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一十八章 目擊證人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2-24 19:38  |  字數:3360字

?第一百一十八章目擊證人

付誠說:「你們先走吧,我先抽根煙再幫他報警。」

許庭生和黃亞明用不信任的眼神看著他,搖了搖頭,生怕自己走後他會做出什麼極端的事情來。付誠迎著四道目光,誠摯的說:「相信我。」

許庭生點了點頭,走到張俊明身邊,蹲下,等到張俊明睜開眼皮,他才說:「你看,我們還是沒冷靜下來。沒辦法,你是我人生到現在為止,見識過的最噁心的一個人。」

也許因為知道眼前三個人已經準備罷手了,剛剛一度產生過死亡恐懼的張俊明逞強的笑了笑,笑容里依然有不屑,還有挑釁。

許庭生和黃亞明走後,他就用這樣的目光和坐在路邊的付誠對視。

「有本事你弄死我?敢嗎?」張俊明低聲挑釁。

付誠不理他,慢慢的,一口一口的抽完手上的煙,調勻呼吸,滅煙,然後站起來,慢條斯理的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小瓶子,一邊擰開,一邊緩緩走向張俊明。

張俊明的眼睛倏然間瞪到最大,帶著巨大的恐懼和驚惶的低呻,掙扎著想爬起來逃走,他沒能爬起來,於是手足並用往前爬。

付誠一步一步不緊不慢,把張俊明堵在牆角。

「知道這是什麼嗎?」付誠舉起手裡的瓶子,沉聲說。

張俊明當然知道付誠手上的是什麼,就在不久前,他自己手裡就拿過同樣的東西,殘忍的潑向方雲瑤。那是硫酸,那一次,方雲瑤幸運的躲過了,但是此時的張俊明,避無可避。

「不要,不要,我求你,求你。」張俊明支撐著,不斷將頭磕向地面。

一個能夠那麼冷血、殘酷的對待別人的人,當自己面對一樣的傷害威脅,連起碼的一絲勇氣和頑強都沒有,不斷的磕頭求饒。

「求你,不要,饒……饒了我。」張俊明滿臉鼻涕眼淚,不斷求饒。

付誠幾天來第一次露出笑容,是那種不屑和無奈的笑,他說:「庭生說的對,你真的是我們見過的最噁心的一個人,而方老師,是我見過的最美好的人……所以,你應該死。」

付誠把瓶子舉到張俊明頭頂,作勢要傾倒下去。

「不要。呃啊……呃……呃……啊啊。」張俊明不斷發出短促的驚恐無措的尖叫,整個身體不斷的顫抖、掙扎,面容扭曲。

付誠突然聞到一陣惡臭,往張俊明身上一看,他……大小便失禁了。

手機震動,付誠掏出來看了一眼,上面是許庭生髮來的一條簡訊:

「方老師一定會醒過來。過幾天我們一起去看她,她肯定想你了。記住,你以後還要照顧她。」

……

付誠報了警。

警車趕到的時候,他把煙滅了,老老實實的站起來,在一旁候著。張俊明依然在地上掙扎著,渾身是血,抽搐顫抖的樣子,連警.察看了都有點發寒。

「他怎麼回事?」

「被人打了。」

「你幫忙報的警?」

「是。」

「看到是誰打的沒?」

「我打的。」

張俊明上了救護車,付誠上了警車。半個小時不到,付爸付啟智接到電話,知道了付誠的事。他第一時間趕去了醫院,但是在張俊明病房門外,他停住了。

病房內,張俊明咆哮著:「我一定不會放過他,我要毀了他。」

付啟智把敲門的手收回來。

工商局老局長即將退休,幾位副局級幹部相互之間斗得正凶,而張俊明,並不是付啟智這一系的人,對方一定會趁此機會大做文章。

從醫院出來,付啟智打了幾個電話,然後去了拘留所。

付啟智和付誠,父子倆在拘留所里見了面,吵了架,因為付誠很坦然的說出了他對方雲瑤的感情。

付爸怒氣沖沖的走了。

但是付誠是他唯一的兒子,付媽在家哭的死去活來,再加上權力鬥爭的形勢,……

付啟智知道,自己可能沒有退路了,一向習慣了掩藏鋒芒,韜光養晦的付啟智或將第一次鋒芒畢露。

……

兩天,三天,時間不斷流逝。

有了許家和付家的聯手施壓,警方的動作開始全然不同於之前的風平浪靜。幾位領導一致拍板,雷霆行動,全力偵破。

張俊明依然呆在醫院裡,他身上的傷還沒有恢復,其實哪怕恢復了,他也會繼續賴在病床上,因為他已經感覺到了形勢的不同。

病房門外出現了警員。

如果他離開醫院,等待他的就是拘留所。

之前還在幫他奔走的同學、親戚,突然就全部消失,而預想中自己跟隨的那位副局長,按常理應該肯定會趁此機會全力向付啟智出手的那位,全無動作。

張俊明知道,自己被放棄了。

他想不通為什麼,尤其無法理解自己跟隨的那位副局長為什麼捨得放棄這個拖付啟智下水的機會,直到他打聽到另一件事。

那天第一個向他動手的那個小子,姓許。向他出手的,除了付啟智,還有不久前剛剛搬倒了黃家,震撼了整個麗北的許家。

未知總是讓人恐懼,現在的麗北,沒有人知道許家明確的底細。

只有無數傳言,比如一袋又一袋,取之不盡的錢,比如許家當家人出事之後,那些來自市裡,甚至來自省委大院的電話。

還有,那個被傳得神乎其神,有人說他天才橫溢,力挽狂瀾,有人說他心狠手辣,城府極深的,許家二十歲的許庭生。

張俊明只能把希望放在自己的母親身上,她是那種傳統的質樸甚至有些懦弱的母親,對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