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八十八章 那一場兵荒馬亂的表白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人討論完,教練抬頭,10號隊長轉身,發現……許庭生就站在他們面前。 「他要幹嘛?」這是心裡的想法。 「你想幹嘛?」10號漸海科技隊長問許庭生。 許庭生笑了笑,然後舉起食指,輕輕...

?第八十八章那一場兵荒馬亂的表白

這是一場已經變成了戰爭的球賽,岩州大學史無前例的尊嚴之戰。

就是這樣一場無比重要的比賽,最後的關頭,最後一個換人名額,最後的搏命一擊,岩大教練聲嘶力竭喊出了一個新人的名字:許庭生。

「許庭生是誰?厲害嗎?」

「不知道,以前看比賽沒見過埃」

「芷欣,他上場了,他上場了,他會進球嗎?」室友猛推陸芷欣的肩膀。

「嗯……我,我也不知道。」陸芷欣握著拳頭,有些期待,也有些緊張。

看台上議論紛紛,但是沒有幾個人能給出答案。

其實就連許庭生自己都有些意外,他想上場,但是並不覺得自己真有這樣機會。最後一個換人名額,承載所有希望,太重要了。可是,許庭生是新人,他甚至原本連替補名單都沒進,隊友臨時受傷他才遞補進來的。

很顯然,教練在這個時候選擇換上許庭生,並不是因為他覺得許庭生的實力有多強,而是因為,……

許庭生看了看替補席,這是一場岩大決心死守到底的比賽,除了首發陣容之外,替補席上放的基本都是後衛和防守型中場,原本的前場攻擊儲備,是陳嘯,現在陳嘯傷了,那就只剩許庭生了。

別無選擇,聽天由命嗎?

這是很多人的揣測。

許庭生和教練站在場邊,等待換人,將被換下的是隊副,二貨大四學長,當然,他今天在場上可一點都不二,數次救險,拼盡全力,而且一直不斷在鼓勵隊友。

此時,他正拼盡最後一絲力氣向場邊跑來,想要儘快完成換人,但是,他跑得並不快,他已經完全沒有體力了,要不然,教練也不會換下他。

趁著這點時間,教練試著告訴許庭生別緊張,但是看看他握拳顫抖的雙手,許庭生知道他其實比自己還緊張。

漸海科技的教練靠過來,笑著說:「怎麼?換新人上場積累經驗?……投降啦?」

這是嘲諷,教練和許庭生都沒理他,他繼續說:「半場的時候,我記得你說觀眾很開心啊,現在她們還開心嗎?」

他轉向岩大這邊的看台,面對所有岩大觀眾,揮著手,大聲喊:「你們看得還開心嗎?……怎麼不笑啦?怎麼不罵啦?……繼續笑啊,繼續罵埃」

這……讓所有人意外。

也許他事後會被指責,指責他毫無大學足球隊教練的修養和風度……但是,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又一次,岩大被羞辱了。

看台上罵聲四起,教練幾乎壓抑不住要衝過去,許庭生伸手按住了他。

隊副終於跑到場邊,換人的擁抱像是他倒在許庭生懷裡。「交給你了,去……乾死他們。」他說。然後,他一頭砸向漸海科技的教練的面門。

鬼知道他是累暈了還是故意的,總之這一下撞得不輕。

「射門、射門、射門……你的任務就是去前場射門,記住,射門……射門啊1

教練在不斷的重複著,射門,射門,然而就在許庭生一隻腳踏進球場的同時,從背後炸響了一個字:「殺」。

「殺。」

第一聲殺來自教練。

第二聲,來自看台,男生們集體發出的聲音,一直沒有太大存在感的岩大男生觀眾,終於在最後時候爆發出自己的吶喊,如果可以,他們現在每個人都想上場去拼搏,但是他們不能,所以,他們把自己的熱血和憤怒化作吶喊:殺。

這是一個本不該出現在足球場的詞:殺。

但,這是戰爭。這場球因為岩大的「負隅頑抗」而演變成了僵持的局面,一直沒把岩大看在眼裡的漸海科技惱羞成怒了。

是他們先開始了羞辱,才遭來謾罵,是他們先挑起了戰爭,現在,形勢已經勢同水火。

更深層次的原因,是兩校本就互相別著苗頭,互相看不起。

這座大學城有七所學校,岩大人的看法,這是岩州的大學城,岩大自然應該是當之無愧的老大。

但是漸海科技的人不這麼認為,他們的名字前面冠著的不是岩州,是漸海省,他們不是岩州科技,是漸海科技,按理說他們應該設在省會西湖市的,既然意外駕臨岩州,哪有不稱王的道理?

