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十八章 背我到燈光明亮的地方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1-11 20:48  |  字數:3567字

?第四十八章背我到燈光明亮的地方

球賽結束後一起聚餐,許庭生喝醉了,這是他重生以後第二次喝醉,第一次因為是在許爸身邊,不知不覺忘了恐懼,稀里糊塗的就喝醉了。

事後其實他很是憂慮了幾天,發現許爸並無異樣之後才安下心來。

這一次他喝醉和身邊的人沒有關係,或者說這些人並不能帶給他那種安全感,但是他還是喝醉了,他是在和自己的青春對飲,乾杯。

這場球把他的心靈踢回了少年時代。

之前,他重獲少年的身體,但是許庭生依然以31歲的心理活著,帶著恐懼,哪怕重生他也依然帶著恐懼,那是一個失敗者的心態,因為他原本就是一個徹徹底底的失敗者,失敗到連愛情都只能眼睜睜撒手的懦夫。

重生以後,他也許能做到在小事上舉重若輕,但是每每思考前路,許庭生仍然極度的不自信,他不知道自己會走向哪裡。

球場上腳弓的輕輕一推,讓曾經的少年意氣與重生後的身體重合。

至少某一些時候,他想讓自己徹徹底底的像個少年,像活在青春里。

前世他看過的那些重生的故事裡,人總是充滿防備,總是不顧一切的攀爬,甚至不擇手段,總是想著要把一切都掌握在手裡,屬於他的,不屬於他的,全部都要。

許庭生想要的沒有那麼多,家人、項凝、朋友,還有自己,他想讓自己活一世酣暢淋漓,這才是他理解中的不負此生。

付誠也醉了,搖搖晃晃一個人先走了,他說他要去找方雲瑤,把沒喊完的話喊完。

許庭生晃著腦袋說我不信你敢去。

付誠說:「那我找個角落打電話喊。」

付誠走後沒一會,許庭生也先一步離開了,他在校園裡晃了一圈,哼著前世年輕胡鬧時創作的「流氓小調」:

「姑娘,長得真他-媽-的漂亮,讓我的心慌慌,

……

路過的學妹熱情的打招呼,許庭生就更熱情的回應,直到小姑娘被嚇跑為止。

走出校門,許庭生很意外的遇到了一個人,apple。

捫心自問,apple是許庭生重生以後有所碰撞的女孩子中最沒有受到尊重的,許庭生小心翼翼的照顧著很多人的情緒和感受,但是對apple沒有。

說個最簡單的例子,apple早早的告訴了許庭生自己的手機號碼,而許庭生買了手機之後群發消息告訴很多人自己的手機號碼,唯獨沒有apple。

但是她其實並沒有錯。

apple今天也來看了球賽,許庭生有看到她。

「許庭生,你……喝醉了?」apple說。

「是,有點,你怎麼這麼晚還在這裡?」許庭生盡量讓自己清醒的說。

「等你呀,我想跟你說一下,我明天就回盛海市了,我媽媽在那邊。」apple說。

「你家在盛海呀?那裡很好。」

「不是,不是家在那邊,只是媽媽在那裡,那裡一點都不好。」

apple的父母離異,媽媽在一個號稱兩大最繁華都市之一,也是兩大高考天堂之一的直轄市打工,apple跟隨母親在那裡生活、讀書,但是她並沒有在那裡參加高考的資格。

她在那裡生活了將近十年,但是依然是個局外人,她在同學的眼裡是鄉下人,在老師眼裡是和升學率無關的編外學生,她的學習也不好,她的家庭也不富裕……她想要獲得尊重,甚至只是想要朋友,都只能通過自己的手腕和心機去獲取。

或許,這就是她性格的成因,她不得不時時刻刻理性思考,計算得失,並以此為標準衡量一切,付諸行動。

許庭生還沒說話,apple繼續說:「陪我走走?」

她今天跟以往不一樣,沒有魅惑的眼神,沒有異樣的喘息,沒有明裡暗裡的挑逗,許庭生看她,她就像個最普通的小女孩。

所以許庭生說:「好。」

兩人沿著街一直走,不知不覺走到了江濱路,這裡是很適合約會的地方,水聲、風聲、還有昏黃的路燈和影影綽綽成雙成對的情侶。

兩人找了條石凳臨河坐下。

長發被風吹起,apple理了理額前的亂髮。

她說:「我好餓,其實我沒吃晚飯,一直在那裡等你。」

她又說:「許庭生,雖然知道不會有什麼結果,雖然知道你可能瞧不起我,但是我還是想告訴你,我好像,不是好像,我喜歡你。今天你捧著一顆『心』從看台下面跑過,我就哄自己說,那是給我的,……你知道嗎?我特別擅長騙自己,從小到大都是這樣。」

許庭生站起來,說:「其實可能不是喜歡,可能只是你太渴望被保護,可能只是你希望有個人,他能讓你不必什麼事情都靠自己去面對和爭取,不必時刻都小心翼翼,……」

許庭生連說了幾個「可能」,然後繼續道:「恰好,我在你看到的這段時間裡,在某一些事情上,表現得很強大,所以讓你產生了這種感覺……其實換一個時間,換做面對另一些事情,我可能就是個無能的懦夫,是個徹底的失敗者……你相信嗎?」

說完,許庭生邁步往回走。

apple說:「你要走了?」

許庭生笑了笑:「我去給你買吃的,就當是……就當是對美女傾心的感謝和回報。」

許庭生買了東西回來,apple在他面前毫無形象的狼吞虎咽,這個apple真的一點也不像apple。

許庭生提回來的袋子里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