什麼突然肯站出來幫我們?

「她沒仔細說,不過,我聽出來一點,她說許哥脅迫她。」李琳琳用有些不可置信的口氣說,「這不可能啊,顧燕是寧死不屈的那種人。」

許庭生接到互誠這邊的電話時正坐在嘉南大學C區7號宿舍履花壇邊抽煙。

互誠這邊辦公室電話開著免提,一群人七嘴八舌的問許庭生,「你是怎麼做到的?」

「美男計,以身相許。」許庭生用悲痛的口氣回答。

「不可能,顧燕不喜歡你這類型的。」電話那頭,跟顧燕最熟悉的李琳琳說,「你真的脅迫她了?」

……

「顧燕事件」發生當天上午,令老歪感覺有些無語的,一向視曠課如吃飯的許庭生還去上了一堂公選課,因為,顧燕也報了這門公選課。

「你都聽說了吧,有人污衊你,我都替你氣壞了。你看,你要不要澄清一下?」許庭生嬉皮笑臉的湊到顧燕旁邊說。

「帖子沒說錯啊,你就是封我賬號了,還有用不正當手段競爭。我幹嘛要澄清?我不會幫你的。」顧燕橫眉冷目的說。

「來,送你樣東西。」許庭生把自己的教案遞給顧燕。

顧燕看了看,抬頭說:「這個我服了,但是我還是不會幫你。」

「你不幫我我就關掉平台。」

「你關平台還能威脅我?」

「你會少賺錢。」

「少賺就少賺。」

「不是你一個人少賺,是溪山大學城全體貧困大學生家教都會少賺錢,你以為就你貧困嗎?比你艱難的人多了,比如說有一個歷史系的同學,他在食堂就沒打過菜,每次只端兩碗免費湯,一碗澆飯,一碗當作菜,再比如,……」

許庭生給顧燕描述了幾位貧困大學生的生活。繼而說:「你可以不在乎少賺幾百,願意讓人剝削,可是你想過嗎?他們現在都過得如此艱難,少了這幾百的話,……」

顧燕的神情有些難過,許庭生說起的那些人,那種生活,她感同身受。

「那你別關平台不就好了。」顧燕遲疑的說。

「你不幫我我就關。」許庭生無恥的說。

「你用這個脅迫我?」

「對埃你不幫我的話,想想那些同學的生活,都是因為你礙…你良心能安嗎?」

「我,我只說事實部分。你確實封我賬號了。」

「替我撒個謊。」

「不,我從不撒謊。」

「你不幫我撒謊我就關閉平台。」

「你……」

「考慮考慮吧,我替全體貧困大學生家教,替他們往家寄的給爸媽的衣服,碗里的白飯和青菜,冬天裡的手套,夏天裡的一瓶冰水……謝謝你,顧燕同學。」

許庭生最後說。

……

「就是這樣了」。

許庭生對著電話講完自己怎麼說服顧燕的,不以為恥,反以為榮。互誠這邊,圍著電話的一群人都無語了,「這樣也行?」

「當然行,有正義感的人總是比無賴更容易被脅迫,君子總是比小人更好對付。」許庭生悠悠的說,「顧燕是個好姑娘埃」

事實上,這當然不是脅迫,也不是兩人對話的全過程,那些語氣悲傷的陳述,那些懇求,許庭生沒好意思說出來。而且事實上,他自己才是最能感同身受的人,因為曾經,他就是這麼過來的。

簡而言之,許庭生是曉之以理,動之以情。

因為顧燕的發聲,還有其他註冊大學生家教的挺身而出,互誠,或者說許庭生實現了第一個反轉。事實上,這一天岩大校園內關於許庭生的言論是這樣的兩條:

「他輸了,跑了,這樣一個連道德底線都沒有的人,活該。」

「他是為岩大的榮譽去比賽了好嗎?你們能不能別這麼說他?」

現在,前一條言論的立足點沒有了,許庭生站在了貧困大學生這一邊,而顧燕帖子中的某些人是指誰?有人把張興科的黑歷史貼了上來。

於是,許庭生變成了貧困大學生的戰友,變回了那個為岩大洗刷恥辱的英雄。

而好死不死的,張興科正好是當時的對手,漸海科技的人,……

許庭生面對平台正在被人攻擊的情況,最艱難的時刻還選擇為校出征,而我們呢?我們在做什麼?在幫著外人欺負自己人嗎?

適時的,因為上學期那場比賽而備受關注的岩大校足球隊在論壇上發帖聲明:全體隊友無條件信任許庭生,支持許庭生。

支持許庭生的聲音首先蔓延了整個岩大分論壇,而後,佔領大學城溪山塔下論壇。

「請岩大的同學就事論事,張興科是張興科,漸海科技是漸海科技,我是科技的人,但我也是互誠平台的註冊家教,我也支持互誠。」

一個適時發布的帖子及時引導了輿論風向,矛頭開始直指張興科。

「作為已經畢業的學長,我來給你們說說當年我們的家教中介是怎麼被張興科毀掉的。」這是另一個帖子,學長聲淚俱下的陳述。

張興科這回砸掉了一個杯子,面對員工們的目光,深呼吸幾遍,而後說:「放心,只要互誠在家長那邊的印象扭轉不了,沒有家長資源,他們一樣撐不下去。」

「老大,這個……你過來看看。」

「什麼東西?」

岩州市的市民論壇上,教育板塊和生活板塊,之前張興科這邊的那個標題為「你把孩子交給了誰」的帖子和那個以照片形式展示許庭生和老歪打架鬥毆、抽煙、偷看女生樓的帖子都還在首頁。

但是,最熱的是另一個帖子。

「這就是你們口中的小流氓?」

帖子下面的內容,是一張麗北縣見義勇為獎狀,還有一塊岩州市見義勇為獎章。

前者來自高中時代許庭生幫忙抓住逃竄並威脅學生的疑似**患者那次,本不至於受到表彰,是樓副校長儘力為他爭取來的。

後者,是之前許庭生和方餘慶、鍾武勝為了幫老歪和李琳琳,同時解救了兩名被囚禁人員那次。雖然當時他們的信息沒有公布,但是在方餘慶堂哥的主張下,他們還是受到了表彰,這就是真真實實的大事件了。

而今,事件已經過去,李琳琳的信息不可能再被挖出來,而且,許庭生只是公布獎章,並沒有做任何解釋說明。

見義勇為表彰並不是那麼好拿的,何況還是兩次,何況,他還只是個學生。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