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二十三章 蘇醒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2-24 19:38  |  字數:3299字

?第一百二十三章蘇醒

來接apple的車上下來兩個人,一個看著像是助理的胖乎乎的女孩從apple手裡把包接過去,看見不遠處的許庭生,靦腆的點頭笑了笑。

另一個是個打扮時尚的中年男人,戴著豹紋框的眼鏡,穿風衣和男式長筒靴。他也看到了許庭生……

「男的,普通人,車也一般。」中年男人皺了皺眉頭,露出幾分不快,語氣陰沉的對apple說了聲「抓緊時間」,先一步鑽進車內。

apple有些沉默的轉身招了招手,低頭上車。

「她不快樂。」

許庭生有種不好的預感,也有點後悔,當初在apple談經紀公司,自己參與的太少了,她一個沒什麼社會經驗的小女孩,就算有幾分膽子,又怎麼跟那些圈子裡打滾幾十年的老狐狸斗。

……

apple走後的第三天,方雲瑤醒了。沒有電視劇里的千呼萬喚,感人肺腑,她在黑暗裡孤獨的掙扎,她贏了。

方雲瑤在凌晨四點左右睜開眼睛,非當事人很難了解,如果當時四顧無人,她會不會害怕,會不會驚慌,會不會無助,但是付誠在。

她說不出話,張了張嘴,付誠也說不出話。

這幾天下來,包括付誠、方媽媽、宋妮,他們自己的身體都已經垮了,先後接受了輸液治療。只有許庭生和黃亞明還算堅挺,時不時的多輪一個班。

兩個人坐在門外的草坪旁邊抽煙,付誠衝出來說:「醒了。醒了。」

黃亞明和許庭生對視一眼:「傻逼,醒了你找我們幹嘛?找醫生啊。」

付誠飛奔去找醫生,許庭生和黃亞明竟然都沒有欣喜若狂,兩人又點了一根煙,然後,拍拍彼此肩頭,然後,兩個人背過身,各自悄悄揉了揉酸澀的眼眶。

整件事,整個過程,宋妮還是個小女孩,方媽媽和付誠都沒了魂,只有許庭生和黃亞明,他們倆是最堅強樂觀的兩個,他們平靜的處理一切事情,從麗北的那些事,到醫院裡的一切。

從始至終,他們沒顧上多愁善感,沒顧上掉一滴眼淚,直到此刻,方雲瑤終於醒來。

「草,活這麼大就沒這麼累過。」黃亞明說。當人扛著巨大的壓力,卻還要保持平靜的努力,其實是最難最累的。

許庭生伸了個懶腰,長呼一口氣,倒在身後的草坪上。

黃亞明一把將他拽起來,說:「走吧,去看看方老師。」

其實,方雲瑤醒來的頭一天,除了那些醫生和專家,誰都沒能走進病房,他們只是隔著病房外的大玻璃看著她,也被她看見。

方雲瑤臉色蒼白,連嘴唇都沒有絲毫血色,但是她努力對每個人都笑了笑。

這一天,付誠都在病房外待著,許庭生和黃亞明卻終於被這段時間身體和心靈的雙重勞累擊倒,撐了最久的兩個,倒下來也最乾脆……看過方雲瑤之後直接進了輸液室。

「護士姐姐,可以抽煙嗎?反正現在這裡就我們兩個。」黃亞明說。

「不可以,這是醫院。」俏麗的小護士瞪著圓眼說。

「護士姐姐,我想上廁所,你能幫我拿一下吊瓶嗎?」黃亞明說。

「……」,小護士詫異的看了看這個小流氓,「你自己用另一隻手拿。」

「我另一隻手得掏東西啊,要不我拿吊瓶,你幫我掏?」黃亞明一臉認真討論問題的神情,就像是在說,麻煩你幫我倒杯水。

許庭生饒有興趣的在一旁看著。

小護士走過來,看了看黃亞明手上的針頭,一樣認真的說:「扎得不好,有點回血了。我重新給你扎。」

沒一會,輸液室里響起來黃亞明不斷的慘叫聲,求饒聲……還有許庭生的笑聲,小護士的道歉聲,她一邊道歉,一邊一次次的扎錯。

直到黃亞明的手背上留下好幾個針孔,在休息室聽到聲音的護士長跑過來,焦急的問道:「怎麼回事?」

一時衝動的小護士有些慌亂。

「沒事,就我自己想試試看這個容不容易,自己試著扎了幾下……沒想到,還真難。」黃亞明說。

「你……有病吧?出了事故你自己負責?」

黃亞明嬉皮笑臉的道歉,護士長怒氣沖沖的走了。小護士看了看門口,又看了看依舊一臉沒所謂的黃亞明,委屈又感動的說:「你怎麼不告我狀?」

「因為我喜歡你。」黃亞明突然用深沉的口氣說。

「你……還亂說,你不怕扎是吧?」小護士有些緊張,也有些羞怯,小小的威脅基本可以忽略了。

「沒亂說,三天前我陪朋友來輸液,第一眼看到你,我就喜歡你了。」黃亞明繼續用深沉感慨的口氣說,「我不知道怎麼告訴你,怎麼跟你說上話……就胡說八道了。」

「不信,沒你這樣的。」

「對啊,沒我這樣的……所以我特別笨。我就想著,胡說八道完了,沒準你就記住我了。沒準你生氣罵我幾句,我們就算說上話了,還有……你剛剛多扎我那幾下,我跟自己說……那是牽手。」

「你?」

「我喜歡你。我叫黃亞明,可以認識你嗎?」

「……」

掛完兩瓶水,從輸液室里出來,許庭生問黃亞明:「你三天前真看到她了?看上了?」

黃亞明搖搖頭:「三天前我哪有心情看妹子。」

「草,畜生。」

……

方雲瑤醒來兩天之後,家屬和朋友才被允許進入病房探望。她的臉色依然很差,不能移動,不能坐起來,連說話都十分艱難。

方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