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七十四章 方餘慶的路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的身份只能留給警.察去調查,許庭生覺得屋裡極有可能是母親和一對姐弟,但是眼下這些已經都不重要。 「放開,我只砸手和腿。」 方餘慶咆哮著,他在奮力掙扎,鍾武勝將他緊緊箍住,轉頭看了看許庭...

?第七十四章方餘慶的路

******

許庭生和方餘慶走過去,站在鍾武勝身邊朝房間內看去,……

停頓幾秒后,方餘慶默默的轉身走出去,許庭生抓了他一把,沒有抓祝

方餘慶默默拿起原本已經放下的棒球棍,面無表情,一聲不吭的,一棍接著一棍……砸在地上的三個人腿上、身上。

骨骼破碎的聲音,還有哀嚎聲響起……一點都不可怕,在場所有人都只覺得,這聲音很悅耳。

甚至連李琳琳這個女孩都沒有捂住眼睛或者轉過頭去,她就那麼看著。

「鍾哥,你攔一下他。」許庭生聲音有些顫抖的說。

顫抖只是因為憤怒,但許庭生提醒自己必須保持冷靜。

鍾武勝也退了出去,遲疑了一下,還是抱住了無法自抑的方餘慶。

前世的某一個時期,許庭生也曾在新聞上連續看到過幾次囚禁、奴役女性的案件報道,當時雖然憤怒,但是那畢竟遠離自己的生活,……

而今,它就發生在許庭生眼前。

甚至,他所熟悉的李琳琳差點就成為受害者之一。

房間里除卻小男孩之外,還有兩雙眼睛正望著他,一個眼神麻木,一個眼神中有渴求,也有恐懼。

「別怕,我們是來救人的……警察一會就到。」許庭生盡量溫和的說。

他說完,房間里的其中一個人才開始有眼淚掉下來。

這是兩個女人,正在哭泣點頭的一個大約30多歲,另一個,大概14、5歲,她們身無寸縷,被綁縛住了手腳,嘴巴上貼著膠布,哭泣的同時只能發出輕微的嗚嗚的聲音。

地面有失禁的污穢,她們就坐在其中,因為她們無法移動。

她們的身上滿是傷痕,有的是拳打腳踢的傷口,有的是銳器的割傷或刺傷,有的……是牙齒咬傷的印記,有的傷口已經癒合,只留傷疤,有的還在往外滲著血。

那些已經癒合的傷口說明,她們或許已經被囚禁了很久。

30多歲的女人還保留著意識,所以她知道發生了什麼,開始哭泣,但是那個14、5歲的小女孩已經徹底麻木,茫然的眼神看一看許庭生,又轉回去獃獃的看著地面,整個人倚靠在成年女人的身上。

也許於她而言,麻木才是最好的自我拯救。

罪犯是三個人,屋裡有兩個女人,也許,李琳琳是他們的最後一個目標,最後一次行動……如果許庭生三人今天沒有出現,也許罪犯會設法帶著人離開,回去深山老村或者哪裡,那麼後果……

小男孩的身份只能留給警.察去調查,許庭生覺得屋裡極有可能是母親和一對姐弟,但是眼下這些已經都不重要。

「放開,我只砸手和腿。」

方餘慶咆哮著,他在奮力掙扎,鍾武勝將他緊緊箍住,轉頭看了看許庭生,見許庭生點頭,鍾武勝鬆開了手,從他臉上的表情可以看出,他早就想鬆手。

方餘慶繼續一下接一下的砸著,……

骨骼破碎的聲音,哀嚎聲,悅耳的聲音再次響起。

……

方餘慶的發泄直到他接到堂哥的電話才中止。

方餘慶的堂哥已經帶著人到了小區里。

「我們在11棟7層,現在沒事了,不過情況有點複雜,你們上來看過再說。」方餘慶對著電話說。

等他掛上電話,許庭生按住他說:「你堂哥是什麼職務,這次過來的人里他是不是負責人?」

「副隊長,應該是。」

「那好,我跟你交代兩件事,你待會跟你堂哥說一下。第一,這件事可能會有後續的媒體報道,你提醒下你堂哥注意保護受害者的隱私,不要暴露任何可能引人猜測的線索信息,尤其不要提到家教、學校和我們,……」

方餘慶看了看仍然蜷縮在老歪懷裡的李琳琳,點頭說:「我明白。」

「第二,他們身上的傷」,許庭生指著地上的三人,繼續說,「他們身上的傷,是我們衝進來和他們搏鬥留下的……別說你怕不怕或者兜不兜得住,我和鍾哥不想惹麻煩,我也不希望你惹麻煩。」

方餘慶點了點頭說:「好……你懂法律嗎?……他們夠不夠得上判死刑?」

對於腳下的這三個禽獸,許庭生也想殺之而後快,但是,他前世的記憶卻非如此……許庭生搖了搖頭說:「一會問你堂哥吧。」

說完沒一會,方餘慶的堂哥帶著人進入現常

方餘慶找了個空隙把堂哥拉到一邊說話,溝通剛剛許庭生交代的事情。

許庭生看到現場的兩名女刑警看向罪犯時殺人的目光。

「他們應該不會好過吧。」

……

老歪和李琳琳被送去醫院,許庭生和方餘慶、鍾武勝在刑警隊做完筆錄已經是凌晨,方餘慶開車送許庭生和鍾武勝回去河岸民居。

最後他也沒走,在許庭生這裡住了下來。

許庭生枕著雙臂靠在床上,一直沒能入睡。

方餘慶過來敲門。

進門說:「許庭生,我睡不著。」

許庭生知道,今天經歷的事情對方餘慶的衝擊也許比對自己還要大很多,因為兩個人生存成長的環境並不一樣,方餘慶的人生到在今晚之前,最大的困擾也許僅僅是怎麼消磨時光,怎麼讓生活不無聊,……

「我沒想過有一天我可以肩扛公平正義那麼遠……你明白我的意思嗎?許庭生……我知道我不是超人、蝙蝠俠……但是,我也不想像今天這樣無能為力。」

方餘慶靠坐在椅子上,點了根煙說。

「我堂哥在家裡是個異類,家裡有很多條路,很多陽光大道可以給他選擇……他選了最難走的一條……因為他選擇當刑警,我大伯和大娘差點跟他斷絕關係。」

許庭生隱約能明白方餘慶的意思,他曾經看過一則或許無據可查的報道,在國人平均壽命已達70多歲的情況下,一線刑警的平均壽命似乎只有40多歲。

「現在,我想走他的路。」方餘慶說。

許庭生沒有說話,他知道方餘慶其實並不需要自己的意見或建議,他只是在做一場自我思考,關於之前和之後的人生,他來找許庭生說話,把話說出來,但是……其實這只是他的獨白。

許庭生不知道如果自己沒出現,方餘慶之後的人生會是怎麼樣的,也許浪蕩一生,也許平步青雲,但終歸不會是他現在所想的這樣。

許庭生甚至不能判斷這種情況可能造成的影響是好是壞。

蝴蝶扇動翅膀,方餘慶改變了他的路。

!--作者有話說editorbyJack2014-09-19--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236.html!--二維碼廣告Startqrcode{width: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ccpadding::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Yaheipadding-left:1-style:squaremargin-bottom:op:14px}

關注微信公眾號「17K小說」,《重生之等你長大》最新章節隨時隨地輕鬆閱讀!連續簽到即可獲得免費閱讀特權;更多精彩活動敬請關注!!--二維碼廣告End--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