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一百三十二章 第一口鍋是許庭生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而成為人工置頂的熱帖。 許庭生看了看帖子的內容,臉紅了。「難怪他們會用這樣的眼光看我。」 帖子其實只說了一件事,就是之前許庭生無故不斷封停顧燕平台賬號的事,當時為了成為小項凝的家教,許...

?第一百三十二章第一口鍋是許庭生的

張興科走後,客廳里就剩了四個自己人。四人相對沉默了一會兒,各自消化著剛剛的信息,這事張興科那邊或許準備已久,但對互誠來說,來得確實有些突然。

包括許庭生在內,之前想的都是如何擴張發展,絲毫沒有做好面對麻煩的準備。

「許哥,對不起,我剛剛可能話有點多。」老歪有些尷尬的說。

「沒事,你說不說那些話結果都是一樣的。」

許庭生拍了拍老歪的肩膀,那種場合下,他可能確實不適合那樣搶白,但是他的心情,許庭生很理解。因為他為互誠投入的心血,其實一點都不比許庭生少,怎麼可能眼睜睜看著互誠被人奪走?

而且,互誠也有他和李琳琳兩人共百分之十的股份,他的「主人翁意識」強烈一點也不奇怪。

互誠百分之十的股份是多少錢?

老歪和李琳琳不知道的時候還好,後來通過陸芷欣知道了方橙入股的價錢以後,兩人幾乎是嚇得連夜來找許庭生,死活要退還股份。

「退不了了,接了哪裡還有退的道理,老老實實給我幹活吧。」當時許庭生是這麼說的。

客廳里,愧疚的老歪點了點頭,又說道:「那那個張興科,他剛剛的話,真的有那麼嚴重?非要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老歪的口氣帶著幾許無法理解。他之所以難以理解,原因其實很簡單,因為互誠還沒有開始收費,沒有開始盈利,所以,他目前所看到的,只是一個簡單的家教平台和不斷變化的數據,很難有切身體會。

一旦互誠開始每天有幾萬甚至幾十萬的鈔票嘩嘩湧來,他就不需要再問這樣的問題了。有利益的地方就有衝突和爭奪,何況是這麼大的利益。

互誠還沒有開始收費,但是單從張興科的收入情況就可以判斷,互誠一旦啟動,就是一部賺錢機器。而這,還只是岩州一地的收入,那麼,未來互誠在其他城市拓展開以後呢?

「你剛沒聽他說嗎?他原來每月有20多萬的進賬,你覺得他現在還剩多少?」許庭生問道。

老歪直接搖頭。

「按我們的數據,他可能剩下不到五分之一。」陸芷欣在一旁說出了她的推測。

「所以啊,老歪,如果有人每個月從你手裡拿走十幾萬,你會不會跟他拚命?」許庭生問完笑了笑,「沒聽他剛剛說嘛,斷人財路猶如殺人父母……我們現在就是擋了他的財路了。」

許庭生解釋得很清楚,剩下的話,不言自明。

看上去只是兩個學生之間的爭奪,不至於到這個魚死破的程度,但是因為背後的利益……除非許庭生肯把互誠交出去,或者張興科願意放棄……雙方確實就是有你沒我的局面。

「那他真的要毀了我們的平台,他會怎麼做?」李琳琳有些擔憂的問道。

「不知道。」

許庭生回答。因為他確實不知道,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張興科這個人,因為長期在社會上打滾,已經不能再簡單的用看待一個大學生的眼光去看待他了。

