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三十三章 還有誰的鍋?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2-24 19:38  |  字數:3640字

?第一百三十三章還有誰的鍋?

張興科玩的第一手,看似小兒科但是其實殺傷力巨大,輿論的力量,因為不是實質化的,往往容易被人輕視,但是事實上,它是最可怕的,因為它能左右人心。

古往今來,輿論都是敵對雙方爭奪的主戰場之一,哪怕是古代信息發達那麼不方便,交戰雙方也喜歡在出征前先發個檄文,把對方數落一番。

但是現在在這塊戰場上,因為對張興科的了解太少,許庭生完全無力反擊。

一個懂得控制輿論的對手,而且明顯準備充分,這些信息,可能張興科很早就已經收集好了。這有點出乎許庭生的意料,張興科果然難纏。

他是做了充分的準備才找上互誠的。

許庭生開始有點理解,為什麼之前的競爭者無一例外都敗在張興科手下,為什麼他能一手控制整個市場將近3年了。

這確實是一個很厲害的人。

背著鍋的許庭生沒敢再回三樓,躲在二樓自己的房間里想辦法。

老歪推門進來,說:「許哥,我們要不要反擊一下?」

「反擊?」

「我們幾個剛剛討論了一下,覺得是不是應該想辦法找到各論壇的版主,哪怕付點錢都好,讓他們幫忙刪下帖……或者,我們發一些澄清帖。」

對於老歪的建議,許庭生思索了一會,果斷的搖頭否決掉了。

如果刪帖的話,一方面對方完全可以再發,另一方面,它等於再一次證明,互誠理虧了,又耍霸道了。同時,也會更大程度的激起大學生們的怒火。

至於澄清帖,目前的情況,除非顧燕本人願意站出來幫互誠說話,否則互誠怎麼澄清都不會有用,輿論暴力其實很多時候一旦有了傾向,就是不分青紅皂白的。

至於顧燕,許庭生想想就頭痛:「以她對我的那個觀感和積累的成見,恐怕這會兒正恨不得我去死呢。」

見許庭生搖頭否決,老歪有些失望,張了張嘴,又忍住了。

「不過還是可以反擊一下的。」許庭生突然說。

「怎麼反擊?」老歪興奮的問道。

「如果別人打過來的拳頭我們擋不住的話,那就不要繼續浪費力氣去想怎麼擋,在他打我們的同時,我們也打一拳回去就好了。」許庭生說。

老歪一頭霧水:「什麼意思?」

許庭生想了想說:

「張興科除了家教這一塊,不是還做其他勞務中介嗎?比如找人發傳單之類的。

我現在如果要你去給平台加一個小版塊,作為信息發布平台。比如說有商場需要找人幫忙做舉牌廣告,我們就給它地方,讓它自主發布信息,然後信息里要明確說明工作的時間、地點、性質和酬勞,還有用人條件,需要的人數等等。

讓大學生可以在平台上自主報名。這個在技術上有難度嗎?」

老歪明白了,許庭生的意思是,你打我我疼,那我只好也讓你疼,兩敗俱傷總好過抱頭挨打。

想通了這一點,正憋屈得不行的老歪興奮了:「沒難度,我們3個人,很快就能做出來。」

「那你去做吧,做好了再給我看看。」許庭生說,「我還有堂公選課要上。」

向來視曠課如吃飯的許庭生在這樣的情況下居然還要去上一堂公選課?老歪有些無語,轉身幹活去了。

他把許庭生的意思在辦公室里轉述了一遍,滿場歡呼……至少大家覺得自己沒那麼憋屈了,還能還手,那就好。

等到許庭生上完課回到河岸民居和大夥一起吃午飯的時候,另一邊,張興科在他的幾個員工面前吃著吃著突然一把把碗給砸了,米飯和菜灑了一地。

他剛剛看到了互誠平台開出的新板塊,原本專註家教業務的互誠突然開始做其他勞務中介了,而且,依然是免費的。

許庭生,要動他張興科的最後一塊乳酪。

「想把我趕盡殺絕?」張興科自言自語,又咬牙又陰笑,「那就看誰先死吧。」

身後的員工們聽得有些毛骨悚然,個別心裡還嘀咕著:「明明是你先砍了對方一刀吧?打架還有不許還手的道理?」

當然,這種想法誰也沒敢說出來,一個個拼盡全力多扒幾口飯。張興科的性格他們都很了解,他既然不吃了,那自己這些人很快也沒得吃了。

「還吃什麼吃,放下,做事。」果然,張興科轉身喝道。

說完,張興科出門打了一個電話。

……

相比之下,許庭生這邊的這頓飯吃的要和諧許多,見大家有點沉默,他還特意說了幾個段子,再撩撥撩撥兩個小姑娘,調節氣氛。

他剛講完一個段子,大伙兒正笑著呢,留在三樓負責盯著平台運轉的一個技術員下來了,有些垂頭喪氣的說:「張興科那邊又來了。」

「還來?」老歪把嘴巴張得老大,滿嘴的白飯。

陸芷欣等幾個人紛紛放下碗筷。

「先吃飽」,許庭生說,「虱子多了不怕癢,吃飽才有力氣打仗。這個黃瓜好吃,還美容,你們多吃點。」

大夥只好重新拿起筷子,端起碗,耐住性子陪他一起把飯吃完。

「這次又是什麼東西?」到了三樓辦公室,許庭生最先問道。

「許哥,我怎麼看你有點興奮啊?是不是覺得來新麻煩了,你的黑鍋就可以甩掉了?」一個平日里油嘴滑舌慣了的專職技術員打趣說:「沒準啊,還是你的鍋。」

「不會吧,看看。」許庭生沒介意,笑呵呵的湊上去。現在外面的風雨有多大,他已經顧不上了,至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