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九十七章 我們先吃飯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2-24 19:38  |  字數:3362字

?第九十七章我們先吃飯

許庭生做好飯,沒有把付誠等幾個人叫進餐廳來。

他把大圓桌搬了出來,支在大堂正中間。

「你們等一會兒,等不及的先回家吃飯,放心吧,許家人不會跑」,許庭生說,「我們先吃飯。」

明明在很多人眼中,許庭生就是個孩子,但是他這麼說完,當場沒有出現任何反駁的聲音。

一般孩子面對家裡這樣的變故會怎樣?

會害怕會哭?會驚惶無措?

許庭生沒有,當他把一大袋子錢隨手扔在地上,當他說,讓他們寫收據,尤其名字一定要寫清楚,當他面對近百名上門要債的人,安安穩穩的系著許媽的花圍裙做飯……他的勢,就在慢慢形成,這是安穩泰然,如山的勢。

許庭生在刻意營造這種壓迫感。

這個孩子是狀元,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這個孩子能隨手扔出200多萬,這是他們剛剛看到的,這個孩子沒有一絲慌亂,沉穩得不像個孩子,沉穩得讓人心悸。

所以,意外的,沒有人貿然出頭去反駁他的話,誰都不想去當這個出頭鳥,甚至很多人都忘了自己最初的觀點,他們原本覺得,許家已經垮了。

現在他們開始有些茫然,至少在這個孩子身上,他們沒看出一點許家大廈將傾的樣子來。

方餘慶依然沒有打電話過來,所以,許庭生不急,如果方餘慶辦不了,他一定會打電話過來,既然沒有消息,那就說明他還有法可想,還在努力。

許家母子三人,還有付誠、黃亞明、宋妮,還有許庭生的叔叔嬸嬸、姑姑姑父,一大家子人圍桌吃飯。

身邊站著近百要債的人,平常人很難想像,自己有一天連吃一頓飯都會被這樣圍觀,但是許庭生不慌,所以,其他人也跟著慢慢安穩下來,他們安安穩穩的吃飯,間或討論著許庭生出乎意料的廚藝。

「沒想到你小子還有這手藝,我去」,黃亞明吃的滿嘴是油,激動的說,「我記得河岸民居有廚房,下學期跟定你了。」

一旁的小叔叔接話說:「真的不錯,要是再有點酒就好了。」

小叔叔其實酒量不大,但是好酒,他這麼說,不明用意的小嬸嬸就在一旁偷摸踢他,瞪他,怪他不顧眼前情況還想著喝酒。

許庭生笑著說:「小叔叔說得對,媽,你去熱點米酒。」

結果,這一頓飯,加上酒,前前後後吃了一個多小時。許庭生在拖,在拖時間,也在拖人心,包里剩下的錢不到三分之一,方餘慶的電話也還沒有來。

所以,他要拖,拖到人心開始動搖。

人群慢慢開始有些騷動。有人準備往外走,身邊的人拉住他說:「你錢不要了?」

要走的人說:「我先回家吃飯。」

「萬一回來錢分完了怎麼辦?」

「算了,分完了就分完了,許家那麼多個商場,不至於少了我那幾千塊錢。再說了,這錢當初也不是他們許家求我借的,是我自己厚著臉皮上門扯村鄰情面硬塞過去的。

當初感恩戴德,現在翻臉無情,百十號人站這為難許家落難母子,你們怎麼想的我不知道,反正我老趙這臉啊,沒了。

總之,這錢我今天就不要了。

庭生侄子,你趙叔慚愧了,一聽消息傻不愣登就跟著來了,你看這鬧的,你莫見怪啊。」

許庭生把碗筷擱下,站起來說:「趙叔說的哪裡話,謝謝趙叔。您放心,本金、利息、分紅,等到趙叔需要的時候,許家一定一分不少的奉上。」

「行,那庭生侄子,我先走了,你喝著,今個兒這酒我沒臉陪你喝,回頭請你上我家喝去。」

「趙叔慢走,等過幾天我爸回來了,我們父子倆一定登門去請你,一起喝酒。」

趙叔50來歲,其實與許家絲毫沒有沾親帶故,是村子裡比較老實的一戶人家,不管他先前怎樣,就沖他剛剛這些話……許庭生自當以禮相待。

趙叔說完話走了,人群里動搖的人開始變得更多,不時有一兩個上來跟許庭生打招呼告辭。

這樣,沒一會工夫,要債的人走了快有三分之一。

許庭生看了看,自己的兩個阿姨倒是都還在,他走過去說道:「前頭人多,沒看到我的兩個親姨,你看這飯也吃完了,對不住了,兩位親姨。」

許庭生一口一個親姨,叫的兩個人面紅耳赤,但是兩個人並沒有走的意思,其中一個鄰村住著的二姨開口說:「庭生啊,你看,姨這是趕巧了,正好要用錢,不是趁事來的。」

另一個阿姨接話說:「庭生啊,你這反正都要還,也不差我們這兩家吧,親戚什麼的,你別揀現在跟我們論。」

她這麼說,許庭生就沒多話了,點了點頭走回桌子旁邊坐下,對許媽說:「媽,你記得啦?」

「記得了,我的親姐妹。」許媽說。

「還記得當初她們怎麼求的你死活要投資不?我和爸都說了不要她們的,你偏抹不開情面。」

「以前就當媽犯傻了,以後曉得了,也記得了。」

許庭生前世就熟知這兩位阿姨的品性,當初拗不過許媽,現在把話說明白了,笑了笑,站起來說:

「那兩位姨等一會,我跟兩個兄弟抽根煙,一會就回來給你們還款。

我這說明一下,咱們當初投錢的時候都是定好了還款時間的,現在既然提前還款,那麼利息、分紅,肯定是不算的。

你們拿回本金,從此兩不相欠。」

許庭生說完沒等對方答話,和黃亞明、付誠一起走出大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