張興科到底能使出哪些手段,許庭生不知道,但是,就沖他以一個大學生的身份能一手控制這麼多資源,就看他剛剛說話的口氣和胸有成竹的架勢,……

許庭生知道,他肯定早就已經做好了雙方談崩的準備,備下了對付互誠的辦法,因此,他的手段肯定不會簡單,不會那麼好應付。

「那我們怎麼辦?要不要先做點準備。」陸芷欣問道。

「先等等看吧,現在也沒法準備。我先回寢室了。」許庭生打了個呵欠,說,「你們也記得好好休息,要打仗了。」

……

許庭生在等著張興科的第一波動作,如果對方確實如他所想早有準備的話,這個應該來得很快,所以,許庭生難得一次睡覺的時候,沒有關掉大學校園卡的手機。

至於小項凝知道號碼的另外那個手機,他從來都沒關過。

第二天一早,許庭生被電話吵醒,陸芷欣說:「你起來開電腦看看吧,各個學校的論壇,還有大學城的『溪山塔下』論壇。」

「我還是過來再看好了。」許庭生迷迷糊糊的說。

等他吃完早飯趕到河岸民居,三樓辦公室里,互誠的人已經全都在了,見許庭生出現,全都用「不善」的目光看著他。

「什麼情況?這仇恨的目光……怎麼搞得好像我是張興科似的?」

許庭生湊到電腦前看了一會,幾乎每個學校的分論壇和大學城的主論壇都有一個相同的帖子,而這個帖子,正因為引發激烈的討論而成為人工置頂的熱帖。

許庭生看了看帖子的內容,臉紅了。「難怪他們會用這樣的眼光看我。」

帖子其實只說了一件事,就是之前許庭生無故不斷封停顧燕平台賬號的事,當時為了成為小項凝的家教,許庭生確實有些「喪心病狂」。

帖子先描述了整個事件的經過,而後加了幾句說明,關鍵就在這幾句說明,對方故意在混餚視聽。

1、所謂免費平台,不過是為了綁架大學生家教的手段而已,等到他們掌握了足夠多的家長資源,取得壟斷地位,大學生家教在他們眼中不過就是賺錢的工具而已。你必須聽話,不聽話就封禁你,不需要任何理由。

2、據我們了解,顧燕是一位家境貧困,勤奮向上的大一學生,所有學費和生活支出幾乎都靠家教獲齲所以,互誠的做法跟砸人飯碗,斷人活路有什麼差別?一個這樣的平台,還有良知可言嗎?

3、請問,顧燕有什麼錯?請問,貧困大學生就應該任人欺負嗎?我們辛苦自力更生也有錯嗎?

4、據了解,當時與顧燕競爭同一份家教的正是互誠的內部人員,而且,他贏了。他是怎麼贏的?不用解釋吧。

5、這樣的一個平台,我們還能繼續信任嗎?

帖子刻意忽略了顧燕迅速被解封等信息,但是這些其實都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們用了一個足以綁架絕大部分人的意志的概念:貧困大學生被欺負了。

不論是自己家境貧困也好,身邊同學家境貧困也好,哪怕跟自己全然無關都好,這個概念都足以激起絕大部分大學生的憤怒。

許庭生把帖子往下拉了拉,看回復,幾乎滿屏都是正義感爆棚的大學生們的譴責謾罵,甚至不少人表示要為顧燕出頭,砸了互誠的。

哪怕偶有幾個為互誠說話的,也很快被憤怒的群眾淹沒。

這個黑鍋,很顯然是許庭生的。

「太無恥了」,許庭生訕笑著說,「這個張興科真是太無恥了,分明胡說八道嘛。」

沒人搭理他,除了每個人都用「你個不爭氣的東西」,「你這禍害」,「都是你乾的好事」之類的眼光瞪著他。

「還好五星賬號的事沒被戳穿。」老歪嘆一口氣說。

「回帖里有人提了。」李琳琳說。

「……」,許庭生撓了撓頭,背上的黑鍋又重了幾分。

「許庭生,怎麼辦?」陸芷欣怒目相視。

「我先想想。我去下廁所。」許庭生避開陸芷欣的目光,往門外逃去。

「要不要我打個電話給顧燕問一下,或者求她幫下忙?」李琳琳在身後喊道。

「過幾天再說吧。」許庭生想到顧燕,那可是個個性極為剽悍的女壯士,如果這個帖子是她自己的意思,或者她願意配合張興科的話,李琳琳打電話給她求情也不會有用。

***

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