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三十一章 怕你接不住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2-24 19:38  |  字數:4288字

?第一三十一章怕你接不住

張興科是漸海科技市場營銷專業的一名大四學生,當他的同學們都在奔波於各種招聘會,拿著簡歷排著長隊,為了找到一份不錯的工作而殫精竭慮的時候,他依然留在了學校里,留在了溪山大學城。

張興科從來不認為自己有一天需要為別人打工,被約束,被剝削,然後獲得微薄的一點工資。

他也確實有這個能力。

四年前,溪山大學城裡的每一所學校幾乎都有一個為學生勤工儉學提供服務的組織,或是社團,然而打從三年前起,也就是張興科來到漸海科技一年後,這些社團和組織就都悄無聲息的消失了,或者名存實亡。

整個溪山大學城,只剩下了一個「溪山大學城勤工儉學互助協會」,而這個協會的會長,就是張興科。他甚至因此被官方評為「溪山大學城十位最美大學生」之一,當然,這個最美,是指心靈美。

只有那些咬牙切齒又無可奈何的貧困大學生們知道他的心靈到底有多「美」。

三年間,名利雙收的張興科就靠著這個「溪山大學城勤工儉學互助協會」,在岩州市區買了房,又買了車,銀行卡上的數字,爆出來會讓很多白領甚至金領汗顏到無地自容。

這個看似服務性質的協會到底有多賺錢?

這是曾經很多人的困惑,直到有一次張興科在夜店裡喝醉了找一個女孩搭訕,女孩沒搭理他,他醉醺醺的喊出來:「老子每個月20多萬進賬,看上你是你的福氣。」

這是兩千年初,每月20多萬進賬是什麼概念?是每月一套房。

張興科最終有沒有拿下那個妞?這個問題已經沒人關心了,所有人都被那「每月20多萬」的進賬晃得發暈,「不可思議」,「怎麼可能?」

面對質疑,張興科私下裡曾經不屑的說:「他們當然覺得不可能,如果他們那群傻冒都能弄懂,這錢就不會讓我一個人賺了。」

事實就是這樣的,小生意一旦被統一,就是大市場。

岩州市內幾乎每一家家教中介機構都是依附張興科生存的,單這一項,每位家長付出的中介費,到張興科手裡至少150塊以上,如果你很急或者要求很高,加錢吧。

然後從事家教的大學生這邊,名義上是免費的,這是張興科最初籠絡人心的時候採用的策略,但是,他們領到的時薪比起家長真正付出的,一般會少一到兩層。

就算有人不滿,可是在這個互聯網服務功能還沒被有效開發的時代,除了你自己滿大街貼廣告,你也只能找張興科了。

更何況,向家教學生收取中介費本就是家教中介的正常收費,向來如此。

此外,就算有人再不滿,就算出現競爭者,其實也沒法跟張興科斗。

用一句俗一點的話說,張興科有錢有勢,他已經編織起了一張足以籠罩整座溪山大學城的網,甚至大部分學校的學生科在面對家教學生們的問題反饋的時候,都會悄然選擇站在張興科一邊,其中的貓膩,不難理解。張興科是一個很懂得利益均沾的人。

除了家教,如果有岩州市範圍內的公司想找幾十個學生去發傳單、舉廣告牌,或者僅僅是充人數,他們都得找張興科。

你要在大學城內做宣傳,做廣告?一樣得找張興科。

資源在張興科手裡,人也在張興科手裡,信息……還是在張興科手裡。就連張興科的營銷專業老師都不止一次說過:「那混蛋是個天才。」

能把大學生勤工儉學這個散兵游勇小打小鬧的市場統一起來,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中,能最大化的開發出其中的商業價值,張興科確實是個天才,而且行動力極強。一樣的主意,別人哪怕想的到,也不一定做得到。

天才的目光當然不會局限於一座大學城,張興科有他的野心和長遠目光,但就目前而言,這是他的基礎,是他必須保住的一畝三分地。

然而,互誠的出現,動了張興科的乳酪。

張興科研究了互誠一段時間,所以,他發現這其實是一個比自己更天才的想法,他甚至想過模仿互誠去建立一個自己的平台。

但是,這個時機已經錯過了,互誠的發展速度大大超出了張興科的預想。

所以,張興科認為自己只剩下兩個選擇:直接端走蛋糕,掌握互誠,或者,先毀掉互誠,再去建立自己的平台。

他沒著急,直到自認為一切準備充分,他才登門。

……

張興科暗地裡觀察過許庭生,但是許庭生沒有見過張興科。

回到河岸民居,許庭生進門前先看到了停在樓下的一輛寶馬,然後,在接待客戶的客廳里,他第一次見到大名鼎鼎的張興科。

張興科看上去很普通,個子普通,相貌普通,就連笑容都普通,但是許庭生還是看出來了一些別的東西,比如他的自負,儼然吃定了互誠,吃定了許庭生的自負和從容。

張興科是一個人來的,許庭生身邊還站著老歪、李琳琳、陸芷欣。但是氣場在張興科一邊,許庭生日常的時候向來都很溫和。

「剛跟你的員工開了個玩笑。那個小姑娘」,張興科指了指李琳琳說,「你好像也在我那邊接過家教哦?那我就不必那麼費力介紹我自己了,你跟你老闆說吧。」

「還是學長自己介紹一下吧,我同事了解的未必全面。」許庭生微笑著說。

「也行。」張興科笑了笑,不謙虛,也不誇張,把自己的情況介紹了一遍。

許庭生默默聽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