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一杯20萬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2-24 19:38  |  字數:4401字

?第一百二十九章一杯20萬

項凝不會做飯,前世她一直到大四畢業都沒做過哪怕一個菜,那時她說她決定賴上大叔就永遠都不學了,許庭生同意。

此刻她在客廳看電視,許庭生在廚房裡忙碌,簡單的炒了幾個菜,又找到麵粉做了一份手擀麵。一如他曾經為她做過的,希望能一直為她做的。

這期間,陸芷欣打了一個電話詢問許庭生什麼時候過去。許庭生跟她說明了這邊現在的情況,沒法把學生一個人丟在家裡,又問了她方橙在不在。

陸芷欣說方橙在。

既然方橙在,許庭生就放心了,這種場面,以方橙的身份和能力,應付起來要比許庭生有作用得多。何況,除了方橙和陸芷欣之外,許庭生還叫了老歪、黃亞明、譚耀一起過去,照顧兩個姑娘。

其中老歪算是互誠的代表,而黃亞明和譚耀,是過去幫忙喝酒,照顧場面調節氣氛的,這是他們倆的特長。

酒桌上談業務,杯子里量深淺,這種「文化」和氛圍在過去和未來的很長一段時間內都無法改變。因為能喝能聊而當上領導幹部的,也屢見不鮮。

陸芷欣沒有勉強。

掛上電話,許庭生系著項媽的圍牆把菜端上桌,又撈了面,招呼項凝吃飯。

項凝看著許庭生圍著圍裙的樣子想笑,但是想想他剛剛的話,沒敢放肆,等到上了桌,吃下第一口面,第一口菜,……

項凝驚詫的盯著許庭生。

內心得意的許庭生假作平靜,他的廚藝不錯,加上特別了解項凝的口味,想想要征服小丫頭的心或許難一些,但要征服她的胃,手到擒來。

「唔……你現在是大叔還是老師?」項凝吃著東西問道。

許庭生笑了笑:「現在不是上課時間,可以當一下大叔。」

「嗯嗯」,項凝連連點頭,「太好吃了,大叔,好想以後都可以吃你做的飯。」

這話不如「我想一生吃你做的飯」什麼的那般有衝擊力,許庭生也沒法突兀的回答「我會為你做一輩子飯」這種能令人毛骨悚然的話。

「你期中考試考好了,我再找機會給你做。」許庭生說。

「唉」,小項凝嘆了口氣,有些不滿的說,「還是老師。」

要在老師和大叔之間找一個平衡點,確實很難,許庭生沒再說話,默默吃完飯,收拾桌子,洗碗。等到一切妥當,差不多也到了上課時間。

項爸項媽回到家是在7點半左右,聽到書房裡許庭生的聲音,略微有些意外和緊張,但是聽了一會,裡頭這對師生,老師講得仔細,偶爾還挺嚴厲,學生也聽得認真。

項爸項媽放下了心,想起來兩人可能還沒吃晚飯,項爸剛想推門問一下,被項媽拉住了。

「你看」,項媽打開冰箱門,指著說,「這孩子會做飯。原來聽小凝說他提起過在家要照顧妹妹什麼的,我還沒那麼相信,現在全信了,你看這收拾的,整整齊齊,乾乾淨淨,一看就是會做而且經常做的。」

項爸點點頭:「看來還真是個好孩子,這年頭男孩子會做這些,懂得照顧家裡的可不多。而且剛上大學就知道自力更生,不容易。」

「就是,還不止呢」,項媽說,「你過來,我跟你說。原先我聽小凝說了,……」

許庭生先前為了博同情跟項凝描述過的自己的艱苦生活,項凝告訴過項媽,現在,項媽又告訴了項爸。

項爸這個年紀,也算是苦過來的一代,尤其看重男孩子身上的這些品質,踏實努力,還有對自己對家人的責任感和擔當。

聽完項媽描述的許庭生的生活,項爸對許庭生印象大好,想了想,對項媽說:「要不,咱們給孩子加點工資?這孩子過得太苦了,還得照顧家裡。」

「我看行,下回你找個機會跟他商量下,雖然給不了太多,多少也盡點心力。」項媽贊同道。

許庭生還不知道,自己歪打正著在項爸項媽這裡攢了這麼多印象分,依舊認認真真的講著課。

……

方橙親自挑選的酒店包廂里,除了互誠這邊的5個人,還有兩家銀行的7位大小領導和陪同人員。

飯局最初,若不是賣方橙面子,想必這些人見了對方滿桌的半大孩子,肯定會不屑的轉身就走,但是談著談著,他們心裡那種面對一群孩子的感覺不知不覺就消失了。

對方要周到有周到,要門道有門道,分寸拿捏也是剛剛好,還真沒法小看了。

面子給的是方橙,或者說方橙背後的那個圈子和方家,但是動不起方橙,這些人的「慣性」還是在的,除了他們自己帶來的兩個女的,勸酒的目光大多集中在了陸芷欣身上。

陸芷欣很好的掌握著主動權,沒多喝,也沒不喝,既沒得罪人也沒失了分寸,令所有人刮目相看。

「如果從事業角度考慮,庭生可能真該跟這個陸芷欣在一起。」喝得半醉的譚耀在上廁所的時候對黃亞明說。

黃亞明肯定是傾向apple的,但是此刻譚耀這麼說,他思索過後也點了點頭,表示認可。

然而,感情這種事,其實並不適合用應不應該去衡量,若是連情愛都拿這個做標準,把條件需求列出來,高低合襯,那人也就不配稱作感情動物了。

飯局進行到尾聲,銀行那邊倒了兩個,互誠這邊也倒了老歪和黃亞明。對了,老歪其實開場就倒了,黃亞明作為許庭生的兄弟,死撐著帶倒了兩個。

貸款額度按許庭生之前說的方式,分兩筆,談到了120萬。方橙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