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四十一章 酒後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 「外國人還是不要吧。」 「……」 這場討論就這麼進行著。 另一邊的酒店包廂里,徐校長問老周:「小方老師呢?……小方老師怎麼沒來?」 老周說:「我也是剛知道,她...

付誠接來了方雲瑤,黃亞明接來了譚青靈,另外幾個要好的同學也來了,還好,姚婧因為去了外婆家沒有來。

農家的晚飯算不上好,但是樸實熱鬧,方雲瑤作為在場唯一一個老師不可避免的成了焦點,面對大叔大伯還有嬸嬸阿姨們的熱情,她還真不知道怎麼應付,很快就喝了好幾杯,一張臉蛋紅撲撲的,說話的聲音也變得糯糯的。

許庭生給付誠使了個眼色。

付誠挺身而出。

然後很快他就醉了,跟許庭生的小叔叔搭著肩膀稱兄道弟。

小叔叔說:「黃亞明都有女朋友了,你呢?」

付誠看一眼方雲瑤。

果然是酒壯慫人膽。

方雲瑤心頭顫抖一下,連忙舉杯說:「許爸,許媽,我敬你們一杯,恭喜你們有個這個優秀的兒子。」

在父母的眼中,老師的評價永遠是最值得重視的,聽方老師這麼一說,許爸許媽雖然嘴裡還在謙虛客套著,臉上卻是樂開了花,連忙舉杯一口喝乾。

付誠連忙岔開話題:「叔叔你這就不對了,你應該問我許庭生的情況,我給你們說說,……」

喝醉了的人攔不住,你恐嚇他也沒有用,付誠稀里嘩啦把許庭生的事倒了個乾淨,包括姚婧、吳月薇,連apple他都給說了。

許庭生這下徹底無奈了,因為兄呂戳耍一雙眼睛滿是期待的看著兒子,連聲追問:「庭生,跟媽說,你最喜歡哪個?……哎喲你說你今天也不叫來讓媽看看。」

「叫誰?」

「全叫上啊,媽挑挑。」

許庭生被老媽打敗了。

小叔叔說:「我猜是那個什麼,那個吳月薇,剛付誠不是說了嘛,庭生為她還打了一架。」

「我也覺得是。」小嬸嬸說。

「那個叫姚婧的他不是追了兩年嗎?」姑姑說。

「不是說那個什麼外國名字的身材最好?……她真是外國人啊?」姑父說。

「外國人還是不要吧。」

「……」

這場討論就這麼進行著。

另一邊的酒店包廂里,徐校長問老周:「小方老師呢?……小方老師怎麼沒來?」

老周說:「我也是剛知道,她被許庭生請家裡去了。」

樓副校長接過話激餼筒歡粵耍這小子怎麼只請方老師不請我呢?……就算不請我,連老周和你們另外幾位老師也不請,這小子做的不地道,電話給我,我得打電話罵他幾句。」

老周連忙解釋:「不是,剛方老師解釋過了,她說孩子是怕農村地方請我們不方便,打算下回另請。」

「這有什麼?農村,我們也是農村出來的。」樓副校長看著徐校長說,「校長,要不咱們殺過去?」

這主意本身很有趣,其餘老師也都紛紛贊同,徐校長大手一揮:「殺過去……不過估計那邊人多,待會喝酒的時候你們可得撐住了,別咱們全軍覆沒了1

校長發話,主任們、老師們哄然應好,酒桌如戰場的基調就這麼被定下了。

老周說了許庭生家的地址,許家雖說是在農村,但是就在城郊,所以在場基本都聽說過那個村子,老周說:「那我先打個電話過去。」

樓副校長說:「別,咱們就搞突然襲擊。」

……

一群人出現在許家大門口。

幾個學生率先被嚇得蹦了起來,這什麼陣仗?四位校長,一堆主任,還有自己的老師們,看架勢不單是來恭喜的,還是來砸場子的。

樓副校長進門就說:「許庭生啊,你這個請吃飯不叫我們,不地道礙…這不還要我們自己厚著臉皮上門討飯吃。」

許庭生大汗,連忙解釋認錯。

好在許爸還能應對,從鄰居家裡借了張大圓桌,添了菜,添了酒。

