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八十八章 那一場兵荒馬亂的表白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2-24 19:38  |  字數:4900字

?第八十八章那一場兵荒馬亂的表白

這是一場已經變成了戰爭的球賽,岩州大學史無前例的尊嚴之戰。

就是這樣一場無比重要的比賽,最後的關頭,最後一個換人名額,最後的搏命一擊,岩大教練聲嘶力竭喊出了一個新人的名字:許庭生。

「許庭生是誰?厲害嗎?」

「不知道,以前看比賽沒見過啊。」

「芷欣,他上場了,他上場了,他會進球嗎?」室友猛推陸芷欣的肩膀。

「嗯……我,我也不知道。」陸芷欣握著拳頭,有些期待,也有些緊張。

看台上議論紛紛,但是沒有幾個人能給出答案。

其實就連許庭生自己都有些意外,他想上場,但是並不覺得自己真有這樣機會。最後一個換人名額,承載所有希望,太重要了。可是,許庭生是新人,他甚至原本連替補名單都沒進,隊友臨時受傷他才遞補進來的。

很顯然,教練在這個時候選擇換上許庭生,並不是因為他覺得許庭生的實力有多強,而是因為,……

許庭生看了看替補席,這是一場岩大決心死守到底的比賽,除了首發陣容之外,替補席上放的基本都是後衛和防守型中場,原本的前場攻擊儲備,是陳嘯,現在陳嘯傷了,那就只剩許庭生了。

別無選擇,聽天由命嗎?

這是很多人的揣測。

許庭生和教練站在場邊,等待換人,將被換下的是隊副,二貨大四學長,當然,他今天在場上可一點都不二,數次救險,拼盡全力,而且一直不斷在鼓勵隊友。

此時,他正拼盡最後一絲力氣向場邊跑來,想要儘快完成換人,但是,他跑得並不快,他已經完全沒有體力了,要不然,教練也不會換下他。

趁著這點時間,教練試著告訴許庭生別緊張,但是看看他握拳顫抖的雙手,許庭生知道他其實比自己還緊張。

漸海科技的教練靠過來,笑著說:「怎麼?換新人上場積累經驗?……投降啦?」

這是嘲諷,教練和許庭生都沒理他,他繼續說:「半場的時候,我記得你說觀眾很開心啊,現在她們還開心嗎?」

他轉向岩大這邊的看台,面對所有岩大觀眾,揮著手,大聲喊:「你們看得還開心嗎?……怎麼不笑啦?怎麼不罵啦?……繼續笑啊,繼續罵啊。」

這……讓所有人意外。

也許他事後會被指責,指責他毫無大學足球隊教練的修養和風度……但是,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又一次,岩大被羞辱了。

看台上罵聲四起,教練幾乎壓抑不住要衝過去,許庭生伸手按住了他。

隊副終於跑到場邊,換人的擁抱像是他倒在許庭生懷裡。「交給你了,去……乾死他們。」他說。然後,他一頭砸向漸海科技的教練的面門。

鬼知道他是累暈了還是故意的,總之這一下撞得不輕。

「射門、射門、射門……你的任務就是去前場射門,記住,射門……射門啊!」

教練在不斷的重複著,射門,射門,然而就在許庭生一隻腳踏進球場的同時,從背後炸響了一個字:「殺」。

「殺。」

第一聲殺來自教練。

第二聲,來自看台,男生們集體發出的聲音,一直沒有太大存在感的岩大男生觀眾,終於在最後時候爆發出自己的吶喊,如果可以,他們現在每個人都想上場去拼搏,但是他們不能,所以,他們把自己的熱血和憤怒化作吶喊:殺。

這是一個本不該出現在足球場的詞:殺。

但,這是戰爭。這場球因為岩大的「負隅頑抗」而演變成了僵持的局面,一直沒把岩大看在眼裡的漸海科技惱羞成怒了。

是他們先開始了羞辱,才遭來謾罵,是他們先挑起了戰爭,現在,形勢已經勢同水火。

更深層次的原因,是兩校本就互相別著苗頭,互相看不起。

這座大學城有七所學校,岩大人的看法,這是岩州的大學城,岩大自然應該是當之無愧的老大。

但是漸海科技的人不這麼認為,他們的名字前面冠著的不是岩州,是漸海省,他們不是岩州科技,是漸海科技,按理說他們應該設在省會西湖市的,既然意外駕臨岩州,哪有不稱王的道理?

總之,兩校之間並沒有那麼友好,隔著一條河,相看兩生厭。

原本兩校一直比較著的,是錄取分數線,是科研成果,岩大這些年正在逐漸佔優,但是今天,這場本該沒有這麼重大意義的足球賽意外的成為了兩校對壘的戰場。

就像劍客一怒之下扔出了白手套,決鬥開始。

就在剛剛,漸海科技的教練在火上再次澆油,又一次公開的羞辱……岩大,已經沒有退路了。以後出去,可能連頭都抬不起來。

「殺,殺,殺。」滿場的殺聲。

許庭生上場之後三分鐘,一次觸球都沒有,他在前場幾乎孤立無援,已經沒有幾個人帶球突進上來,能過來的,幾乎都是破壞性的解圍球。

許庭生只能靠自己去搶。

他第一次接到隊友的後場解圍球,停球,然後直接被三人包夾,球……迅速被漸海科技的隊員斷走。

看台上一片嘆息。

許庭生想明白了,他不會機會舒服的停球、拿球,再去尋找機會,沒有人能幫他拉開空當,沒有人能幫他吸引防守球員,就算有人有體力上來接應配合,也得許庭生先拿住球。

他的拿球突破能力並沒有那麼強,他之前能成為高中校隊的中場核心,真正擅長的,是傳球,精準到極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