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章 黃家的臉面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2-24 19:38  |  字數:3586字

?第一百章黃家的臉面

黃天柱打給大哥黃天梁的電話直到第五次才打通,之前的四次,電話一直佔線。

電話接通,黃天柱略有些焦急的說:

「哥,出了點意外,那邊不知怎麼竟然被許家那個半大小子給穩住了,估計鬧不起來了。接下去……可能我們還真小看許家了,看來得來點狠的。」

聽完弟弟的話,黃天梁有些有氣無力的說:「小看?那你現在覺得,我們應該高看許家到什麼程度?」

黃天梁這個略嫌突兀的問題讓黃天柱有些莫名其妙,但是他不敢怠慢,整理了一下把自己的想法,認認真真的說道:

「第一,許家的底子比我想像的厚,錢上面好像難不倒。

第二,我沒算到許家那個毛頭小子,聽說是上屆麗北的狀元什麼的,從下面的人傳過來的消息看,他不像個孩子。許家沒亂。」

「還有嗎?」黃天梁繼續問道。

「還有?沒了吧?……沒了。就這樣,咱家收拾他們許家的法子不照樣多的是嗎?……哥,要不幹脆你那邊費點事,把他罪名坐實了吧。我看許家是不見棺材不掉淚。」

黃天梁嘆了口氣說:「我,我怎麼就攤上了你這麼個廢物兄弟。我問你,你不是說你都查清楚了,許家沒什麼根基嗎?」

黃天柱挨了罵,連忙辯解:「是啊,我查得清清楚楚,許家十八代都是泥腿子,能有個屁根基。就算許建良最近搭上了一些關係,也沒見哪個夠分量跟咱們黃家玩的啊!哥,這可是麗北,你慌什麼?」

「放屁」,黃天梁對著電話聲音陰沉道,「你知道我剛剛接了多少個電話,有多少人過問許家這件事嗎?

八個。其中三個是縣裡的,都說是他們接到上面的意思來說話的……另外有兩個,是市裡的,……」

黃天梁話沒說完,黃天柱情急的打斷道:「不會吧?許建良還有市裡的關係?」

「閉嘴,聽我說完」,黃天梁用明顯在竭力壓抑火氣的聲音說道,「還有三個電話,你知道是哪裡打來的嗎?是他-媽省里打來的,省委大院打來的。」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許家……怎麼可能?」黃天柱似乎在質疑黃天梁的話,又似乎在自言自語,總而言之,他無法置信。

「少跟我廢話。現在你跟我解釋一下,這就是你說的毫無根基?軟柿子?」黃天梁終於忍不住咆哮起來。

黃天柱已經有很久沒有見過大哥黃天梁這樣失態了,印象中他從來都是穩如泰山,波瀾不驚的。

人居上位日久,就會養出來「勢」,平常人稱之為官威。

很多人都怕黃天梁,黃天柱這個當弟弟的也怕。

「那怎麼辦?要不……咱們放人算了?」黃天柱有些忐忑的說。

「放人?當然會放。但是如果就這麼放了,十年積威,一朝送盡,我們黃家還有臉面嗎?」黃天梁陰惻惻的說。

「那……」

「等我回來再說。」

「好。」

黃家樑柱自然各有住處,但是黃天梁說的回來,是指黃天柱家。從來,黃天柱家才是黃家在麗北對外的窗口,平常有人送禮求事也好,服軟上供也好,聰明懂事一點的,都知道該往哪裡跑。

如果你傻不愣登去了黃天梁家,那你會被義正詞嚴的趕出來,你的禮也會被跟著扔出來,你還想辦事?

黃天梁一直以來的想法,因為年紀的關係,爬,他是爬不上去了,但是等到自己有一天退下來的時候,最好還是要有個千人相送之類的場面,能順便再收把萬民傘什麼的,就更好了。

所以,麗北人都知道,只有去了黃天柱家,你才會有一杯熱茶。

黃天梁的慌亂情緒持續的時間並不長,吃完晚飯,黃天柱發現大哥就又重新變回了原來那個沉穩如山的樣子。

他泡了杯茶遞到兄長面前。試探著問道:「哥,有主意了嗎?」

黃天梁點頭說:「就這麼辦吧,過了年初一,放人,這件事到此為止。以後我這邊就不出面了,你那邊不用顧忌,可以用你的辦法,繼續陪許家慢慢玩。」

「為,為什麼?」黃天柱詫異道。

深諳官場門道的黃天梁笑了笑說:

「你是問我為什麼一定要過了年初一?因為你已經把話放出去了,也就等於我黃家說了,要讓他許家過不了這個年。

所以,他許家就必須過不了這個年。所以,我可以放人,但是,必須過了這個年初一才放……

這前後一天之差,就是我們黃家的臉面。」

黃天柱沉默思索了一會,說:「可是,那些電話,……」

「沒什麼好可是的」,黃天梁說,「我又沒有死扛著一定要做掉他許家,又沒說不放人。」

「那……不會出事?」黃天柱有些擔心的問道。

黃天梁覺得也是時候教這個弟弟一些官場里的門道了,難得的耐心解釋道:「你覺得,這次許家扔出來的牌大不大?」

「大。」

「對,那麼大把牌一下全砸過來,連我都差點亂了陣腳。但也正因為這樣,我不管許家主事的人真的是那個毛頭小子也好,還是背後有人指點也好,總之,他都太嫩。他扔出來的這把牌太大太亂了,沒有人能隨手把這樣的牌往外扔。

所以,這等於許家已經把底給我了。這樣的關係,他們不可能一次又一次的動用,這樣的人物,也不可能真的對我這個小小的局長出手,他們過問的,不過這件事情本身而已。

所以,現在的局面就是,我動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