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一百一十九章 付誠跪地的身影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那些流言。 如果可以重來一次,我一定不會再開口把那些話說出來,不會再打擾她。如果可以重新選擇,我一定會選擇在默默三年之後,再默默離開。」 說到這裡,付誠沉默,然後倏然跪倒,膝蓋直直的砸...

?第一百一十九章付誠跪地的身影

張俊明傷還沒好徹底,就被迫離開醫院,進了拘留所。

許庭生這邊,也始終沒有接到期待中的電話。他此時坐在樓副校長的辦公室里,等待著,很快,上午第二節課就要下課。

接下來,是課間操時間。

許庭生曾經在課間操時間登上過一次麗北中學的司令台,作為反面典型被批判教育。很快,他要站上去第二次。

下課鈴聲響起,三個年級段的學生,還有老師,在操場上整齊列隊。

升旗儀式完畢,上周值周的校領導並沒有如期出現在司令台上,走上來的是另一個人,現場絕大部分的人都認識這個人,哪怕不認識的,也多少聽說過,……

他叫許庭生。他是麗北中學的一段傳奇。

「我叫許庭生,是你們的學長,今天我來,是來求你們一件事。」許庭生向台下鞠躬說。

所有人都知道他說的是什麼事,很多天前,他就在學校各處布告欄貼上了布告,留下了自己的手機號。很多人願意幫他,但是他們幫不上。

於是人群里開始不斷有人喊著:

「誰看到了,站出來啊1

「怕什麼啊,可以有點正義感嗎?」

「……」

許庭生等了一會兒,繼續說:

「你們或許都知道,我要說的是什麼事。我也知道,你們中肯定有人目擊了那一幕。

出事的是方老師,是我曾經三年的歷史老師,也許,她沒有直接教你們中的大部分人,但是,她也是你們的老師啊!

她是怎麼樣的一個人,我想作為她的學生們,我們都應該很清楚,不管流言怎麼中傷她,我們都知道她的單純、善良和努力。

她現在還躺在醫院的病床上,昏迷不醒,也許你們可以想象一下,我們的方老師,她此時正在無盡的黑暗裡痛苦的掙扎。

而那個傷害她的人,因為缺乏證據,依然逍遙法外。」

司令台下開始響起更巨大的議論聲,尤其方雲瑤有任課的幾個班的學生,很多都哭成了淚人,包括許庭生的妹妹,許秋奕。

許秋奕認識方雲瑤是在入學之前,那天方雲瑤在許家喝醉了,就是和許秋奕一起睡的。之後,方雲瑤成為了許秋奕的老師,兩個人相處日久,感情深厚。

她和身邊的同學哭成一團。

然而,那個人依然沒有站出來。

「幫幫我們,幫幫方老師。」許庭生說,「我不知道你是什麼原因不肯站出來,也許我們很多人都習慣了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習慣了冷漠,明哲保身。我理解。」

許庭生經歷過那個老人倒地沒人敢扶的時代,知道這個社會正在缺失一些東西,比如見義勇為,比如道義。

帶著無奈,許庭生繼續說:

