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九十五章 棍打還是手撕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2-24 19:38  |  字數:3668字

?第九十五章棍打還是手撕

第二天回家,許庭生坐的是早班的火車。

綠皮火車依然慢悠悠的穿山越嶺,因為是陰雨天,窗外沒有那麼明媚,上次一起坐車的是六個人,這次少了apple和方雲瑤。

四個人有點沉默,許庭生從列車員的推車上買了兩幅撲克,說:「我們四個打雙扣吧。」

宋妮拿過撲克,對付誠和黃亞明說:「咱們三個鬥地主吧。」

世上有一種悲劇是,你以為別人三缺一,結果人家鬥地主。

許庭生可憐巴巴的在旁邊看了一會兒,指著宋妮手上的牌說:「出這個,出這個,他們倆手上沒大小王了。」

宋妮不理他,扔出去一對三。

「死定了,唉你,怎麼就不聽勸呢。」許庭生說。

黃亞明說:「過。」

付誠說:「過。」

許庭生知道自己被孤立了,他說:「你瞧你們這這情緒鬧的,宋妮一個女孩子也就算了,黃亞明、付誠,你們倆大老爺們怎麼也這樣?」

黃亞明看了看許庭生說:「三條八。」

付誠說:「過。」

許庭生那個抓狂啊,他說,你們再這樣我急了啊,我也要孤立你們,我一個人,孤立你們三個;他說,你們對我有什麼意見倒是提啊,雖然提了我也不會接受。

黃亞明和付誠看了許庭生一眼沒說話,想擺冷臉,嘴角卻幸災樂禍的笑著。兩個人其實沒到一定要對許庭生孤立仇視的程度,之所以這麼做,主要是照顧宋妮的情緒,必須站在統一陣線。

最終還是宋妮自己沒忍住,沉著臉一字一頓說:「許庭生,我覺得你對apple不公平。」

相對付誠和黃亞明半是玩笑半是認真的孤立,宋妮作為一個女孩子,情緒總是更容易擴大化一些,同時也更需要宣洩。

她說了第一句,然後就止不住了,帶著情緒一溜兒說下去:

「我不知道你說過的那個項凝是誰,是什麼樣子,我不認識她,但我認識apple,我就覺得apple好,就覺得你對她不公平。

好吧,那不說項凝。那那個陸芷欣呢?她比apple好,還是比apple做得多?……

憑什麼,一個陌生人受傷害了你都會去哄她?還是那樣的哄法。而apple呢?apple卻沒有。

許庭生……前天,我真想替apple把那朵花扔你臉上。」

宋妮情緒很激動,說完了,掛著淚花扭頭一直看著窗外,賭氣不理許庭生。

許庭生推了推黃亞明手臂,說,幫忙哄一哄。

車廂過道上,一名媽媽舉著孩子穿行,嘴裡喊著:「讓讓,讓讓,娃兒要尿了。」

於是許庭生想起apple,她坐在自己對面,懷裡抱著一個髒兮兮的孩子,像寶貝一樣哄著,她也這樣抱著小朋友穿過人群,回來的時候對著許庭生得意洋洋。

許庭生還記起來高中畢業的那場球賽,自己進球後捧著一顆「心」跑過整片看台,那天晚上apple對他說:「許庭生,我喜歡你。今天你捧著一顆『心』從看台下面跑過,我就哄自己說,那是給我的,……你知道嗎?我特別擅長騙自己,從小到大都是這樣。」

這樣的美好,哪怕是假的,許庭生給了陌生的陸芷欣,卻沒有給已經走進心裡的apple,那個因為知道自己情緒不好,大半夜啟程趕來送自己上學的女孩。

那天,她說,許庭生你就像個孩子。這是第一個把許庭生當孩子看的女孩。而別人,看到的多是許庭生的成熟、沉穩與強大。

曾經她說,許庭生,背我去燈光明亮的地方。許庭生背過她一程,她就放在了心裡,念念不忘。

許庭生不能告訴宋妮的是,別人可以有的,為什麼apple不能有,因為,她已經在我心裡。

……

這一次,許庭生幾個人沒有在漸南市停留,從火車上下來,即刻轉車回麗北。之前,麗北的親戚打來電話,聊天的過程中提到了一件事,那個黃天柱在外面放話,要讓你們許家過不了這個年。

這是許爸沒有對許庭生提過的,身為一個男人,一個父親,他太習慣一肩扛起所有,庇護家人。

黃天柱的意思,應該就是黃天梁的意思,麗北地頭蛇嗎?這是許庭生重生後第一次面對這個層面的威脅。

班車到達麗北車站已經是晚上八點多,許庭生回到家,許爸、許媽、妹妹都還在等著他,一起吃晚飯。

論財富,許家已經不是當初的許家,但是守著這份溫馨,許家沒有變。

晚飯的氣氛有些壓抑,儘管每個人都努力在調節氣氛。

許庭生怕許媽和妹妹擔心,沒在飯桌上問許爸目前的情況。晚飯後,許庭生找到許爸,還沒來得及開口,許爸拍了拍他肩膀說:「你剛回來,先好好休息一晚,明天再跟你說。」

然而,許家的這一晚並沒能安然度過。

大概凌晨3點多,許庭生在一片嘈雜中醒來,有人踹開他的房門,拿電筒照在他臉上,叱問道:「許建良是你什麼人?他在哪個房間?」

許庭生看對方身上的制服,明白了。

「許建良是我爸,你們這樣衝進來,有拘捕令嗎?還有,我爸是什麼罪名?」許庭生冷靜下來說。

「非法集資,夠了吧?快說,人在哪?」其中一個回答。

「你跟一個小孩解釋什麼。」另一個說。

隔壁房間傳來妹妹許秋奕的哭聲,許庭生從床上爬起來準備過去,對方拉著他,許庭生沉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