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九十四章 如見故我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負責教學和管理也許會不錯,讓他來經營的話,這個學校辦不下去,堅持不了太久。」 「我們幫忙招生他也辦不下去?」許庭生說。 陸芷欣說: 「我不知道。所以,我覺得我們現在應該拒絕這筆...

?第九十四章如見故我

第二天上午考完試,許庭生接到上次在市民廣場見過的那個岩州晚報記者的電話,電話是為了告訴許庭生上次的報道已經見報特意打的。剩下的事,就心照不宣了。

許庭生回寢室收拾了東西,跟室友道別後返回河岸民居,路上買了一份岩州晚報,看了看,還算滿意,算是一篇不錯的軟文。

接著,手機上收到對方的銀行卡信息,許庭生轉了錢過去。

這種感覺依然說不上愉悅或者噁心,只是,他釋然了。前世的許庭生是一個略嫌死板的人,或許,傲氣抑或書生意氣也重了些,作為老師,出了校園又進校園,接觸社會較少,以至於後來出來創業,有許多不適應。

而今,他只希望自己恪守本心。其餘的,就順其自然。

回到河岸民居,李琳琳介紹來的兩名同學已經在了,她們先前就已經來過幾次,對工作流程也已經上手,許庭生沒有多餘可交代的,預支了一部分工資,叮囑兩人注意休息,過個好年。

至於寒假期間的安全問題,有鍾武勝在,許庭生全然不必擔心。

面對一個跟自己同是大一的老闆,李琳琳介紹來的這兩位同學最初的感覺還是有些奇怪的,不免的,也多了幾分拘謹。

幾次相處之後,如今已算熟絡,偶爾也敢開開許庭生的玩笑。

這會兒,其中一個調皮的叫聲了「老闆好,嘻」。

然後指了指樓下,笑著說:「報告老闆,勤奮的老闆娘上午就已經來了,忙到剛剛,現在正在樓下跟客戶談生意呢。」

平常日子裡,許庭生是要求她們不許叫老闆的,對於這個稱呼,許庭生自己開玩笑說起來沒什麼感覺,真格要在日常生活中適應這個角色,他還需要時間。

現在她不光叫了老闆,還說了……老闆娘。

許庭生被這個詞一下搞懵了:「老闆娘?」

「許同學……別裝了,大家都知道,你已經把我們院花拿下了,我還能不清楚么?芷欣跟我可是一個班,一個寢室的哦。」

許庭生這才反應過來,李琳琳最初只跟他介紹說其中一個女生是英語系的,沒想到,她就是陸芷欣口中跟李琳琳一起勤工儉學的室友。

陸芷欣來了?不光來了,還幫了一上午忙,現在還在樓下幫忙談生意……院花妹子這唱的到底是哪一出?還有這積極性,主動性,搞得許庭生還真有點慌。

許庭生顧不上解釋,連忙下樓。

樓下的三個房間之間有個不大的客廳,許庭生先前買了一條沙發和一件茶几,簡單的布置了一下,打算暫時用來接待客戶用。

畢竟,平台本就計劃好要做培訓機構的招生中介業務的。

真要算起來,陸芷欣現在接待的或許應該算是互誠第一位登門的客戶。

許庭生推開門,客廳里坐著一位戴眼鏡的中年男子,面前放著一杯熱茶,在他對面,是笑容甜美又態度認真的陸芷欣。

見許庭生進來,陸芷欣站起來,自然、得體的笑著說:

「你回來啦?

介紹一下,這位是唐光尹唐校長,岩州新理念培訓學校的負責人。

這是我們老闆,互誠教育,許庭生。」

也許因為許庭生太過年輕,名為唐光尹的中年男子一時間沒找到恰當的打招呼的方式,連許老闆都沒叫出口,略顯尷尬的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

許庭生問了好,被陸芷欣找了個借口叫出房間。

「培訓學校找我們幫忙招生的,我給他來了個獅子大開口,一年五萬的一次性收費,外加每個學生兩百塊的提成。」陸芷欣說。

許庭生愣了愣,第一個機構招生業務,這個價格,以現在剛起步的互誠教育平台來說,真的太高了。若是許庭生自己來開,會低上許多。

陸芷欣注意到了許庭生的神情,繼續說:

