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零五章 許家煙火(下)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2-24 19:38  |  字數:5362字

?第一百零五章許家煙火

許家第一波煙火過後。

不管縣城裡的人們怎麼議論紛紛,許家人依然顧自痛痛快快的喝著酒。因為別人也許會覺得,這就是高.潮了,而許爸和許庭生自己清楚,許家這一夜要帶給麗北的驚與喜,遠非如此而已。

許爸和榮叔等幾個老夥計擠在一起,一邊喝著酒,一邊回憶年輕時候一起辦廠的歲月,有歡笑,也有不禁含淚的感慨。

「我說,你那柄破柴刀還在啊?」許爸趁著酒意問榮叔。

「什麼破柴刀,那是威震八方的寶刀。」榮叔醉了,哈哈笑著反駁道。

「你……還拿得起?還嚇得住人?」許爸問。

「什麼時候你需要,我就拿得起,就嚇得住。」榮叔答。

話到這裡,許爸沉默了。

這就是老一輩的友情,那個年代走過來的兄弟,是一起艱辛刨食創業,養家糊口,為了有一口飯吃並肩和人拚命,並肩扛住所有困難。

榮叔和許爸幹了一杯酒,歪著腦袋說:「老許啊,當年我就不服你,現在,現在我還是不服……你啊,就是命好,攤上個好兒子。」

許爸哈哈笑著說:「那你不服能咋的?來,庭生,過來給你榮叔敬一杯。」

事實上,許庭生這一晚借口要開車,一直沒怎麼喝酒。但是榮叔這一杯,他必須得敬,那天的榮叔,穿的是幹活的破布衣衫,拎的是一把舊柴刀,卻像一座山一樣擋在自己身前。

他只是最樸實的農民,就像他自己說的,他連普通話都說不好,但是,他知道什麼是情義。

「榮叔,庭生敬你。」許庭生說。

「好,這杯酒叔喝的痛快。」榮叔說。

許庭生和榮叔喝著這會兒,許爸正四處敬酒,敬到趙叔這裡,許爸有些感慨的說:「事情孩子都跟我說了,老趙兄弟,謝謝了,連累你被人笑話這麼些天……慚愧了。」

被人叫了好些天趙傻子的趙叔也大笑起來,說:「那算什麼?你看現在多好。不說了,都在酒里。」

敬過榮叔,許庭生又主動端著杯子找到了李秀,許爸看見了,一起過來,許家父子一起敬了歡購最大的功臣一杯。

然而,不管現場的氣氛有多好,人群中始終有不少人仍然抱著憂心,哪怕許家暫時度過了危機,但是他們和黃家的怨已經結下了,以後的日子,許家也許會很艱難。

抱著一樣想法的人有很多,在現場是,在村裡是,在麗北縣城,也是。

「許家這煙花放的,這是明著在跟黃家示威?」

「好膽,那是黃家啊,許家就算爬起來再快,再硬氣,只怕還是要吃虧的。」

「聽說許家那邊擺了十幾桌呢,現在還空著兩三桌,敢不敢去?」

「我?……我就先不湊這個熱鬧了。先前黃家說要許家過不了年,許家小子說一定要他爸回家過年,眼下他爸出來了,這頓酒……擺明了就是在打黃家的臉……這個熱鬧,不好湊。」

不管怎麼說,不看好許家的人還是佔了大多數,畢竟,黃家那麼多年的積威擺在那裡。

一些先前幸災樂禍的人,雖然因為許爸出來的消息而有些鬱悶,卻更加不遺餘力的在跟人宣揚許家的危機,「許家往後的日子,好不了。」

這樣的爭議持續到十一點鐘左右,風向開始轉變。

伴隨著幾輛軍車在夜色中悄然離開麗北,封鎖了一天的消息開始逐漸傳開——麗北黃家,倒了。

當這個令人震驚的消息被反覆咀嚼,接受。人們在猜測黃家這個龐然大物突然倒下的原因時,自然而然的就想起了最近跟黃家對上的許家。

「是許家搬倒了黃家?」

「沒理由啊,許家沒到這份上吧?」

「那你說,不是許家還能是誰?」

許家怎麼做到的,憑什麼做到的?沒有人知道。但是,在麗北作威作福十多年的黃家,確確實實就這麼倒下了。

還有一個疑問是,許家被黃家突然襲擊,許建良這段日子一直在裡面,許家就算手裡有力量,是怎麼做到的?

一些見過許庭生,知道許庭生的人開始說話:「你們不知道嗎?就在許家出事那天晚上,許家那個兒子回來了。」

「誰?」

「好像叫許庭生。」

「哦,聽說過,好像還考了個狀元什麼的。可是,他不是年前才剛高中畢業嗎?還是毛頭小子吧?多大了?」

「過完年應該20了吧。毛頭小子?你是沒見到許家被上百人逼債那一天,見到了,你就知道那小子是什麼樣了,一個人,輕輕巧巧的就壓住了滿場上百人。誰敢當他是毛頭小子?」

「許家,虎父,虎子啊!看來麗北真要換天了。」

此時此刻,許家家宴現場的人也開始得到消息,不少原以為自己對許家已經足夠知根知底的人都開始狐疑,許家,到底藏著多少自己不清楚的能量。

這對正笑呵呵四處敬酒的父子,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已經坐在了許家檯面的人開始慶幸自己的明智,那些原本打算來卻被自家婆娘拉住了的,在生婆娘的氣,猶豫了的,在生自己的氣。

至於李秀等一直立場堅定的許家自家人,他們終於知道,自己當初的決定有多明智。許家的大船,將一往無前,乘風破浪,而他們,就在船上。

時針走到12點,麗北縣城的煙花燃放達到了最高.潮,無數人打開窗戶,走出家門,欣賞著天空中炸響的煙花。

許家,曬穀場上擺放著比先前更多兩倍的煙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