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三十章 強行入股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2-24 19:38  |  字數:3841字

?第一百三十章強行入股

坐在酒桌邊的譚耀不好打電話,編輯簡訊把眼前的局面告訴了許庭生。當時連方橙都已經明顯壓不住陸芷欣了,他覺得或許只有許庭生可以。

許庭生看到簡訊,匆匆結束授課,向項爸項媽告辭,離開項家。出門第一時間,他就把電話撥了過去。

許庭生很愧疚。

如果此時在那裡喝到這份上的人是黃亞明,許庭生一樣會趕去,會制止,會擔心,但是他不會愧疚,因為這個人是他的兄弟,彼此相待,沒有欠不欠情這麼一說。

但是陸芷欣不同,陸芷欣的這份情,許庭生欠不起,欠不起是因為還不起。

許庭生很自責,雖然他不可能料到局面最後會變成這樣,但是他畢竟自私了,因為項凝,他沒有到場,逃避了本該他的責任。

「喂,許庭生?」電話那頭,陸芷欣有些含糊的說。

「聽話,不許再喝了,我馬上過來。」許庭生溫和的說。

某些時候,當許庭生面對「不聽話」的「小女孩」,他就會不自覺的用大叔的口氣說話,或嚴肅,或溫和,透著的都是完全不同於平常的氣息。

「嗯,好。」陸芷欣回答。

「對不起。」

「沒事呀。」

許庭生攔了車,一路往酒店趕去。

……

陸芷欣把手機還給譚耀,噓一口氣,揉了揉昏沉脹痛的額頭。

如果陸芷欣是許庭生之前接觸的那些女孩,比如apple或者吳月薇,許庭生說了「聽話,不許再喝了」,她們肯定就會聽話,因為每當許庭生這麼說話,她們就很難反抗。

但是陸芷欣不同,她首先是獨立的個體,不受支配,嚴厲或者溫情,許庭生也好,其他親人朋友也好,都影響不了她的主見。

所以,譚耀錯了,許庭生一樣壓不住陸芷欣。

所以,不顧所有人的反對,陸芷欣接完電話之後仍然堅持,又喝了兩杯。

她這兩杯酒其實已經只能算是半喝半灑了,但是,沒人還有跟她計較的心思。

這個女孩征服了現場所有人,不是因為酒量,是因為毅力和決心,她明明已經連桌上的杯子都能抓空了,卻依然清晰明確的記著自己的目的,依然不放棄。

「四百萬。」陸芷欣伸出一隻手,然後用另一隻手把伸開的拇指壓下去。

「好,四百萬,我們保證,一分不少。」其中一位支行長站起來,有些感慨但是誠摯的說道。

一起站起來的另一位支行長鄭重點頭肯定了他的話。

而後,他向著方橙說:「服了。這位陸姑娘如果畢業找工作……幫忙告訴她,我這邊的大門隨時敞開。」

「瞧你這著急的……方家侄女,我這邊也一樣啊,大門永遠敞開。還有記得幫我強調一下,我們是四大,前途更廣闊。」。先說話的支行長笑著說。

「哎你……太不厚道了。」

兩位支行長彼此辯了幾句,又跟方橙約好了辦手續的時間,而後,結束了這餐晚飯。「快帶陸姑娘回去休息吧。」他們說。

因為醉得早而酒意漸醒的老歪攙著黃亞明,方橙扶著陸芷欣,譚耀在一旁跟著。酒店門口,銀行的兩撥人先後上車離開,陸芷欣強撐著揮手道別,……

做完這最後一步,陸芷欣站定。

「姐,送我去醫院。」陸芷欣說。

……

許庭生在計程車上接到譚耀的電話。

「中心醫院急診,胃出血。」譚耀匆忙說完,掛了電話,顯然那邊正在忙碌。

許庭生整個人一下無力的靠在椅背上,仰頭說:「師傅,改道,中心醫院急診中心。麻煩快一點。」

喝酒胃出血其實不算少見,也不一定說嚴重到多麼可怕的地步,但是當這一切發生在陸芷欣身上,許庭生受到的衝擊極大,他開始有些不知所措。

陸芷欣是為互誠拼到這樣的,以許庭生的性格來理解,這個概念或許可以替換為,她是為我拼成這樣的。

許庭生趕到醫院時,陸芷欣已經結束了初步的治療,醫院安排了病床讓她休息,觀察,準備後續治療。許庭生安排了情況同樣有些糟糕的譚耀和黃亞明等人先去休息,……

方橙陪著許庭生守了一會,聊了幾句,也先走了。

陸芷欣在凌晨4點多鐘醒來,許庭生就坐在床邊。

「我沒事。」陸芷欣提前出聲制止了正想詢問她身體情況的許庭生,微笑著,帶著幾分狡黠說:「許庭生,你心疼了嗎?」

陸芷欣問許庭生心疼了嗎?許庭生沒法直接回答,因為「心疼」這個詞,它很特殊。許庭生尷尬的點了點頭:「對不起。」

「你點頭了呀?嘻。」陸芷欣得意的笑了笑,說,「你看,幫你出謀劃策,盡心儘力做再多事,結果都是費力不討好。都比不上做一件事讓你心軟,心疼。這就是你呀,許庭生。」

陸芷欣說的很對,許庭生有這個自知。可是有時候人能自知,卻不一定能馬上改變。

他沒說話,陸芷欣繼續說:「就像上學期新理念那件事吧,我幫你出主意,結果你覺得我蛇蠍心腸,覺得我可怕,唯恐避之不及。對吧?」

陸芷欣提起這件事,許庭生依然只能沉默,他沒法去解釋自己當時的心態,因為其中涉及的人和事,都是秘密。

「看到了嗎?我也一樣可以讓你心疼,心軟,可是,我的人生,不是為了扮演這樣一個角色來的。你呢?你想過嗎?……為什麼你不說話?」陸芷欣問許庭生。

「你先好好休息,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