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三十六章 高考成績出爐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二天她就答應了,第三天辭職,倒是許爸還在那家超市幹了兩天,又挖了一個收銀員。 許庭生很認同老爸的做法,初入一個行業,這是最簡單便捷的辦法。 許庭生陪著許爸一起給幾個人接風,幾人在酒桌上...

第三十六章高考成績出爐

許庭生和付誠、黃亞明一起混了兩天,偶爾加上其他一些朋友和同學,比如宋妮,有一回許庭生見到了姚婧,還好兩人之間就跟前世分手以後一樣,依然可以洒脫面對,彼此正常的聊天說笑。

其實不管前世還是今生,許庭生一直都搞不明白姚婧是真洒脫還是裝的,這個女孩其實也有著她細膩的一面,只是很少剖開來給人看。

比如她看待許庭生當初放出要進年段前20那個大話的角度就與眾不同,比如許庭生一模數學考砸了那天她主動過來給許庭生講題,比如……

但是,無法背負的感情債,許庭生知道自己最好不要再去招惹,就這樣就好。

更多的時候,他們就自己這三個人,拎幾瓶酒躺在江濱路的防洪壩上,喝酒、聊天,其實高三畢業的這個假期很長,但是分別的時候還是一天天到來。

一切靜待高考成績出爐。

兩天後的6月23日晚上,許爸回來了,不光他自己回來了,還帶了五個人回來。

這五個都是麗北人,在省會的大型超市做著不同的工種,許爸到各個超市上班的同時,也在嘗試收羅人才,其實人才這個概念有時候跟學歷什麼的沒太大關係,對某一行業的熟悉本身就是一種能力,在一個行業內混得久了,只要你不是閑懶度日,都會成為人才。

因為總有外行人會加入進來,對他們來說,你就是人才。

挖人的工作做得並不順利,因為沒多少人願意從省會城市來到落後的麗北,所以許爸把目標鎖定在麗北老鄉身上,而且是年紀略微大一些的麗北老鄉。

麗北本身是一個很宜居的小城,不到20萬人口,水清林茂,無災無害,人年輕時愛闖蕩,大一些之後多少會有落葉歸根的想法,許爸開出了不低於省會水平的工資,又給了他們落葉歸根的機會,這才有幾個被大城市緊張的節奏弄得身心疲憊,也被非典嚇破了膽的人決定投效。

從工資的角度來說,如果在麗北拿和省會一樣的工資,其實相當於你的收入高了一倍不止。

老實說這幾個人的年齡都有點偏大,能力也說不上太強,但是他們中有做收銀的,有做倉儲的,還有負責管理購物車的和維護兒童遊樂區的,對於初入大型超市行業的許家來說,他們就是人才。

其中有一個30幾歲的女的,許爸說她差點兒當上經理,差點兒是什麼意思?就是資歷能力都差不多夠了,但是在升職競聘的過程中落選了。這一位是答應得最乾脆的,一來她已經沒了在那個超市繼續干下燃,二來,她的孩子一直留在麗北,母子倆聚少離多,孩子都快不認識娘了。

她原本想著要是當上了經理就把孩子接過去那邊上學,貴一點也認了,結果經理沒當上,也就下不了這個決心,在這個年代孩子異地就讀的難度和費用都搞得嚇人。

就在她落選當天當天,許爸找到她,說要不你去我那裡當經理吧,還能照顧孩子。

許爸介紹了超市的情況,第二天她就答應了,第三天辭職,倒是許爸還在那家超市幹了兩天,又挖了一個收銀員。

許庭生很認同老爸的做法,初入一個行業,這是最簡單便捷的辦法。

許庭生陪著許爸一起給幾個人接風,幾人在酒桌上說笑,說自己看到許爸當時還想著多照顧點老鄉,沒想到這個老鄉過兩天突然說你跟我干吧,把幾個人都弄懵了。

然後老鄉就成了老闆。

吃完飯,父子倆都有點小醉,踩著凌亂的步伐往超市走,眼下超市的裝修正在日夜趕工,但是因為有自家人在,倒也不必太過操心。

路上許爸告訴許庭生已經談好了合作的超市,然後許庭生從他嘴裡聽到了一個還算響亮的名字。

「加盟嗎?」許庭生說。

「是合作。」許爸說,「由他們以進價統一提供部分貨源,咱們自己做個牌子,唯一的條件就是進貨先打款,庫存不退,然後咱們自己承擔物流費用。」

許爸再一次做到了以最便捷的方式進入一個全新的行業,許庭生好奇的是對方為什麼會答應這樣的條件。

聽完許爸的解釋許庭生才明白,這件事於對方而言多少有點清庫存的意思,因為非典的關係,該大型連鎖超市的庫存積壓已經到了一個很可怕的地步,許爸的出現對於他們來說簡直就是久旱逢甘霖。

雙方的合約只簽了一年,許爸已經打聽過了,自己這邊只要做出一定的名氣,各類廠商就會自動找上門來,到時別說貨源不必擔心,還要收對方的進場費。

許爸在短短十幾天內做到的這些事情令許庭生感覺有些不可思議,他當初決定開超市基本也屬於一時心熱,他看到的是前景,是機會,但是並沒有充分考慮到這些細節問題,他前世並沒有進入過超市行業,所以,這些具體的東西他並不了解,真的要做起來的話,他也全無頭緒。

好在,許爸再一次證明了他的強大,當珠玉不再蒙塵,光芒耀眼。

許庭生覺得這個超市有自己或沒自己好像已經沒有太大關係了,也許……還要取一個名字。

接下來,父子兩人去過裝修現場之後,又陪著小叔叔、姑父,還有一干裝修工人一起吃了夜宵,這些裝修師傅喝起酒來可比先前那五個要兇猛許多,最後父子倆都醉得一塌糊塗,被扶到賓館住下。

第二天許庭生醒來時已經中午了,掏出手機一看,上面一溜幾十個未接來電,有老周的,也有黃亞明、付誠和其他一些同學朋友的,還有幾個電話許庭生的通訊錄里沒有存,不知道是誰打來的。

許庭生叫醒老爸,結果老爸拿手機一看,他的手機上也有一大串的未接來電,

父子倆四目相對:不是出什麼事了吧?

許庭生趕緊找了付誠的電話打回去,他還沒開口,付誠就在那邊吼:「靠,你死哪去了?打你一晚上電話都打不通,你高考成績查了沒?考得怎麼樣?」

6約23日晚11點半左右,漸海省高考成績開通查詢,當時許庭生和許爸已經喝醉了。

「你不會是……不會是考砸了不想接電話吧?……對不起。」付誠那邊見許庭生半天不回話,有點忐忑道。

許庭生連忙解釋:「不是,我還沒查呢,我昨天喝醉了……先掛了啊,查好了打給你。」

掛上電話,許爸在一旁焦急說:「是不是出分了?快查呀。」

「嗯,查。」

許庭生拿起手機又停住了:「我准考證還在家裡呢,查分要准考證號碼吧?」

「回家。」

父子倆匆忙下樓退了房間,蹬著車一路狂飆往家裡趕。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