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九十四章 如見故我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2-24 19:38  |  字數:4997字

?第九十四章如見故我

第二天上午考完試,許庭生接到上次在市民廣場見過的那個岩州晚報記者的電話,電話是為了告訴許庭生上次的報道已經見報特意打的。剩下的事,就心照不宣了。

許庭生回寢室收拾了東西,跟室友道別後返回河岸民居,路上買了一份岩州晚報,看了看,還算滿意,算是一篇不錯的軟文。

接著,手機上收到對方的銀行卡信息,許庭生轉了錢過去。

這種感覺依然說不上愉悅或者噁心,只是,他釋然了。前世的許庭生是一個略嫌死板的人,或許,傲氣抑或書生意氣也重了些,作為老師,出了校園又進校園,接觸社會較少,以至於後來出來創業,有許多不適應。

而今,他只希望自己恪守本心。其餘的,就順其自然。

回到河岸民居,李琳琳介紹來的兩名同學已經在了,她們先前就已經來過幾次,對工作流程也已經上手,許庭生沒有多餘可交代的,預支了一部分工資,叮囑兩人注意休息,過個好年。

至於寒假期間的安全問題,有鍾武勝在,許庭生全然不必擔心。

面對一個跟自己同是大一的老闆,李琳琳介紹來的這兩位同學最初的感覺還是有些奇怪的,不免的,也多了幾分拘謹。

幾次相處之後,如今已算熟絡,偶爾也敢開開許庭生的玩笑。

這會兒,其中一個調皮的叫聲了「老闆好,嘻」。

然後指了指樓下,笑著說:「報告老闆,勤奮的老闆娘上午就已經來了,忙到剛剛,現在正在樓下跟客戶談生意呢。」

平常日子裡,許庭生是要求她們不許叫老闆的,對於這個稱呼,許庭生自己開玩笑說起來沒什麼感覺,真格要在日常生活中適應這個角色,他還需要時間。

現在她不光叫了老闆,還說了……老闆娘。

許庭生被這個詞一下搞懵了:「老闆娘?」

「許同學……別裝了,大家都知道,你已經把我們院花拿下了,我還能不清楚么?芷欣跟我可是一個班,一個寢室的哦。」

許庭生這才反應過來,李琳琳最初只跟他介紹說其中一個女生是英語系的,沒想到,她就是陸芷欣口中跟李琳琳一起勤工儉學的室友。

陸芷欣來了?不光來了,還幫了一上午忙,現在還在樓下幫忙談生意……院花妹子這唱的到底是哪一出?還有這積極性,主動性,搞得許庭生還真有點慌。

許庭生顧不上解釋,連忙下樓。

樓下的三個房間之間有個不大的客廳,許庭生先前買了一條沙發和一件茶几,簡單的布置了一下,打算暫時用來接待客戶用。

畢竟,平台本就計劃好要做培訓機構的招生中介業務的。

真要算起來,陸芷欣現在接待的或許應該算是互誠第一位登門的客戶。

許庭生推開門,客廳里坐著一位戴眼鏡的中年男子,面前放著一杯熱茶,在他對面,是笑容甜美又態度認真的陸芷欣。

見許庭生進來,陸芷欣站起來,自然、得體的笑著說:

「你回來啦?

介紹一下,這位是唐光尹唐校長,岩州新理念培訓學校的負責人。

這是我們老闆,互誠教育,許庭生。」

也許因為許庭生太過年輕,名為唐光尹的中年男子一時間沒找到恰當的打招呼的方式,連許老闆都沒叫出口,略顯尷尬的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

許庭生問了好,被陸芷欣找了個借口叫出房間。

「培訓學校找我們幫忙招生的,我給他來了個獅子大開口,一年五萬的一次性收費,外加每個學生兩百塊的提成。」陸芷欣說。

許庭生愣了愣,第一個機構招生業務,這個價格,以現在剛起步的互誠教育平台來說,真的太高了。若是許庭生自己來開,會低上許多。

陸芷欣注意到了許庭生的神情,繼續說:

「反正價格先開出去,總要留個空間嘛,具體你再談。

不過,我覺得吧,這既然是第一筆招生代理業務,那就應該算是我們定基調、定價的關鍵一步,最好……還是多一些堅持。

我的意見,寧可這一筆業務做不成,也不能把檔次降下去了,以互誠的發展來說,我們值這個價,未來也不會缺業務。」

許庭生聽完,對陸芷欣的認識又進了一步,略微有些詫異的說:「你家是做生意的?」

陸芷欣明白許庭生的意思,笑著點頭:「我爸開了個小家電城,我打小就在裡面玩。」

陸芷欣這樣說,許庭生就不難理解她的精明睿智了,從生意的角度來說,這個小女孩或許比自己更在行。

許庭生不糾結這個,他糾結的是陸芷欣現在的狀態,真的……太像老闆娘、賢內助了。

畢竟對方是幫了忙的,許庭生不好有什麼過分的意見,帶著幾分尷尬說:「那個,你……怎麼在這裡?」

陸芷欣沒有半分不自然,說:

「劉代雲,你的員工,我的室友,她說你這邊缺人。

我反正是岩州本地人,寒假也沒什麼事做,就想乾脆過來看看,一方面陪一陪代雲,她寒假一個人在這邊怪孤單的,另一方面,我也順便看看能不能幫點小忙。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這個假期我都會過來。」

陸芷欣這麼說,等於把許庭生的話都堵死了,對方說了是來陪室友順便幫忙的,他如果客套推拒的話,等於說他介意,那到底該說介意還是不介意?

許庭生正糾結著,陸芷欣推了他一把說:「好啦,我的事回頭再說,你先去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