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七十一章 人脈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2-24 19:38  |  字數:3679字

?第七十一章人脈

12月中旬,許庭生在溪山鎮一棟靠河的民房裡租下了二樓的3間屋子,兩間自己和付誠用,另一間計劃當作客房,當然,它其實主要是為黃亞明準備的。

民房的房主並不住在溪山鎮上,平時代收房租的是租住在一樓的一對夫妻,據說在溪山鎮上做點小生意。

許庭生在電話里和房主達成了口頭協議,他能夠很明顯的感覺到,因為溪山大學城征地而一夜暴富的房主並不太在意這點小錢,3間屋子,合起來每月房租750元,雙方連租房合同都沒簽。

房主的意思,你想搬了別交下個月房租就行,然後,沒事少煩我。

許庭生也樂得自在。

第一次去交房租的時候,許庭生意外的發現,住在一樓的小夫妻正是上次見過的餛飩攤老闆娘和喝醉了講述過他和老闆娘的故事,還給許庭生他們看了渾身傷疤的那個小夥子。

方雲瑤過來那次,這個經歷坎坷的小夥子送了付誠一記「神助攻」。

長得像小宋佳的老闆娘名字里還真有個佳字,她叫陶佳秀,小夥子的名字是鍾武勝。

雖然大部分的時間還是住在學校里,但是偶爾幾次回去河岸民居,碰巧看見小夫妻倆的互動,許庭生知道,他們真的很恩愛,只是日子過得有些辛苦。

雙方日漸熟絡,偶爾許庭生和付誠或者黃亞明回河岸民房去住,黃亞明會惡作劇的去敲小夫妻卧室的房門,告訴鍾武勝說:「今晚動響別鬧太大,樓板隔音不好,樓上還住著三個單身漢呢,體諒同情一下。」

然後鍾武勝就會從房間里衝出來,輕鬆制服黃亞明,虐上一頓,直到陶佳秀出來訓他:「撒手,瞎鬧騰,你這人也沒個輕重的,小心給人弄傷了」。

鍾武勝才會聽話的乖乖撒手。

上一次鍾武勝喝醉了說過一句話:其實我一個人能打他們五個你們信嗎?

許庭生原本當他是酒後大話,現在看來還真得相信。

看鐘武勝每次制服黃亞明時候的力量和技巧,應付三五個人,或許真的不在話下。

鍾武勝原本留給許庭生的印象就很不錯,加上身手這一條,許庭生更多了幾分結交的心思,他想著許爸的生意如果真的按計劃的步調發展下去,身邊遲早會需要這麼一個人。

至於這件事成或不成,全憑鍾武勝和陶佳秀自己的心意,至少那樣的話,陶佳秀不必再每天像現在這麼辛苦。

之後的日子裡,許庭生三不五時會帶幾個人到老闆娘的餛飩攤上坐一坐,順便跟生意一直不好的鐘武勝聊上一陣。

很顯然,鍾武勝真的不是擺地攤做生意的料,有時候跟客人討價還價,話還沒說幾句就氣呼呼的把衣服往攤位上一扔,愛買買,不買隨便。

除了許庭生,沒有人能夠這麼勤的吃餛飩,所以,許庭生有時和室友去,有時是黃亞明和付誠、宋妮,還有些時候,是方餘慶。

其實在「輪迴樂隊」的話題火熱的這段時間裡,許庭生最擔心的人就是方橙這個妖精,畢竟對方算是知道內情的唯一一個外人。用她自己的話說,她握住了許庭生的把柄,並且隨時準備拿這個威脅許庭生。

但是這段日子她出人意料的平靜,只給許庭生打過一個電話,問apple最近有沒有過來玩,得知apple沒來之後便沒有多話,只說下次apple過來記得叫她一起吃飯。

許庭生不知該慶幸還是擔憂,方橙對apple的興趣明顯大於自己。

真正跟許庭生接觸越來越多的人是方餘慶,這是個很奇怪的人,傲氣囂張討人厭是一個方面,平日里看起來什麼事都不關心的樣子,鼻孔朝天,唯我獨尊。

但是,他也有另一面,仗義豪爽死不要臉,據他自己說:「我只對看得上眼的人才這樣,許庭生你應該慶幸。」

許庭生說:「麻煩你滾遠點。」

方餘慶說:「余晴叫我多跟你一塊混,我姐也叫我多跟你一塊混,更難得,哥們自己也願意跟你一塊混,你說你多榮幸。」

許庭生說:「大哥你都大三了,難道你就不忙嗎?不考慮實習找工作?」

方餘慶說:「找個屁,我自己找了也是白找……反正都得按我爸的意思來,他喜歡安排就讓他安排去吧。」

許庭生說:「我沒法跟官二代正常交流。」

方餘慶說:「我算哪門子官二代啊,在家跟被抱養的差不多,比家裡狗的地位都低……我們家真正當二代培養的其實是我姐,混那個二代圈子的也是我姐……那幫人,表面上都是一套一套的,女的端莊,男的紳士,其實一個個都他-媽心機深著呢……那種圈子,我玩不慣,也玩不轉。」

許庭生說:「那你也不應該找我一個窮小子混啊,沒事去找你那麼豬朋狗友泡個夜店什麼的,不是比跟我坐在這吃餛飩有趣的多?」

方餘慶咧了咧嘴:「還夜店呢,你這麼說,搞的好像余晴和我姐不會殺人似的……再說了,我剛跟鍾哥說好了要跟他學幾手,你少給我搗亂。」

方餘慶和鍾武勝也很對脾氣,兩個人這會兒開始研究武功招式,許庭生坐在一旁安安靜靜的吃餛飩。

事實上,許庭生並不太清楚方家的具體情況,方餘慶沒主動說,他也就不好問,更不好明裡暗裡的設計打探。

這段時間相處下來,許庭生已經開始了解方餘慶這個人,像這些事,你設計打探或者想辦法套他的話,還不如直接問,直接問他最多不說,設計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