「反正價格先開出去,總要留個空間嘛,具體你再談。

不過,我覺得吧,這既然是第一筆招生代理業務,那就應該算是我們定基調、定價的關鍵一步,最好……還是多一些堅持。

我的意見,寧可這一筆業務做不成,也不能把檔次降下去了,以互誠的發展來說,我們值這個價,未來也不會缺業務。」

許庭生聽完,對陸芷欣的認識又進了一步,略微有些詫異的說:「你家是做生意的?」

陸芷欣明白許庭生的意思,笑著點頭:「我爸開了個小家電城,我打小就在裡面玩。」

陸芷欣這樣說,許庭生就不難理解她的精明睿智了,從生意的角度來說,這個小女孩或許比自己更在行。

許庭生不糾結這個,他糾結的是陸芷欣現在的狀態,真的……太像老闆娘、賢內助了。

畢竟對方是幫了忙的,許庭生不好有什麼過分的意見,帶著幾分尷尬說:「那個,你……怎麼在這裡?」

陸芷欣沒有半分不自然,說:

「劉代雲,你的員工,我的室友,她說你這邊缺人。

我反正是岩州本地人,寒假也沒什麼事做,就想乾脆過來看看,一方面陪一陪代雲,她寒假一個人在這邊怪孤單的,另一方面,我也順便看看能不能幫點小忙。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這個假期我都會過來。」

陸芷欣這麼說,等於把許庭生的話都堵死了,對方說了是來陪室友順便幫忙的,他如果客套推拒的話,等於說他介意,那到底該說介意還是不介意?

許庭生正糾結著,陸芷欣推了他一把說:「好啦,我的事回頭再說,你先去跟那位唐校長談談。」

在許庭生走回客廳之前,陸芷欣扯著他的衣角低聲補了一句:「這個人很好對付,你慢慢談,別急。」

許庭生回到客廳,跟唐光尹說了抱歉,坐下來說:「唐校長,你看價格方面,剛剛我的同事已經跟你說過了,不知道你的意見是?」

按許庭生的設想,對方現在哀哀戚戚哭窮也好,拿出內行的架勢指責互誠亂開價也好,終歸是應該想方設法砍價的。

但是,唐光尹沒有,他只是有些窘迫,又有些尷尬的笑了笑說:「這個,許……你看,我們培訓學校前期的投資很大,所以現在可能一下拿不出來這麼多,能不能低一點?」

許庭生還沒說話,他又接著說:「實在不行的話,不如,我們談一下怎麼分期付款?等我們業務開展起來,有了資金再分幾次支付,你看怎麼樣?」

許庭生這下算是知道為什麼陸芷欣會說這個人好對付了,這何止是好對付?

但是,偏偏就是這麼一個在外面也許會被人認為是傻子的人,在許庭生這裡,卻讓他感慨萬千。他不是傻,是書生意氣,還有可笑的自尊心在作怪。

這個不好意思,那個不好意思,連哭窮都要先死撐說是自己前期投資太大。

如見故我,彷彿看見曾經的自己。

許庭生前世也有過一個這樣的時期,他做的是建材,但是原先任教的學校改建餐廳樓,他不好意思去找老校長,老同事們跑關係,卻寧願去包工頭那裡吃閉門羹。

在別人的眼裡,甚至在如今的許庭生自己眼裡,那份自尊都不免有些可笑可憐。

想到這裡,許庭生說:「唐校長原先是老師吧?」

「啊,對,在一所初中教了14年,語文。」唐光尹說。

「怎麼想到出來創業了?」

「幾個朋友商量了一下,覺得教育培訓這塊應該有的做,然後要找一個內行人,就找到我了。我想想一輩子待在學校里的話,自己也有點不甘心,就出來了。」

「那麼,唐校長本身有學校的關係,再發動這麼多年積累下來的學生和學生家長資源的話,招生應該不會很困難吧?」

許庭生對教育培訓行業的了解還是比較透徹的,他以上說的兩條,正是許多培訓學校招生的主要途徑,而選擇做這一行的人,也大多是具備了這兩個條件的。

面前的唐光尹,應該同樣具備這兩個條件。

唐光尹笑了笑說:「我沒有用這些關係。」

為什麼不用,唐光尹沒說,許庭生也不需要問,就是他那份書生意氣和可笑可憐的自尊心在作怪。再一次,許庭生的感覺,如見故我。

許庭生很想提醒唐光尹,很想罵醒他,告訴他這個社會容不得我們這樣。但是,他沒有說,因為他知道,不管他怎麼說,唐光尹都聽不進去,這些東西,只能等他自己去體會,去悟。

前世,許庭生直到窮困潦倒才明悟。

「唐校長,你看這樣,本著對學生負責的原則,我想先去你的培訓學校看看」,許庭生說,「如果都沒問題的話,我同意你分期付款的建議,我們可以馬上籤訂合同,然後,我即刻安排平台為你開展招生業務。」