「農村地方條件差,只好請各位領導老師將就一下了。」許爸說。

一群人連聲說不會,樓副校長最乾脆,直接說:「我也是農村出來的,咱們不論這些,論酒。」

許庭生見這陣仗,連忙跟小叔叔交代:「叔,這是要開戰了,你快去把村裡最能喝的幾個都叫來。」

小叔叔連忙尿遁。

這一頓飯從傍晚六點半吃到九點。

許庭生的小叔叔第一個倒了,帶倒了兩個課任老師。

然後兩位政教主任心情尷尬,自己把自己給放倒了,最後一杯酒,兩人歪歪扭扭的站起來,一起向許爸道:「兄弟,當初那些話……對不住,我們道歉。」

許爸忙說:「孩子話,領導別當真。」

不過酒還是痛快的喝了。

老師那邊一個接一個的倒。

「風向不對啊,」樓副校長對徐校長說,「看來咱們今天是要被滅在這裡了。」

徐校長點了點頭:「集中一下,把許庭生爸爸弄倒,然後就好說撤了。」

酒一杯一杯敬過來,許爸似乎哪一杯都推脫不了,人老師說:「怎麼著我也教了你家許庭生三年啊,這一杯得喝吧?」

你讓許爸怎麼說?只好酒到杯乾。

許爸已經開始踉蹌了,然後許媽出場,別人不能替的酒,許媽來替,誰也沒話可說。

所有人都低估了許媽的酒量,許媽倒的時候,學校這邊已經只剩幾個校長做光桿司令了,老周比較慘,他被許庭生叔叔領著人一輪撂倒了。

樓副校長看看局面,還好,還在掌握之中,至少許爸這邊好像沒什麼退路了。

然後許庭生和妹妹許秋奕出常

許爸得意道:「倆孩子替……沒問題吧?」

樓副校長說:「兄弟你這就耍賴了啊,這孩子,你讓我們怎麼下手?」

許爸嘿嘿笑了笑:「放心,這倆孩子酒量不比他們媽媽差,從小喝到大的。小時候我們夫妻倆忙,這兩個孩子都是奶奶幫著帶的,奶奶哄孩子的辦法就是,孩子一哭鬧,就拿個茶壺灌上家釀的米酒塞孩子嘴裡,弄醉了睡。」

幾位校長哭笑不得,這誰說小孩子喝酒腦子會變笨的?

徐校長伸手招呼:「小方老師過來一下,你是我們這邊的,……我以校長的身份命令你,這倆孩子,幹掉一個。」

事實證明方雲瑤的酒量還不如剛剛初中畢業的許秋奕。

許庭生不敢多喝,一輪過後開始裝醉。

最後酒桌上剩下許爸和徐校長、樓副校長三個,此時這嘲酒桌戰爭」已經沒了原先的熱烈,三個人平和的對飲,聊及許庭生,聊及他們大抵相似的少年年代,那時的少年,那時的女孩,那時的歌……

許爸終於還是倒了。

兩位校長也一樣,樓副校長趴在桌上含糊不清的叫囂,下次帶幾個體育組的老師,再戰。

學校這邊除了兩個司機已經沒有能站穩的了,村子里幾個酒仙另開一桌自己人對拼,學生這邊除了付誠還倒了一個,譚青靈,她的成績其實超出二本不少,只是這女孩心氣高,一心想要重點,此時還在糾結要不要高復,心亂所以多喝了幾杯。

許庭生爬起來,和幾個還清醒的學生一起把領導老師們扶上了車,交代司機師傅小心照顧。

老周拉著許庭生的手,含糊不清的說:「…開心…驕傲……填個清北……」

樓副校長,徐校長也說:「……填個清北……」

「清北嗎?」對於一名學生來說,清北的吸引力永遠是無窮的,可是許庭生並不只是一個學生,對他來說,清北有個很大的問題,它太遠了,離項凝太遠了。

而且,他的分數也未必達得到。

許庭生說:「我的分數可能不夠。」

領導老師們想了想:「不填可惜……沖一衝,第二志願保好底。」

許庭生撓著頭竭力回憶,腦海中泛出一個模糊的數字,他不記得分數,他記得的是「1個」,這一年,相對落後的漸南市文科應該就一個清北。

許庭生在市裡的排名是第三。

所以他說:「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