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八十九章 那一場兵荒馬亂的表白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2-24 19:38  |  字數:4084字

?第八十九章那一場兵荒馬亂的表白

許庭生站在怒視他的漸海科技教練和隊長面前,笑了笑,然後舉起食指,輕輕豎在唇邊:「噓」。這個意思是:閉嘴。

現場是沉默的,先前許庭生擁抱完隊友,除了正在埋頭討論的漸海科技教練和隊長,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他身上,都看見他走向場邊,都在想:他要做什麼?

陸芷欣和室友甚至有些雀躍,以為他終於要過來表白了。

然後,許庭生做了,做了所有岩大人都想做的一件事,把之前所受的羞辱,原樣奉還。

你要岩大全場「閉嘴」,我就把「閉嘴」扔你臉上。

你問我們還能繼續笑嗎?我就讓全場一起笑給你看。

「轟」

沉默過後,是全場的鬨笑聲,掌聲,吶喊聲:「媽-的,解氣。」「爽。」

也許黃亞明說的是對的,許庭生上場、進球,然後把屈辱原樣奉還……至少這一刻,他就是岩大的英雄。

姑娘們好歹是矜持住了,好歹,她們還沒學會十年後將會流行的那句話:XXX,我要給你生「猴子」。

要不許庭生得多累。

「草。」

漸海科技的隊長,一直冷靜高傲的明星10號,終於惱羞成怒,按捺不住火氣,撲上來推了許庭生一把,兩隊的隊員和現場觀眾都開始騷動。

裁判趕緊衝過來分開兩人,一人一張黃牌,息事寧人。

一聲哨響,比賽繼續。

許庭生回到場上。

「芷欣……你看這,他……。」室友話說一半停住了。

「他……也沒辦法吧,裁判罰他牌,催他回去呢。」陸芷欣咬了咬嘴唇,有些不甘,也有些鬱悶,但是此時也不好多說什麼。

算上補時,距離比賽結束也許還有3分鐘。對於岩大來說,這三分鐘會無比漫長,他們將迎來漸海科技丟球之後最瘋狂的反撲。

「所有人,紮緊籬笆,撐過去。」隊長在後場握拳振臂,大聲呼喊。

許庭生留在了前場,沒有回去。

「許庭生,回來幫忙防守。」隊長喊道。

其實從現場形勢來看,隊長的判斷和安排是對的,再正確不過,岩大不可能再獲得機會了,許庭生留在前場除了牽制兩名漸海科技的防守隊員之外,毫無意義,他甚至連接球都不再可能。

一方面,岩大不可能再來一次逼搶斷球,那樣太冒險,隊員們也已經在剛剛那一波最後的瘋狂中耗盡了體力。他們現在唯一的目標,就是撐過最後三分鐘,等待點球大戰。

另一方面,許庭生已經引起了對手足夠的重視,一名高大的漸海科技後衛貼身緊逼,小動作不斷,另一名後衛站在他身前約兩三米處,隨時準備阻斷來球。

就是這樣,許庭生留在前場連接球都是一種奢望。

但是,他對隊長搖頭,拒絕回去。

現在岩大的防守就是在門前堆人,多許庭生一個,或許會有些作用,但是作用不會大到影響全局的程度,而且,如果他也回去了,漸海科技就可以毫無顧忌的全線壓上,岩大的壓力只會更大。

所以,許庭生留在前場的作用,比退回後場幫忙要大。

其實,許庭生還有一個擔心,他不能說出來的擔心:他不認為岩大有把握贏下點球大戰。

體力也好,能力也好,岩大都不佔優,所以哪怕他們練了一年的點球,過大的壓力,癱軟的雙腿,依然會影響發揮,……

真正進入點球大戰的話,岩大的勝率不會超過三成。

而一旦岩大在點球大戰中失利,也許要面對的,就是超過先前十倍,甚至百倍的羞辱。雙方已經走到死磕的境地,誰都不會再留絲毫情面,漸海科技的人絕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所以,許庭生想再試試,試試提前殺死比賽……

問題在於,他連球都接不到,怎麼試?

歸根到底,許庭生並不是一個死板老實的人,而且,他遠比這些小孩要成熟老練得多。他踢過很多年野球,他,很狡猾。

許庭生先前在場下看了一整場球,觀眾看球,他也看球,但出發點和角度不同,準確的說,觀眾大多在看熱鬧,而許庭生在觀察和思考。

許庭生髮現的一件可以利用的事,在漸海科技的10號明星隊長身上,他……太愛耍帥了。每次在中後場接球,他都喜歡先把球踩在腳底,略停一會,很有大將之風的觀察場上局勢,然後再將球輕輕往前一送,跟上,發動進攻。

準確來說,這個動作確實還是蠻帥的,給人一種處變不驚,統領全局的感覺。

但是,在許庭生看來,這簡直就是「欠斷」,裝逼遭雷劈,純粹找斷球呢。

許庭生的機會,就是去斷他的腳底球。

而且,許庭生知道一點,他現在很憤怒,許庭生希望他最好可以更憤怒一些。所以,最後的3分鐘,許庭生每次和他擦肩而過,都會「聊」幾句。

漸海科技10號隊長多數時候站在中圈附近,負責調度全局,幾乎每一次攻勢,球都會先到他腳下,由他發起。

許庭生就在中圈附近轉,然後說話:

「賽前聽說你入選過漸海省大學生聯賽最佳陣容,好崇拜你……現場看完之後,完全看不出來啊,唉,本來還想找你簽名的。」

「你有沒有想過今天會踢成這樣?……想不到吧,哈哈,我跟你說,人生總是充滿意外,意外會讓人生更精彩,你要學會坦然面對……」

「你覺得『閉嘴』那個動作,我做的比較帥還是你?……我覺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