互誠教育服務平台的註冊家長目前已達一千六百多人,而且增速極快,就這個寒假而言,大學生家教確實已經出現了供不應求的情況。

許庭生有能力為唐光尹的培訓學校提供生源。

「應該的,應該的,對學生負責是第一位的」,唐光尹興奮的站起來說,「那我們現在就走?」

唐光尹的新理念培訓學校離大學城不遠,許庭生、陸芷欣和唐光尹一起打了輛車過去看了看,學校的硬體設施好的許庭生都有些吃驚,至於師資方面,也有不少各校的骨幹教師擔綱。

但是,雖然唐光尹說培訓學校已經開業半年了,大部分的教室卻都是空的,大門緊閉,哪怕開著門的幾間教室,裡面也只有零星幾個學生。

從新理念培訓學校出來,許庭生和陸芷欣邊走邊聊,許庭生問陸芷欣:「這個新理念,你怎麼看?」

陸芷欣猶豫了一會兒說:

「學校非常好,好得讓人吃驚。

但是,那位唐校長,如果讓他負責教學和管理也許會不錯,讓他來經營的話,這個學校辦不下去,堅持不了太久。」

「我們幫忙招生他也辦不下去?」許庭生說。

陸芷欣說:

「我不知道。所以,我覺得我們現在應該拒絕這筆業務,或者拖一拖,或者在招生的具體過程中做一些限制,……

然後,等待他支撐不下去的時候,時機成熟……吞併這個新理念培訓學校。

我想,這也是你未來計劃中的發展方向,互誠要有自己的培訓機構,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你好好考慮一下。」

陸芷欣說的很對,對得不能再對,她簡直就是一個商場老手,方向預測正合許庭生所想,心機謀划更是可能超出許庭生。

但是,她讓許庭生有點脊背發涼,這個女孩,遠比他想象的要可怕得多。如果她只是自己的員工,許庭生會防備,但不會介意,甚至,還會重用。

但是,陸芷欣不是,她現在要的是許庭生這個人,或許,還有別的。

許庭生一時心亂,帶著幾分逃避的意思下了決心,雙眼直視陸芷欣,說:「剛剛你問我介不介意你寒假過來幫忙,我現在想說,我可能……介意。」

陸芷欣被許庭生突然的表態驚住了,獃獃的看著許庭生的眼睛,嘴角抽了抽,眼圈發紅,但是,沒有哭出來。

「對不起,我……那我先回家了。」

陸芷欣走了,許庭生回到河岸民居之後打電話叫來唐光尹,簽訂了合同,趁著老歪和李琳琳都還在,安排執行。

互誠做成了第一筆業務,而且這第一筆業務總體的入賬,就幾乎可能完全收回許庭生的前期投資,老歪和李琳琳都很興奮。

但是許庭生開心不起來。

陸芷欣其實沒有錯,一點錯都沒有,就事論事,她都是在為許庭生著想、努力。

然而許湍是,她對自己的目的性,還有她這樣的心機和做事方式,未來有一天或許會傷害到那個自己在乎的人,那個珍貴小女孩,所以,他選擇對她殘忍。

然而,許庭生性格里柔軟讓他無法不自責,不內疚。

臨睡前,許庭生給陸芷欣發了條信息:「對不起。」

陸芷欣說:「沒事的,你明天還要坐車,安心睡覺,晚安。」

***

!--作者有話說editorbyJack2014-09-19--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236.html!--二維碼廣告Startqrcode{width: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ccpadding::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Yaheipadding-left:1-style:squaremargin-bottom:op:14px}

關注微信公眾號「17K小說」,《重生之等你長大》最新章節隨時隨地輕鬆閱讀!連續簽到即可獲得免費閱讀特權;更多精彩活動敬請關注!!--二維碼廣告End--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