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十一章 付誠得了一種病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2-24 19:38  |  字數:3292字

?第六十一章付誠得了一種病

許庭生和付誠在校園裡玩了一回行為藝術,一路驚嚇了不少學長學姐,兩人沒敢直接回寢室樓,先往學校外面跑,然後轉回C區圍牆外,再翻牆進來。

還好,大一學生多數去看晚會了,寢室樓里人不多,兩人有驚無險的回到了付誠的寢室。

收拾妥當之後兩人沒有再回去報告廳,給黃亞明打了個電話,站在大學城入口位置等他們出來。

路燈下,人來人往,有情侶在市區轉了一天剛剛歸來,也有人成雙成對剛剛出動。

許庭生前世曾在大學畢業後回去過兩次大學校園。

當你有一天30歲,或者更大一些,再回去大學校園的感覺會很奇特,一盞四年大學期間你或許根本沒注意過路燈,一段普普通通的由寢室去往教學樓的路,圖書館頂上的鐘,污水河上的橋,一切都被賦予了特殊的色彩。

你走在裡面,會恍惚看到曾經的那些人和那個你,影影綽綽,一直走在路上,走進餐廳,走進圖書館,走進教學樓。

那個你青春陽光,笑容燦爛,步伐輕快,他從你面前經過,牽著你至今依然想念的那個女孩的手,這時候你才會感慨,她原來那麼好,那麼美。

可惜你再也回不去。

許庭生望著路口出了一會兒神,付誠也沒有說話。

「同學,你們有沒有看到兩個穿大衣的人,他們戴著眼罩,還抱著吉他。」有人問許庭生和付誠。

「不怕熱的音樂佐羅嗎?……同學你的形容好奇怪,很遺憾我們沒有看到,看到的話一定上去要簽名。」許庭生說道,他從別人的描述里了解了自己當時的樣子有多奇怪,忍不住在詢問的人走開後失聲笑出來。

付誠也開始笑。「老實說我現在還一身汗。」他說。

許庭生看著他道:「現在感覺怎麼樣?」

付誠想了想說:「說不清,很奇怪的感覺,我說出來你可能都沒法理解,我現在腦子裡想到的是鵝卵石,滿滿一腦袋的鵝卵石,然後有水,在鵝卵石上流動,速度很慢。」

這是很個人的感覺,或許僅僅代表一種混亂的狀態,許庭生也無法理解。

黃亞明、宋妮、方雲瑤向路口走來。

最先說話的是方雲瑤,她說:「早知道不來了,這下怎麼辦?」

說完她就「撲哧」笑了出來,這其實是一個積極的信號。

但是,付誠很認真的走到她面前,鞠躬說:「對不起。」

他又把場面殺死了。

宋妮說:「付誠你是不是得了一種病?」

「什麼?」

「一種叫做一開口一定會把場面搞得很僵的病。」

許庭生和黃亞明對宋妮舉起大拇指,總結的太到位了,方雲瑤也在一旁微笑點頭表示同意。

付誠似乎意識到了自己的問題,打算做些努力,於是他說:「方老師,那首歌,你喜歡嗎?」

這麼問確實很勇敢,但是許庭生很想告訴付誠,第一,這句話你最好不要當著我們的面問;第二,如果你確定要問這句話,那麼前面就不應該稱呼她『方老師』。

方雲瑤已經不知道怎麼接話了。

黃亞明做了個無可奈何的表情說:「走,咱們吃夜宵去,別理這個傻逼。」

「同意。」方雲瑤說,然後氣鼓鼓的跟著走了。

這個時候她更像是一個可以一起玩鬧的朋友,一個大學女生,事實上,她也不過26歲而已。

許庭生知道,付誠有希望了,這場蠻不講理的表白有一個意外的收穫,它喚起了方雲瑤的少女心。

少女心是擋不住浪漫和深情的。

少女心是最容易傻乎乎不顧一切去勇敢的。

四個人當先走了一段,找了個路邊的攤位坐下來吃餛飩,付誠可憐兮兮的跟過來,站在旁邊,遲疑著不知道能不能坐下來。

許庭生現在知道他為什麼說自己滿腦子鵝卵石了,這就是個石頭腦袋啊!

不過至少有一點是好的,他現在看起來足夠可憐。

少女心是柔軟的,同情心一起來,方雲瑤主動往旁邊挪了挪,拉過來一張凳子,仰頭對付誠說:「你坐唄。」

「謝謝方老師。」付誠說。

黃亞明和許庭生、宋妮對視一眼,都有種想抓狂的感覺。

「真的不要再理他了。」黃亞明說。

許庭生和黃亞明兩個人聊了一會,付誠試圖插話進來,兩人理都不理,很快,黃亞明就把注意力放到了老闆娘身上。

許庭生看了看,小吃攤的老闆娘長得像他知道的一個女演員,小宋佳,頭髮隨意地扎在腦後,有幾縷散出來,被汗水打濕了,凌亂地落在額前鬢角,偶爾抬起小臂抹一把汗,那風情

「我不行了,我要死了。」黃亞明把頭頂在許庭生背上鑽,嚎著。

「哥們你別介啊,那是我媳婦兒。」隔壁攤位的一個小夥子湊過來說。

許庭生看了看他,大概二十四五的樣子,而那女人,或許三十五六。

小夥子的攤位賣衣服,生意不算太好,老闆娘這邊忙了他就過來幫忙擦桌子、端碗,忙完一陣,他也不回去,坐在許庭生這一桌開始和兩人聊天。

聊得投機,黃亞明乾脆買了幾罐啤酒,幾個人邊喝邊聊。

時間慢慢流逝,鎮上的行人越來越少,攤位閑下來,小夥子也有點醉了,他說了一個故事。

幾年前,他二十齣頭,剛從部隊退伍,一時間找不到工作,就在老家那邊的大學城擺地攤,在那裡,他認識了老闆娘,就跟現在這樣,兩個人是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