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一百一十七章 我進去呆兩天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方雲瑤的關係,如果那樣,付啟智只會更明確的置身事外,同時約束付誠。 付誠的計劃,是把自己牽扯進這件事,除非最後證明張俊明是罪犯,否則他就是故意傷害罪。 他賭上自己,用自己的命運去「綁架...

?第一百一十七章我進去呆兩天

當晚,三更半夜的,三人各自回了家。

許庭生回家之後,連夜跟許爸說明了自己突然回來麗北的原因。

許爸之前見過方雲瑤兩次,一次是許庭生高考成績公布后簡單的慶功宴,另一次,是在許家度過危機之後,曾專門請方雲瑤,樓副校長,老周等人吃過一次飯。

許家是欠著方雲瑤情的,許家年前出事的時候,方雲瑤也是雪中送炭的人之一。

許爸會全力出手,向案件相關各方施壓。

付誠那邊要更為難一些,有些話他一旦直言,反效果可能更大,而若僅以師生關係來論,付爸這種官場里的老油子顯然並不願意趟這趟渾水。

第二天一早,三人沒有堵著張俊明,之後去了一趟麗北中學。

此時的麗北中學校園內已經是流言四起,諸多傳言中,除去對方雲瑤出事的各種揣測,還有一個是關於方雲瑤和付誠的,兩人之間的關係被傳得十分不堪。

而在這個傳言中,張俊明成了受害者,成了一個被方雲瑤和付誠這對「無恥」師生傷害的可憐男人。

這個傳言恰好印證了張俊明母親投案自首時的陳述,她因為心疼自己可憐的兒子,才激憤出手,刺傷方雲瑤。

流言顯然是有人故意放出來並刻意推動的,付誠走在學校里,一路上不斷有記得他,認出他的師生在背地裡議論紛紛。

「我還是害了方老師。」

付誠情緒崩潰,他想對每一個人解釋,但是,這樣顯然不會有效果。許庭生和黃亞明勸了很久,這一趟麗北中學之行沒有任何收穫,兩人架著付誠離開了麗北中學。

三人在傍晚時候跟上了張俊明。

張俊明依然是那副斯文儒雅的樣子,只是在遇到人的時候,恰如其分的表現出幾分落魄和憂慮,令人同情。

許庭生前世看過不少男人傷害甚至殺害分手戀人的新聞報道,在他的理解里,那種人或許應該本就是行為怪異,情緒躁鬱的。

然而他在張俊明身上看不出半分這樣的狀態,如果只看表面,誰都沒辦法想到,這是如此可怕的一個人。

準確的說,方雲瑤當時其實還沒成為他的女朋友,而他卻給出了如此激烈、狠毒的反應,事後,他又親手將母親推向監獄,為自己頂罪。

如果這還不算可怕,最可怕是他事後的冷靜沉著,譬如他日常的「表演」,譬如他蓄意製造和傳播的謠言。

前世,方雲瑤不堪家暴帶著孩子遠走後,麗北的社會輿論其實幾乎一面倒的傾向張俊明,方雲瑤被他用謠言塑造成了一個貪慕虛榮的女人的形象。

如許庭生這樣知道真相的人,少之又少。

這就是張俊明。

跟到偏僻處,在三人出現在張俊明面前之前,抱著幾分僥倖,許庭生交代大家一起打開手機錄音。

張俊明被堵在衚衕死角,他認識付誠和黃亞明,自然也知道面前這三個人是為什麼來的。

付誠忍不住要衝過去,被黃亞明抱住了。

「我知道你們是為什麼來的……可是,你們真的誤會了。我很愛雲瑤,我比任何人都更愛她,哪怕她和你……哪怕她再怎麼傷害我,我也決不會傷害她。

我不知道我媽媽會這麼做。我真的不知道,如果知道事情最後會變成這樣,我一定不會把雲瑤和你的事告訴她。

現在我比你們任何人都痛苦,我同時失去了兩個最愛的人。」

張俊明說話的語氣誠摯、沉痛,而這些話,也沒有半分破綻,十分符合他現在「表演」的受害者形象。

只有在現場的許庭生等三人能夠看到,他說這些話的時候,是滿臉挑釁、不屑的笑容。

他根本沒有打算在付誠面前掩飾自己的罪行。

他用臉上的笑容很坦然的承認了,事情就是他乾的,同時在挑釁付誠。但是,他在言語上沒露半分破綻。

說完,張俊明帶著戲謔的笑容,用口型說:「對我的表演還滿意嗎?……把手機錄音關了吧。」