總之,兩校之間並沒有那麼友好,隔著一條河,相看兩生厭。

原本兩校一直比較著的,是錄取分數線,是科研成果,岩大這些年正在逐漸佔優,但是今天,這場本該沒有這麼重大意義的足球賽意外的成為了兩校對壘的戰常

就像劍客一怒之下扔出了白手套,決鬥開始。

就在剛剛,漸海科技的教練在火上再次澆油,又一次公開的羞辱……岩大,已經沒有退路了。以後出去,可能連頭都抬不起來。

「殺,殺,殺。」滿場的殺聲。

許庭生上場之後三分鐘,一次觸球都沒有,他在前場幾乎孤立無援,已經沒有幾個人帶球突進上來,能過來的,幾乎都是破壞性的解圍球。

許庭生只能靠自己去搶。

他第一次接到隊友的后場解圍球,停球,然後直接被三人包夾,球……迅速被漸海科技的隊員斷走。

看台上一片嘆息。

許庭生想明白了,他不會機會舒服的停球、拿球,再去尋找機會,沒有人能幫他拉開空當,沒有人能幫他吸引防守球員,就算有人有體力上來接應配合,也得許庭生先拿住球。

他的拿球突破能力並沒有那麼強,他之前能成為高中校隊的中場核心,真正擅長的,是傳球,精準到極致的傳球,但是現在,他能傳給誰?

所以,正如教練交代的,許庭生只有一個選擇,射門。接球,然後馬上射門。

第二次接到后場的解圍球,距離對方球門35米開外,許庭生沒有停球,直接一腳正腳背凌空抽射……球,又高、又遠、又偏,從邊線飛了出去。

漸海科技的后場界外球。

看台上響起的,是岩大這邊的嘆息,還有漸海科技那邊的觀眾的嘲笑聲和噓聲。

當然,嘆息過後,岩大的觀眾依然給予了許庭生掌聲,因為誰都看得出來,他有多麼艱難,有多麼孤立無援,很多時候,他身邊都圍著兩到三個漸海科技的防守球員。

沒有人對這個新人要求那麼高,但是期待,不期待他還能期待誰?場上現在就他一個純攻擊球員,就他還有充足的體力。

掌聲,是鼓勵,也是期待。

漸海科技的10號隊長走過來,向許庭生比出一個大拇指:「很好的解圍,小兄弟真客氣。」

知道是羞辱,但是許庭生沒有說話,爭吵沒有意義,只會浪費時間。

岩大隊長走到許庭生身邊,低聲說:

「別理他,你離球門太遠了,去禁區弧頂,我們幫你搶下來一次,對不起只有一次……

相信我們,這次我們會直接搶斷他們的這次后場界外球。

然後,就看你的了。」

漸海科技的后場球員漫不經心的拋出界外球,確實是漫不經心,因為,整場比賽岩大都沒有展開過前場逼搶,所以,他們不需要謹慎。

但是,這次,就在界外球拋出的瞬間,所有還能動彈的岩大隊友都動了,全場比賽,岩大第一次展開瘋狂的前場逼搶。

這是孤注一擲的踢法,耗盡最後的體力,放任後方空虛。

岩大最後的瘋狂,因為意外,漸海科技的球員毫無防備。

一波右邊路的三人圍搶之後,岩大7號邊鋒得球,他是邊鋒,但是打了將近120分鐘邊後衛,這是他整場比賽第一次得到邊路傳中的機會。

他沒有選擇高球,許庭生並不高大。

貼地的低平球,直奔站在禁區弧頂左側的許庭生。

許庭生左邊肩膀扛住對方後衛,迎球奔跑,……

最熟悉的位置,最喜歡的射門角度,最習慣的射門腳法……在高中畢業告別賽上,許庭生曾經在同樣的位置打進過一個貼地弧線球。

這一次呢?

