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零三章 回家過年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2-24 19:38  |  字數:3485字

?第一百零三章回家過年

一天,三天,五天,七天,……。

明裡暗裡關注著許家的人發現,許建良出事以後,許家母子三人忙碌了一天,然後,突然就不再露臉了。

偶爾有人上門討要集資款,許家的兩個叔叔會出面給錢,不多話,也不見絲毫為難。

但是,流言和猜測還是起來了。

「這是許家怕了吧?躲著?……看來許家這年是過不成了,也不知道許建良還出不出得來。惹上那種人,也是沒辦法。」

「該不會跑了吧?……這還不少人有錢在他家手裡呢。」

「可是他家商場還開著啊,不會是已經私底下改姓黃了吧?我就知道這事許家一定會服軟,在麗北,沒人招惹得起黃家。」

「那個前幾天說了大話,說他爸過年前一定會回來的許家小子呢?他也不敢露臉了?」

「估計是怕被人笑話吧。」

正當流言四起的時候,除了許家幾個至親,沒有人知道,許庭生已經悄然離開麗北好幾天了。

許庭生第一站到的是岩州,他找到了方餘慶。跟方餘慶說明了自己要辦的事情後,許庭生又由方餘慶陪著,一起去了一趟西湖市。

從西湖市回來,許庭生依然沒有露臉。

麗北小城也如同以往一般安靜,沒有任何風吹草動。跋扈的黃家依然是黃家,落難的許家憋住了不吭氣,只是,年,一天天的臨近,歡購超市,也一天比一天火爆。

到底歡購是否已經在私底下改姓黃?很多人在猜測。

確定的答案是沒有的,只是每個人似乎都看清楚了,這一局,許家敗了,而且看樣子,許家也認栽了。

有人替許家惋惜、同情,暗地裡鳴幾聲不平。

自然,也有人幸災樂禍。比如寒假在家的陳玉倫,他最近最喜歡和人提起的就是不敢露臉的許庭生,為此,他甚至還專門給宋妮打了一個電話,狠狠的嘲笑了一番。

陳玉倫覺得最可惜的,是他現在找不到許庭生,要不,他想著無論如何也要把之前那口惡氣出了。

找不到許庭生的人開始尋找其他的嘲笑對象,比如陳玉倫找的是和許庭生關係很好的宋妮,還有些膽子大點的,開始在黃亞明和付誠面前陰腔怪調,然後挨了揍才懂,這倆依然惹不起,……

再比如,先前百人上許家討債那天替許家說了話的趙叔,現在很多人都叫他趙傻子。

一樣被嘲笑的,還有榮叔和那幫老夥計,甚至還有高三正在補課的吳月薇,……

很多人無意,或者專門跑來卻假作無意的從許家門前走過,都會看到那輛停在露天的奧迪車,它曾經在某種程度上代表了許家的崛起,而今,漸漸落滿了灰塵。

這也許就是許家敗落最好的例證了,很多對許家還抱有同情和期待的人,都在逐漸失落、失望。

許庭生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讓所有人,尤其是黃家,覺得許家已經認栽,不再掙扎。蟄伏,等驚雷。

……

年三十,除夕當天的上午,九點來鐘的時候,和許家同村的幾戶人家閑下來坐在門口曬太陽,發現了一件怪事:

一直不見露臉的許家人,許庭生,正在自家門口洗車,小心翼翼的把積灰的奧迪擦得簇新錚亮。

等到消息傳播開,暗地裡觀察的人聚集起來。

許家母子三人正好出門,許庭生身上穿著一身正式得有些過分的筆挺的西裝,許媽和妹妹也是一身過年的新衣,精心打扮。

「許家母子這是?」

一片猜疑中,許家的奧迪離開了村子。

許家的奧迪又重新出現在了麗北街頭,最初只是幾個人注意到了這件事,然後口耳相傳,越來越多人開始知道這件事。

就算很多人原本還不知道,他們也在逛街買年貨的時候看到了歡購超市在上午10點左右陡然出現的,一條由三層樓陽台上直掛下來的大條幅:

「許氏歡購,大喜大慶,新春購物大優惠。」

分明只是一個商場促銷的條幅,因為「許氏」兩個字而變得有些耐人尋味,一樣耐人尋味的,還有「大喜大慶」,一般說來,此時不是應該寫「恭賀新春」嗎?

歡購還是許家的,許家有喜慶事。

……

在許家的車子還沒離開村子之前,更早的時候,黃家。

已經在家歇了兩天的黃天梁一大清早接到了縣裡的電話,說是有一個關於春節期間安全工作的緊急會議要他參加。

湊上年三十這光景,黃天梁有點不耐煩,他說:「我這都還沒換衣服,要不,我派兩個副局長過去?」

電話里對方有些為難的說:「黃局長,今天這會真的挺重要的,一會還有市裡的領導要過來布置任務,麻煩您務必來一下。幾個副局長什麼的,本來就也都要參加的,我們正在通知。」

聽對方的意思,會議確實還挺重要的,一般情況下,黃天梁說了不去,對方就不敢多話,但是今天……對方很堅持。黃天梁想了想說:「好吧,會議幾點開始?」

「八點半。」

「那我換下衣服,一會就來。」

黃天梁一邊換衣服一邊跟正在外面忙碌準備年夜飯的老婆說了開會的事。

局長夫人有點兒不信,說:「黃天梁,今個可是年三十,你平時愛在外面哪個狐狸精那裡住我都不管你,今天你必須在家。」

也許因為平日里一走幾天不回的時候多了,黃天梁解釋了幾遍,老婆還是不信。他索性不再解釋,甩開了對方拉著自己的手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