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十章 借場子表個白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2-24 19:38  |  字數:3876字

?第六十章借場子表個白

岩州大學的迎新暨教官歡送晚會進行到最後幾個節目,舞台上支起來兩個話筒架,穿著禮服長裙的女主持笑容甜美,用很標準的動作揚起一隻手說:「接下來,請欣賞下一個節目,相聲,……」

話說到一半,舞台底下跳上來兩個人,抱著吉他,大熱天穿著罩住全身的大衣,戴著佐羅似的眼罩,只是要更大一些,遮掉了大半張臉。

「不好意思,借場子表個白。」其中一個徑直走過來,探頭對著話筒簡簡單單的說。

岩州大學的迎新晚會上,有人突然抱著吉他跳上舞台,乾脆利落的說他要借場子表個白,這個事兒……太他媽來勁了不是嗎?

至少,現場這些對於一切都還充滿熱忱和新鮮感的大一新生們,他們是這樣覺得的。

現場安靜了幾秒,主持人反應過來開始抗爭,但是她的聲音很快被滿場的喝彩聲和掌聲淹沒。

岩大新學期開學至今,發生在軍訓場或者女生宿舍樓下的表白已經有好幾起了,無非點蠟燭跪地獻花什麼的……

但是,沒有一個有台上這位哥們這麼霸氣,也沒有人比他更浪漫。

「這首歌叫《童話》,送給你。」付誠繼續用貌似平靜的口氣說。

方雲瑤開始有點坐立不安,付誠的聲音她聽得出來。

許庭生也到了話筒前,扶著話筒要說話,也許因為前面一個人說的那句「借場子表個白」太有范,現場安靜下來,人們都在期待著,想聽聽這一個要說什麼。

結果許庭生說:「看他,要表白的是他,不關我的事。」

付誠踹了許庭生一腳,兩個人之前在寢室商量、喬裝、練習了快一個小時,互相打氣,結果付誠豁出去了,可是許庭生……一上台就把他賣了。

一片鬨笑聲中,台下的領導和觀眾開始覺得,這或許就是主持人口中的相聲表演了,出場玩了個花樣,還挺有趣的。

但是很快他們就不再發笑了。

木吉他淡淡的和弦響起,付誠的聲音溫柔細膩,許庭生的聲音沙啞滄桑。

「像過了很久

再沒聽到你

對我說你過去的故事

……」

這首許庭生改過歌詞的童話,這首因為準備時間太倉促而略有些跑調的童話,變了一個味道,像是一個人在苦苦的哀求,請你相信,相信有童話,相信我,相信有結局。

這一世,付誠和方雲瑤的故事因為許庭生的推動而提前進入軌道,擺在他們面前的鴻溝是師生的身份和年齡的差距。

但是許庭生認為這是可能被克服的。

如果說,畢業散夥飯那次,付誠的表白對於方雲瑤來說只是一個有趣的生活插曲的話,那麼之後發生的一切,就是付誠在一次次叩擊她的心門。

至少,這份感情已經變得越來越真實可信,方雲瑤會感覺到,這不是少年衝動,虛無的崇拜和愛慕,這是真真實實的愛戀。

張俊明那件事是第一塊敲門磚,付誠撲向張俊明的身影和他在她房門外呼呼睡著的樣子,都會留在方雲瑤心裡,當他走進她的房間那一刻,也許也開始走進她心裡。

那一天他們聊了很多,方雲瑤對付誠說起她的過去,她的成長和回憶。

而讓方雲瑤安心和感動的是,當她第二天醒來時,付誠並不在房間里,在方雲瑤睡著之後,付誠離開了房間,依然守在房門外,直到她第二天醒來。

這讓方雲瑤可以相信,他的愛不是青春期的慾望和貪婪。

接下來是在許庭生家,兩個人都喝醉了的那一晚,方雲瑤終於說出那句「可惜你太小」,而付誠說的是「你等等我就長大了,你等等我好不好?」

至少,方雲瑤給出了積極的信息,她已經開始思考這個問題。

最後,還有那一天在麗北中學足球場,看台下瘋狂的嘶吼,癲狂的表白,……看台上的人呢?她是什麼感觸?

「也許你不會懂

若你說愛我的話

我的天空,星星都亮了

……」

前世付誠的苦守最後能否換來方雲瑤改變心意已經不得而知。

但是,付誠表白被拒之後,方雲瑤一直沒有再婚,也沒有真正狠下心徹底疏遠付誠。許庭生相信她並非真的不感動,不心動,在那個時候,她最擔心的也許已經不是師生的身份,而是自己離婚帶著孩子的現狀,她不想耽誤付誠。

若非如此,她也許就會愛他。

所以,許庭生認為自己並不是在瞎參合。

他們之間,只是需要一個童話,需要方雲瑤去相信,相信故事會像童話一樣,有一個幸福快樂的結局。

「請你相信

相信我們會像童話故事裡

幸福和快樂是結局

……

一起寫我們的結局」

許庭生除了中間接唱幾句,已經早早閉上了嘴巴,只在一旁安靜的彈著吉他。

付誠一個人唱著,唱著唱著直到哽咽,他含糊不清的一遍遍唱著,請你相信,相信我們的故事會像童話故事裡,幸福和快樂是結局。

許庭生把歌詞里最愛的故事改成了過去的故事,某一個晚上,方雲瑤曾經對付誠說起她的過去,她的高中和大學,這是為了讓方雲瑤去回憶那一晚。

但是,許庭生真正最重要的改動其實只是一個很小的細節,他把原歌詞中的「你要相信」改成了「請你相信」……

於是歌曲的口吻由原本的「勸說」,變成了「哀求」。

這場不對等的愛情一旦發生,需要方雲瑤付出太多犧牲和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