許庭生把手機掏出來,關了錄音。張俊明顯然一點都不傻,他很謹慎。

付誠再一次怒不可遏要衝過去,黃亞明拼盡全力才抱住他。

「對,冷靜。一定要冷靜。」張俊明帶著戲謔笑容說道。

「我知道。」許庭生朝著張俊明走過去,邊走邊說,「我知道現在動你對我們沒有任何好處。只會讓事情更麻煩。」

張俊明笑著點頭,挑釁的朝許庭生舉起大拇指。

許庭生走到他身邊,一聲不吭,直接一腳踹向張俊明襠部。

「嗷。」

毫無準備和警惕,張俊明結結實實的挨了一腳,慘哼一聲,躬身彎腰,抬頭詫異的看著許庭生。

他無法理解,剛剛還在約束付誠,勸付誠冷靜,還在說「我知道現在動你對我們沒有任何好處,只會讓事情更麻煩」的許庭生,為什麼會突然動手,而且一出手就如此狠毒。

「沒別的,就是沒忍妝,迎著張俊明詫異的目光,許庭生冷笑說,「麻不麻煩的以後再說,你先容我們把氣出了吧。」

張俊明依然躬著身子,低頭想跑,許庭生抓住他的頭髮,趁勢提膝直接一膝蓋撞在他臉上。

張俊明眼鏡破碎,鼻樑骨裂,帶著滿臉的血漿仰面倒下。

許庭生轉身說:「我怕他帶著刀,先偷襲一下……現在,你們來吧。」

黃亞明放開了付誠。

許庭生沒有再動手,黃亞明踹了幾腳之後也停住了,因為不需要他們了,付誠整個人如同瘋了一般,如果放任他,張俊明絕對會死在當常

付誠會把他撕了。

「你幫忙看著點,別讓付誠弄出人命來。」

許庭生對黃亞明交代了一聲,自己走到一旁,點了根煙默默抽著。今天這一頓,是「利息」,把方雲瑤受到的傷害先討一點回來,而這份「利息」,自然是讓付誠來收最好。

當然,這並不是衝動莽撞。

昨晚,當許庭生說了要用許家和付家的力量去解決這件事,付誠的回答是「那我就更得想辦法先找一次張俊明了。」

所以,這一頓打,本是計劃好的部分。

許家的力量不小,但是畢竟是官場之外的力量,是間接的,需要借力,而付誠爸爸不同,他在麗北官場浸淫多年,手裡的關係是官員之間抱團的直接利益關係。

如果他全力出手,會比許家更直接、更有力。

付誠沒有辦法說服他的父親,老油子付啟智,也不能告訴他們自己和方雲瑤的關係,如果那樣,付啟智只會更明確的置身事外,同時約束付誠。

付誠的計劃,是把自己牽扯進這件事,除非最後證明張俊明是罪犯,否則他就是故意傷害罪。

他賭上自己,用自己的命運去「綁架」付爸付啟智,讓他不得不全力出手。

也許他不這麼做,許庭生最後也有可能解決這件事,但是這件事不一樣,這件事關係方雲瑤,而且付誠自認為其中多少有自己原因,如果不讓他做些什麼,付出些什麼,他會內疚終身。

所以,付誠今天毆打張俊明,至少要打到司法鑒定輕傷的程度。

這要求多棒。

等到付誠被黃亞明拉開,打完收工,張俊明已經是滿身滿臉的血,不能動彈。

「我進去呆兩天,外面的事交給你們了。還有,雲瑤那邊有什麼消息,一定要告訴我。」

付誠坐在路邊,點了一根煙,深吸一口說:「你們先走吧,我先抽根煙再幫他報警。」

***

牙疼一整天,今天兩更結束,躺著去了。

!--作者有話說editorbyJack2014-09-19--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236.html!--二維碼廣告Startqrcode{width: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ccpadding::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Yaheipadding-left:1-style:squaremargin-bottom:op:14px}

關注微信公眾號「17K小說」,《重生之等你長大》最新章節隨時隨地輕鬆閱讀!連續簽到即可獲得免費閱讀特權;更多精彩活動敬請關注!!--二維碼廣告End--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