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二十五章 傳說中的同居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2-24 19:38  |  字數:3968字

?第一百二十五章傳說中的同居

家裡有女人,但又尚未進入老夫老妻階段,或許叫做「初相守」,是很美好的一個階段。彼此朝夕相處,卻都還努力展現自己好的一面,都還每天想著給對方幸福甜蜜。

許庭生前世談過幾次戀愛,但若真要說家裡有個她的日子,其實很短暫。

那是許庭生在西湖市和朋友創業的時候,正讀大四的項凝過來住過三天。為了這三天,許庭生仔細的收拾打掃了房間,堅持了半個月不在屋子裡抽煙,另外,還練習了幾道項凝愛吃的菜,能把魚湯炖到又濃又白,會做手擀麵。

項凝來了,許庭生迫不及待的準備展示自己的廚藝,而項凝,把許庭生需要洗不需要洗的衣服、被單,統統洗了一遍。

「表現好一點,你才會娶我。」項凝說。

「表現好一點,你才肯嫁我。」許庭生說。

那是最美好的三天時光,一如早起晚睡時候的親吻,夜裡安心的睡眠,還有清晨慵懶的醒來,陽光和她,都在枕邊。

項凝準備了情侶款的睡衣,卻總喜歡套著許庭生的大T恤,在房間里跑來跑去。許庭生坐在沙發上,看著她像只蝴蝶,在透窗而入的陽光里飛舞,笑容燦爛。

他曾經那麼期待一個有她的家。

他們在清晨一起繞西湖散步,那裡的松鼠會毫不膽怯的從你手上取食,他們把下午時光泡在小河直街的咖啡館裡,端著撒了鹽巴的雞尾酒說,慶祝我們在一起,一遍遍的慶祝。

然後,手牽手邁著微微踉蹌的步伐遊走長街小巷,直至整個城市被燈火籠罩。

回到家,從不看球的項凝會鑽在許庭生懷裡陪他一起看凌晨的球賽,然後全程都在說:「哇,那個教練大叔好帥。」

「他叫穆里尼奧,何塞.穆里尼奧。一個桀驁不馴,總是說著上帝第一我第二,卻願意在凌晨時分穿著拖鞋上街為妻子買一包煙的男人。」

「大叔,你以後老了也要老成這種樣子。」

那天,他們給未來的孩子取好了小名、英文名:jo色.何塞。

……

敲門聲打斷了許庭生的思緒,陸芷欣晾好衣服,在門外說:「許庭生,你睡了嗎?」

「還沒。」許庭生放下滑鼠,起身開門。

陸芷欣說:「如果你不累的話,關於互誠,有幾件事我想跟你說一下。」

「好的。」

許庭生走到客廳的沙發上坐下,面前的茶几上有一瓶紅酒,兩個杯子,其中一個被子里已經倒了酒,另一個空著。

「我會失眠,所以習慣睡覺前喝一點」,陸芷欣說,「你呢?喝一點嗎?……可能談話氛圍會好一點。」

一個人如果在20歲左右就開始失眠,其實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陸芷欣也許並沒有她表面看起來那麼強大。許庭生點了點頭,陸芷欣給他也倒了一杯酒。

「你看到互誠最近的數據了嗎?」陸芷欣說。

許庭生點了點頭,互誠現在的註冊家長人數已經近萬,而岩州市的人口,是兩百多萬,增長速度依然很快。

與之相對,註冊大學生家教的人數堪堪達到一千,供不應求的局面正式形成。

「第一杯,慶祝一下。」陸芷欣說。

「謝謝,辛苦你了。」許庭生說。

酒確實可以緩解尷尬,調節氛圍,第一杯酒下肚,對話開始變得流暢。陸芷欣的第一個提案,是平台收費,從收費標準到風險評估,她給出了很詳細的分析數據。

當然,最具說服力的不是這些分析,是陸芷欣的最後一句話:「互誠缺錢。」

許庭生一直苦惱的一個問題,重生之後自己似乎一直無法擺脫的一個局面,他缺錢,明明就在不斷設法賺錢,卻因此而更缺錢。

「有別的解決方案嗎?我覺得時機還不成熟。」許庭生說。

「有,方案就是讓互誠擁有自己的培訓學校。」陸芷欣彷彿早知許庭生會這麼說,已經做好了預案,直接的說:「我們收購新理念。」

在陸芷欣和許庭生之間,新理念是一個相對敏感的話題,陸芷欣說完,抬頭看著許庭生,見他臉色有些微變。

「我想我最大的錯誤,就是沒在你面前把自己表演成一個無知無害的小女孩。」陸芷欣帶著幾分苦笑說,「許庭生,你知道如果你的人生無法成功,會是什麼造成的嗎?」

沒等許庭生回答,陸芷欣接著說:「你的性格。」

過年的時候,葉瑩靜給許庭生指了一條路,而現在,陸芷欣雖然言簡意賅,但是明確的指出了另一條路。這也是許庭生自己內心的拉扯。

「給我講講新理念這件事。我想你會提出來,應該已經有很大的把握。」許庭生說。

「新理念辦不下去了。」

陸芷欣詳細說明了新理念目前的情況,寒假裡互誠能為新理念提供的生源相對有限,而對方此時就已經無米下鍋了,連老師的工資都發不出。

這也就是說,哪怕開學之後的這段時間,互誠能為新理念引流一定量的生源,對方也沒有能力接下。

「其中兩個投資人已經放棄,唐校長在苦苦支撐。」陸芷欣最後說。

陸芷欣沒有在招生上動手腳,這讓許庭生安心,他說:「你們談過了?」

陸芷欣點頭:「嗯,50萬以內,可以拿下。」

「那就拿下來。」

「……,你還有錢?」

陸芷欣沒被許庭生的乾脆嚇到,她看到的是互誠賬面的資金,而且,她早就通過方橙知道許庭生家裡年前發生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