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九十九章 是時候打個招呼了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2-24 19:38  |  字數:3826字

?第九十九章是時候打個招呼了

許庭生取完錢回了一趟家,沒有多呆,轉身又回了縣城,到歡購商場看了看。不管許家眼下的形勢是怎樣的風雨飄搖,商場卻是依然如故,甚至因為春節臨近的關係,還更熱鬧了不少。

能有這份穩定,許家最該感謝的人是李秀,這個當初許爸從西湖市挖回來的女經理就是活生生的一個女強人,工作狂,不論工作能力還是投入度都令人驚嘆。

如今的李秀,其實已經不能算是麗北歡購的經理了,某種程度上來說,除許爸之外,李秀才是許家總共六間大型超市實際的操控人。

麗北歡購一個多月前就添了兩個副經理幫李秀分擔工作,而她本人,大多時間在漸南五縣六店之間奔波。

許庭生走進李秀辦公室的時候,李秀正埋頭工作。許家這艘船,正風雨飄搖,但是作為船上人,李秀像是最安穩的老水手,依舊一絲不苟做著自己該做的事情。

「秀姐。」許庭生喊了一聲。

「哎,庭生……你怎麼過來了?」李秀站起來說,「來了也好,姐正要去找你呢。」

聽李秀說她有事要找自己,許庭生乾脆坐下來,自己拿了個一次性杯子泡了茶,一方面準備聽她說事,另一方面,也趁機舒緩自己緊繃了一天的神經。

李秀拿著一個賬本走到許庭生面前,俯身說:「我知道你現在需要用錢,剛剛把各家分店這個月的帳提前結了一下,打算收上來先給你應急。」

許庭生看了一眼賬簿,數字很好看。

「辛苦秀姐了。」許庭生笑了笑,把賬簿推開,柔聲道:「錢方面不急,補貨的情況怎麼樣?」

李秀有些尷尬的回答:「我,我自作主張暫停補貨了。」

許庭生知道李秀這麼做是為許家著想,沒有絲毫指責的意思,笑著道:「把貨補上吧,大過年的,賺錢的好機會不能錯過了。另外,麻煩秀姐把各店從員工到管理層的年終獎金都計算一下,無論如何,一定要在過年之前把獎金髮下去。」

「這個,我午飯前剛剛和幾個店長商量了一下,大家都覺得,其實這個可以緩一緩。」李秀建議說。

「不用緩,也不可以緩,眼下的情況,安定人心很重要。」

許庭生頓了頓,見李秀點頭之後才繼續說道:「所以,不但年終獎金要發下去,我還要請秀姐代我宣布一個福利政策,明年5月起,歡購將分三個批次安排全體員工赴海南旅遊度假,一切費用,由歡購承擔。」

2003年這一時期,除部分大型現代化企業之外,員工福利還是一個相對薄弱的環節。員工自身對此的觀念也比較淡薄,在大部分人看來,上班,然後能準時足額的拿到工資,就應該念公司企業的好了。

許庭生在許家如此困難的情況下突然提出來「全體員工海南遊」這麼個大福利,就連李秀都有點吃驚。

「秀姐不必擔心,許家的底子沒那麼薄。眼下家裡需要的錢,哪怕所有集資款需要一次性償還,我也還拿得出來,不需要動用店裡的流動資金。」

許庭生說完往外走,走到門口,又轉身對李秀說:「秀姐,放心……許家這艘船,不會沉。這段時間就辛苦秀姐了,過年等我爸回來了,記得帶上孩子來家裡一塊吃年夜飯。」

許庭生走了,但是李秀還在消化他剛剛的話。

許庭生的話,有真有假,有實話,也有大話。比如他說許家不需要動用店裡的流動資金,他確實沒動,但是他說以許家的底子可以一次性償還所有集資款,……

許庭生這麼說,這麼做,是因為他需要李秀幫忙去穩住其他人,同時,他也在設法穩住李秀。

李秀原本一直都覺得,自己了解許家已經足夠多,包括許家的背景,許爸、許媽的性情、品格等等。但是現在,她突然有種感覺,自己其實一點都摸不透許家的底子,更摸不透許家的這個兒子,十九歲的許庭生。

她開始相信許庭生說的,許家這艘船,不會沉。

真正對李秀衝擊最大的其實是許庭生的最後一句話:過年等我爸回來了,記得帶上孩子來家裡一塊吃年夜飯。

這句話有兩層意思,其一,許家有把握,許爸在過年前一定會回來;其二,你,李秀,是可以一起吃團圓飯的自家人。

有了這句話,李秀決定什麼都不多想了,她坐下來,把賬簿塞進抽屜,給財務打了電話,吩咐開始核算年終獎金。然後,又給家裡打了個電話,說:

「媽,這幾天孩子就交給你了。我會比較忙,我要替老闆看住歡購五縣六店,可能沒空回家……

對,媽你說得對,許家對咱好,我知道,我知道的……

現在許家落難,……我跟你是一個意思,知遇之恩,湧泉相報。」

許庭生從歡購出來,找了家麵館吃了晚飯,然後坐在江濱路防洪壩點了根煙,他在等時間。

黃家亮了「刀子」,許家也丟出了「王牌」,許庭生覺得,自己是時候去見識一下麗北地頭蛇——「黃家樑柱」了。

……

許庭生想著要去黃家打個招呼的時候,其實黃家早就已經在等著許家來人了。只不過,他們最初覺得,自己要等的可能是許媽,或者許家請託的某個幫忙主事的親戚朋友。

然後,等著被懇求,再然後,拿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他們已經習慣這種方式了,「黃家樑柱」一個在幕後,一個在台前,從來都是這樣做的,而且,幾乎可以說是一直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