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十八章 少年一場心動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2-24 19:38  |  字數:3264字

?第六十八章少年一場心動

趁著假期還有幾天,許庭生和付誠、黃亞明三個人一起去了一趟老周家,帶了幾條煙給老周,給師母帶的是保健品。

算起來這已經是他們第三次到老周家了,高三畢業那個暑假他們去過兩次,老周脾氣好,師母也不差,夫妻恩愛的樣子給三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甚至還有一些羨慕。

但是這次,剛一進門許庭生就發現氣氛有點不對,老周和師母似乎正在吵架,準確的說,是老周好像正在被「教育」。

看著有點尷尬不知所措的許庭生三人,依然有些氣息不穩、怒氣沖沖的師母努力擠出笑容說:「沒事,不關你們的事,你們來師母很開心……留下吃飯。」

說完又瞪一眼老周:「快留一下,我去做飯。」

師母去了廚房,老周長出一口氣,給三人使了一個眼色,沒敢直接說起正題,閑聊了幾句大學生活,而後意味深長對許庭生說起,前面姚婧剛剛來過。

說著話師母做好了飯,自己吃過以後直接去了房間,留下老周和三個學生把酒閑話。

老周這才來了精神,因為高氣壓沒了,也因為酒意上來了。

「聽說你上學時和姚婧有過一段?」老周問許庭生。

許庭生略有些尷尬的點頭承認。

黃亞明和付誠興奮的在一旁你一句我一句的說著,把兩人之間的事情補充完善了一遍,其中很多事,許庭生自己都已經淡忘了,此時再聽起來,一方面覺得有趣,另一方面也難免更尷尬了一些。

少年無知,原來做過那麼多傻事。

老周細細品完,狡黠的笑著說:「其實姚婧那丫頭管你們師母叫阿姨,我們兩家是親戚,我家她常來。前面她過來也說起了你們的事,然後又說了另一件事,現在有個跟她同校的男生在追她,也是麗北人,比你們高一屆麗北中學畢業的。」

說完老周和付誠、黃亞明三人都把目光聚焦在許庭生臉上,似乎很想從他的表情里看出點什麼來,或妒意,或不舍。

但是,都沒有。

許庭生前世和姚婧戀愛一個月,最後和平分手之後,依然是關係不錯的朋友,多年後姚婧過上了平淡美好的生活,她很幸福。

這是最重要的,許庭生一樣為她慶幸,慶幸她的幸福,也慶幸兩個人當初理智分手,誰都沒有勉強。

這一世,也許重生的許庭生改變了一些東西,姚婧對他的感情較之前世或許更深一些,最後的分手也更傷痛一些,但是有一點是不會變的,他們不適合,而且並不那麼相愛,既然如此,讓她如前世一般幸福美好難道不是最好的選擇?

難道重生以後,有了更大的能力,就要無恥的把一切該擁有的,不該擁有的都握在手心,滿足一人之欲?

許庭生對著老周笑了笑,平靜說:「少年一場心動,如今只希望她好。」

三人都能感受到他的坦然,老周舉起來一杯酒說:「說得好,為少年那場心動,干一杯。」

50多度的白酒又一小杯下肚,老周臉色潮紅,神神秘秘的說道:

「知道我為什麼被你們師母罵嗎?……罵了兩天了,……

說起來也是我活該,前天我參加了一個高中同學會,湊巧,真是湊巧,移民美國20多年沒見的班花也來了……你們不知道,她是我整個高中時代的夢中情人啊……

從見到她開始,不,從聽說她會來開始,我這顆陳年老心哦,砰、砰、砰……一晚上魂不守舍,……

最後散場的時候,她站在樓下門口跟老同學一個個擁抱告別,說著也許再見無期了……

這種情況,都送上門來了,都後會無期了……你們說我該不該抱一下?」

許庭生和黃亞明、付誠齊齊點頭:「抱,必須抱。」

「所以我就抱了嘛,想想當年她那個皮膚哦」,老周嘖一聲道,「我總覺得掐一下都能滲出血來……湊巧她那天穿的衣服露了大半個背……所以……我就抱得緊了點,久了點,……」

「結果被師母看到了?」黃亞明一臉幸災樂禍的問道。

老周沉痛的點了點頭。

剩下的話就都在酒里了,不論年紀,男人們說起學生時代的女朋友,初戀、暗戀,總是有著一樣的情懷和說不完的話。

從老周零零碎碎的話里,許庭生總結出了這樣一個觀點:

其實,這世界上的女人有一個共同的認知錯誤是,她們相信並且要求百分百的專一,專情。

然而世界上根本沒有百分百專一專情的男人,哪怕是那些表面看來專一專情了一輩子的,其實一生中也都不可避免的有過對其他女人的怦然心動,幾次,幾十次,甚至上百次。

有時只是一聲興嘆,一個念頭,有時魂牽夢縈許久。

那麼好男人和壞男人的區別在哪裡?

在於心動之後他有沒有忘記那個一,有沒有忘記責任和擔當,有沒有迷失自己。於是有人沉迷花花世界不能醒來,有人移情別戀,妻離子散……自然,也有人不忘初心,一生堅守。

所以,別怪他心動,因為心動不可避免,要計較,就計較那一場場怦然心動之後,你是否還是他的那個一。

或許,你其實應該為此感受到更多更深的幸福,他看盡世間繁花,卻只把你插在心頭。

話說到最後,黃亞明對老周說:「老大,你這些話很有道理啊,為什麼不這樣跟師母說一遍,解釋一下?」

老周嘿嘿一樂:「女人哪裡是能講道理的動物……說,就是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