沒有任何遲疑和猶豫,許庭生肩膀用力稍稍撞開對方後衛,沒有停球,右腳腳內側直接打出一記貼地弧線球,……

「呼……」

所有人都站起來,翹首看著皮球飛行的軌跡。

「……」

皮球砸中球門立柱彈回。

嘆息聲響起,還有岩大球員不甘的怒吼,還有,漸海科技隊員放鬆神經發出的長長的吐氣聲,……

但是,一個身影已經急速接近彈回的皮球。

許庭生在射門完成的同時,在所有人都在等待「宣判」的時候,就已經殺進禁區準備補射。

自己踢出去的球,只有自己最清楚它的走向。

「」,是皮球撞柱彈回的聲音。

「砰」,是許庭生迎球怒射的聲音。

嘆息的人還沒回過神來,球在窩裡,還在跳動,甚至很多岩大的球員還在哀嘆,漸海科技的球員還在慶幸……

許庭生已經張開雙臂開始瘋狂慶祝。

裁判響哨,手指中圈,進球有效。

哨聲將所有人拉了回來,他們看到了窩裡的皮球,還有正張開雙臂狂奔的許庭生,……

1:1

加時賽下半場臨近結束……岩大進球了,扳平了。

看台上是近乎聲嘶力竭的吶喊、歡呼,岩大的觀眾跳著,叫著,相互擁抱著,……一瞬之間逆轉的劇情,讓所有人都瘋狂了。

「芷欣,他進球了,他跑過來了。」

「嗯,我知道,我知道。」

許庭生飛奔的方向確實是岩大的看台,陸芷欣所在的這一塊,但是事實上,很抱歉,許庭生已經忘記了這件事情,他太激動了,他跑過去,只是因為他需要奔跑,來發泄內心的激動。

或者,他想和岩大的觀眾,受了羞辱和委屈的同學們一起慶祝。

陸芷欣攥緊了拳頭,站起來,等待著,現在滿場都是「許庭生、許庭生、……」的歡呼,而她,馬上將要被此刻的岩大英雄表白,那是……怎樣的美好?

想要不激動,很難。

然而……許庭生並沒能跑到看台底下,他奔跑著,然後中途直接被人攔腰抱摔,撲倒在地上,教練,是教練乾的。

岩大的教練已經瘋了,他此刻深深的覺得,自己的換人實在是太英明了。

不是湊巧的,不是別無選擇,聽天由命,不是死馬當活馬醫……一切都在他的運籌帷幄之中,是他早就設計好的。就是這樣,他早就看出許庭生不一般了。

岩大的其他隊員也想慶祝,但是,很多人已經跑不動了。

所以,他們喊:「許庭生,過來……老子抱一下。」

這話聽著像是古代人在青樓里喊姑娘,「來,大爺香一個。」

許庭生從地上爬起來,跑過去和隊友一個一個擁抱,有人抱住了他就捶,有人幾乎要趴他懷裡哭,有人居然……親他。

好吧,許庭生擦了擦臉上的口水,他知道,這些場上拚命拼了將近120分鐘的隊友,實在是太激動了,太需要釋放了,因為剛剛,他們太憤怒、太壓抑了。

此時此刻,所有的情緒都化作了喜悅。

比賽還有3分鐘,漸海科技的球員雖然失落、懊悔,但是至少他們的教練沒有亂,明星10號隊長沒有亂,教練在失球后第一時間把隊長叫到場邊,布置接下來的戰術安排。

岩大球員已經沒有體力了,他們認為,3分鐘,他們依然可以殺死比賽。

兩個人討論完,教練抬頭,10號隊長轉身,發現……許庭生就站在他們面前。

「他要幹嘛?」這是心裡的想法。

「你想幹嘛?」10號漸海科技隊長問許庭生。

許庭生笑了笑,然後舉起食指,輕輕豎在唇邊:「噓」。

這個意思是:閉嘴。

***

!--作者有話說editorbyJack2014-09-19--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236.html!--二維碼廣告Startqrcode{width: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ccpadding::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Yaheipadding-left:1-style:squaremargin-bottom:op:14px}

關注微信公眾號「17K小說」,《重生之等你長大》最新章節隨時隨地輕鬆閱讀!連續簽到即可獲得免費閱讀特權;更多精彩活動敬請關注!!--二維碼廣告End--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