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一十四章 情人節的劫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2-24 19:38  |  字數:3692字

?第一百一十四章情人節的劫

項凝的外婆春節里偷偷給她買了一個手機,這事連項爸項媽都不知道。但是,許庭生知道。

因為此刻,項凝正在他面前拿著手機和同學發簡訊。

也許因為彼此親近了,項凝信任許庭生,也開始在許庭生面前放任著小性子,此時許庭生已經提醒了幾遍繼續上課,她還是沒放下手裡的手機。

「大叔,你不會告訴我爸媽的哦?」項凝說。

「放心,不會。那我們先繼續上課?」許庭生說。

「我再玩一會。」

「你在和誰聊呢?」

「同學呀。」

「男的女的?」

「男的呀。」

於是許庭生在項家的第一頓晚飯,吃到最後的時候,許庭生對項爸項媽說:「叔叔,阿姨,剛剛項凝一直在玩手機。」

他說話的語氣是平靜溫和的,說完之後整個人也是平靜自然的,就那麼坐著,安靜的吃完碗里的最後一口飯。

那種感覺,彷彿他剛剛只是在說「叔叔,阿姨,我吃飽了。」

項凝低頭扒飯的動作猛然頓住,嘴裡含著滿滿一口飯,慢慢的轉頭,瞪大了眼睛獃獃的看著「無恥的叛徒」許庭生,露出不敢置信的眼神。「這……就這樣,就被出賣了?」

小項凝「無語凝噎」。

不是剛剛說好了的嗎?……這才過了短短一頓飯的時間,就這麼簡單輕巧的……把我出賣了?

而且,「叛徒」就那麼平心靜氣的坐著,一絲愧疚都沒有。你剛剛不是說「放心,不會」嗎?

這世界還有信任可言嗎?小丫頭的人生觀受到了巨大的衝擊。

項媽和項爸雙雙激動的站起來:「你怎麼會有手機?還在上課的時候玩……拿出來。」

……

晚飯後的課,項凝先進了書房,許庭生開門的時候防了一下,看門上有沒有擺東西,看裡面有沒有東西砸出來,……

還好,都沒有。

其實他還是挺心虛的,只是沒有暴露出來而已。

許庭生以為項凝會跟自己發脾氣,或者犟起來不配合,不聽課。依據許庭生對項凝性格的了解,她應該是會這樣使小性子的。

但是,也許因為項爸項媽就在門外的緣故,什麼都沒有發生。小項凝頂著發紅的眼眶,依舊安安靜靜的聽著許庭生講課,偶爾點頭說「嗯」,偶爾疑惑說,「這個不懂」。

這樣過了大概半個來小時,先前還在「小心眼」吃醋的許庭生內疚了,心疼了,想著要解釋幾句,哄一哄項凝,緩和下局面。

實在不行的話,大不了下次賠她一個手機好了。

結果他還沒想好怎麼開口,項凝先站起來了,禮貌恭敬的說:「老師,我去一下廁所。」

項凝的稱呼是「老師」,這個陌生的稱呼許庭生有點後悔了,他盡量溫和的微笑著點頭說:「好的,去吧。」

「謝謝老師。」

項凝開門,出去,關門。然後,許庭生聽到門外響起項凝的聲音,她帶著哭腔說:「媽媽,老師剛剛摸我這裡,還有這裡。」

就好像「咔嚓」一下被雷劈中了,許庭生渾身發麻,腦子發懵。

一瞬間,許庭生全身被冷汗侵透,這顯然不是一個玩笑,門外項凝的聲音清清楚楚。

先前,項媽之所以那麼堅持要找女家教,怕的肯定就是這個。

要不是劉雪麗老師幫忙說情,許庭生肯定沒有機會。但是,這並不意味著項媽就會完全放鬆警惕,這些事,她肯定跟項凝交代過。

這已經不是許庭生和小項凝鬥氣的問題了,也不是能不能繼續這份家教的問題,不是許庭生會不會挨一頓揍的問題……而是關係這一生他和項凝還能不能走到一起的問題了。

門外暫時沒有傳來項爸項媽的反應,項凝的聲音也沒了,只有聽不清的微微的嘈雜聲。

許庭生怎麼也沒想到,小丫頭的反抗會這麼激烈,他驚惶又茫然的傻坐著,不知所措。

……

付誠在情人節里等了一天,還是沒等到方雲瑤寄來的毛衣。

因為方雲瑤的羞怯,或者內心的不安,她之前就跟付誠說過,兩人之間只是有一個關於時間的約定,並不算是在一起了。

所以,付誠尊重她的意見,不太敢主動打電話,方雲瑤自然更難得主動,兩人之間的電話聯絡並不頻繁。

但是,儘管方雲瑤沒說,付誠還是可以猜測,至少毛衣應該已經寄出來了,不出意外的話,應該今天會到。

直到傍晚,他依然沒有等到情人節的毛衣,付誠壯起膽子撥了方雲瑤的手機,方雲瑤的手機關機。

……

兩天前。方雲瑤難得一次走出麗北中學。

方雲瑤其實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離開過麗北中學校園,她的恐懼,沒敢對任何人說起過,包括付誠。

事實上,張俊明一直沒有停止他的騷擾。

從最初的認錯、懇求,到發現再無希望後的詛咒、謾罵,再到人身和生命威脅,張俊明像是一個發狂的瘋子一般糾纏著方雲瑤。

他不斷換著號碼撥打方雲瑤的手機。因為身為老師的緣故,方雲瑤的手機號碼根本無法保密,……

先前,2003年十一假期那次,方雲瑤和許庭生等人結伴回麗北的火車上,她當時之所以關掉手機,並不是如許庭生等人所猜想的一般,因為打牌輸急了。

那是因為當時張俊明正在不斷撥打她的手機,她怕幾個孩子,尤其是付誠發現了,會去找張俊明麻煩。

那個十一假期她連一天都沒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