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零二章 破局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2-24 19:38  |  字數:3653字

?第一百零二章破局

跟前世一樣,三個人選了一間普通的路邊小炒店,在小包間里炒了幾個菜,要了3瓶酒。

這間小炒店的名字叫「再回頭」,很普遍的一個名字,全國各地幾乎每座城市都有。

小店做菜味道偏辣,但是價優量足,生意火爆。

在這小小的麗北,「再回頭」很有名,前世許庭生離開麗北之後,幾乎每次回去,都會和黃亞明、付誠來這裡聚一下。

前世,許庭生在這裡醉倒過許多次,有時因為快樂,有時因為煩惱和痛苦,有幾次,他是被抬回家的。也許,今生今晚,他又會醉。

「我知道你肯定氣不過」,付誠說,「自己的老爸出了這樣的事,任是誰都氣不過。但是,我們現在沒辦法,黃家不是現在的我們搬得倒的,只要許叔沒事,忍一忍,來日方長。」

許庭生知道付誠說的沒錯,忍過這一時,等待許家壯大,來日方長。縱然心裡還是不甘,還是憤怒,許庭生不想兩位好友擔心,點頭幹掉了一杯酒。

「對啊,麗北只要稍微消息靈通一點的人,誰不知道他黃家是什麼樣,黃天梁、黃天柱那兄弟倆是什麼樣。

佔地,索賄,強買強賣,涉黑……什麼壞事他們黃家沒做過?

可是,在麗北,光憑這些,沒人搬得倒他。」黃亞明說。

源自對官場本能的嚮往,黃亞明雖然年紀不大,所知卻不少,或許,他應該就是他自己口中那種消息靈通的人之一。

比如他剛剛說的這些,許庭生就不了解,前世的許庭生是一個對官場有些厭惡的人,本能的抗拒,讓他對這些事毫無興趣。

但是,正如黃亞明所說,哪怕許庭生現在知道了這些,又能怎樣?還是一樣搬不倒黃家。

「說個你聽了會開心的」,黃亞明神神秘秘的繼續說,「你知道現在有些人背地裡叫黃天梁什麼嗎?他們給他取了個綽號。」

「說呀,賣什麼關子。」付誠不耐煩道。

「黃鼠狼,哈哈,像吧,諧音像,乾的混蛋事也像。」黃亞明笑著說,其實,他只是想逗許庭生笑一笑。

「黃天梁,黃鼠狼……還真有點意思。」付誠說。

「那是,我當初一聽就覺得簡直太貼切了。現在是他黃家勢大,很多人不敢提,要不我估計這綽號早傳開了。」黃亞明說。

黃亞明和付誠聊了一會,終於發現,他們說的再熱鬧,許庭生都沒有接話。轉頭一看,許庭生端著酒杯愣在那裡,一副低頭冥思的樣子。

「庭生,你怎麼了?……庭生……」付誠伸手在許庭生面前晃了晃。

許庭生依然沒有完全回過神來,喃喃自語道:「黃鼠狼……搬不倒……如果,他殺人了呢?」

「什麼?殺人?……你說黃鼠狼殺人了?」黃亞明壓著嗓子喊起來。

「不是,我只是假設」,許庭生慌忙解釋說,「你不是說他搬不倒嘛,我的意思,如果他殺人了呢?」

「那有證據的話,直接去市裡,不,去省里告他啊……有了這事,一追究,其他那些事肯定也被帶起來,他黃家一準玩完。」黃亞明說。

「可惜只是假設,就算他真干過,我們也沒證據不是?」付誠說。

「嗯,也是。」許庭生低頭低聲說。

包廂門突然被推開,一群6、7個年輕男的帶著3個女的魚貫而入。

「你們找誰?」黃亞明站起來說。

「哦,剛巧路過,看到許家的車停在外面」,為首的一個約二十七八歲的男青年開口說,「所以,進來認識一下,你們三個,誰是許家的?」

聽他說話的口氣就知道來者不善,許庭生抬頭說:「我是。」

「哦,你就是許家那個小崽子啊?叫什麼……許,許庭生?」男青年說道,「自我介紹一下,我姓黃,黃貴……」

三人沒有反應。

「怎麼,不認識我?那你一定認識我爸,我爸叫黃天梁。」

聽到對方自報家門,黃亞明和付誠知道眼下局面恐怕不能善了,都悄悄握住了地上的空啤酒瓶,許庭生用眼神示意他們放下,依然不接話。

男青年幾步走到許庭生身邊,低頭看了看他,繼續說道:「你知道嗎?今天我爸回家莫名其妙的教訓了我一頓,說我……」

男青年拿手指著自己說:「我爸說我……不如你。來,讓我看看你到底什麼樣,到底哪裡讓我不如了。」

說完,名為黃貴的男青年伸手輕拍許庭生的臉,要他轉過頭來。

許庭生不動。

黃貴的手勁逐漸加大,由輕拍變成耳光,「啪」、「啪」的聲音響起。一起響起的,還有他身後那群男女的笑聲和諷刺嘲笑的聲音。

黃亞明和付誠要站起來,被其餘男的按住了。

兩個人在掙扎,許庭生示意他們不要動。他不想在這裡有任何衝突,不是因為怕寡不敵眾,也不是怕黃亞明和付誠因為自己受牽連,他們之間從來都不需要在意這些。許庭生忍,只是因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見許庭生一直沒反應,黃貴有些無趣的停手,戲謔的說:「怎麼,怕我?」

然後,他又轉向身後的一群人道:「看到沒有,窩囊廢一個。你們說說看,我他-媽到底哪裡不如他?……」

那群男女自是要迎合黃貴的,一時間各種聲音雜亂的響起來。

諷刺、嘲笑,甚至謾罵,許庭生全都當做沒聽見。

……

「我他-媽怎麼也姓黃,唉,真倒霉。」一群人走後,黃亞明罵罵咧咧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