「也可能,你是個習慣了安安靜靜沉默努力的人,事關人命的案件太大,讓你恐懼了,害怕了,不敢牽涉其中。我也能理解。

我給你一個保證好不好?我保證,你的信息不會被暴露,你不會受到任何傷害。也忻我憑什麼這麼說,相信我,我真的可以。我是許家許庭生。

幫我,你可以在今天過後,私底下打我電話……從此你是許庭生的朋友,許家的朋友。」

在麗北,許庭生有資格這麼說話。他平常不習慣這樣張揚,但是現在,為了讓那個人安心的站出來,他不得不這麼說話,不得不張揚。

許庭生不知道應該怎麼繼續說下去,他擅長演講,表達,但在這件事情上,他能說的其實不多。

另一個身影朝司令台上走來。

是付誠,在拘留所里呆了那麼多天,此時的他蓬頭垢面,精神萎靡。

「張俊明不敢繼續咬我,我爸暫時把我保出來了。不過還要留下配合調查。」付誠走到許庭生身邊,繼續說:「話筒給我吧,我來說。」

付誠拿起話筒,司令台下的很多人都認出來他。

這次,交頭接耳的議論聲要小了很多,但是意見卻要複雜的多,因為確切來說,許庭生和方雲瑤事件的關係,其實遠沒有付誠大。

最近的麗北中學,甚至整個麗北,都在流傳的一個傳言,就是關於付誠和方雲瑤的。

傳言中,付誠和方雲瑤的關係被描述的十分不堪,不倫的師生戀,方雲瑤攀附權貴跟自己的學生發生關係,背棄男友,付誠夜宿教工宿舍,仗著父親是工商局領導毆打張俊明,……

流言是那麼的可怕,很多人已經難分真假。此刻,流言的男主角站在了司令台上。

付誠拿起話筒,說了第一句話:「我是付誠,三年前,我來麗北中學讀高一,從那時候起,我愛上了自己的老師,她叫方雲瑤。」

令所有人驚訝的,付誠就這麼坦然的承認了自己對方雲瑤的感情,沒有半分遮掩。

司令台下發出巨大的聲響,各種聲音交雜,有驚呼聲,甚至有起鬨的聲音,……從來沒有過這種事,一個學生站在司令台上,說他愛上了自己的老師。

幾位政教處的領導臉色有些難看,想上前制止付誠說下去,但是被樓副校長橫跨一步攔住了。「讓他說下去。」樓副校長說。

付誠繼續說:「她是老師,我是學生,我知道這樣的感情不切實際。

所以,三年,我只是安安靜靜的聽她講課,除了被她提問,或者路上遇見了問好,我甚至沒有跟她多說一句話。

直到畢業那天晚上,我喝醉了,說出了藏在心裡三年那句話,她把那當作一個不懂事的孩子說的醉話。

再後來,是那場球賽,現場可能有一些同學和老師看過,那天……」

付誠說到了那場球賽,於是很多人想起了那一天,那天,司令台上的這個人進了一個球,那天,付誠在看台底下瘋狂的嘶吼、表白,感動了很多人,但是沒有人知道,他表白的對象到底是誰。

那是付誠最後留給麗北中學的一個懸案。

現在謎底揭開,這個男孩愛上的人,是自己的老師。恰是因此,他不敢也不能直接說出來,他只能對著一整塊看台嘶吼著表白。

於是有人想起來,當時方雲瑤確實就坐在那一角看台上。只是當時,無數關於女主角的猜測里都沒有她,誰都沒敢往她身上去想。

現在,付誠主動承認了。

那麼流言呢?流言是真的嗎?這是很多人的疑問。

「我知道現在關於我和方老師,有很多流言。」付誠繼續說,「我說給你們聽,……」

付誠把從畢業那天晚上開始的事情,一樁樁,一件件,細細說來。

說到偷拍張俊明的時候,付誠把當時拍到的張俊明毆打自己母親的照片拿出來,撒到台下。

「我當時那麼做,真的只是希望方老師能嫁一個好人。而這個人,你們看到了,我怎麼袖手旁觀,看她跳入火坑?」

付誠說到教工宿舍樓下他和張俊明動手的那一次,還說到了他在教工宿舍樓走廊上呆過的那一夜。

「這就是傳言說的毆打和夜宿教工宿舍,那時候,我只是想保護方老師。」

他繼續說著,連方雲瑤最後給他的那句話:「你大四畢業再來跟我說。」他都沒有隱瞞。

現場有些沉默。

「我得到了一個關於時間的約定,也許未來,我會有一個真正的表白的機會。這就是我們之間的全部,對於曾經的我,這已經足以讓我感覺無比幸運和幸福。

但是現在,她躺在醫院病床上……我後悔了,我知錯了,我不應該愛上她。

不是,我沒辦法不愛上她。只是我不應該說出來,不該去打擾她的生活。因為她是老師,我是學生,所以這本就是註定不被認可的,我給她帶來的只有傷害。

就像你們聽到的那些流言。

如果可以重來一次,我一定不會再開口把那些話說出來,不會再打擾她。如果可以重新選擇,我一定會選擇在默默三年之後,再默默離開。」

說到這裡,付誠沉默,然後倏然跪倒,膝蓋直直的砸在地面上。

「現在,求你,幫我。」

付誠跪在那裡,不再說話。台下議論紛紛,他跪在那裡,上課鈴響,他跪在那裡,……

除非孝,或臣,或感恩……跪,代表一個男人的屈服,是軟弱,是無能,……但是付誠跪地的身影,是一個男人巋然不動的擔當。

是的,這一刻,選擇跪倒在地的他,不再是男孩,是男人。

也許十分鐘,也許更久。

「草,去你-媽-的,真受不了你們……是我們幾個看到的,走吧,老子去給你們做證。」

***

牙疼了兩天一夜,全部一起疼,醫生說是上火引起的……吃不了飯。更新晚了,抱歉。

!--作者有話說editorbyJack2014-09-19--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236.html!--二維碼廣告Startqrcode{width: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ccpadding::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Yaheipadding-left:1-style:squaremargin-bottom:op:14px}

關注微信公眾號「17K小說」,《重生之等你長大》最新章節隨時隨地輕鬆閱讀!連續簽到即可獲得免費閱讀特權;更多精彩活動敬請關注!!--二維碼廣告End--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