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三十四章 戰鬥在不同地方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一個是有些上了年紀的女人的聲音。 付誠和黃亞明爬上窗邊的洗衣台。 「啪。」 「。」 第一個聲音,斯文男打了那個上了年紀的女人一個耳光。 第二個聲音,付誠按下了...

第三十四章戰鬥在不同地方

許庭生每天白天在岩州市內瞎逛,偶爾鑽一鑽岩州市區的幾家大型連鎖超市,拍點照片,再做做筆記,岩州市的經濟水平相對漸南市都要好上不上,更別提麗北縣了。

岩州雖然名字中帶有石頭,但是產業發展卻和石頭無關,早年出名的是柑橘,而今最發達的是模具和塑料製品,漸海省乃至全國各地銷售的塑料盆、垃圾桶,你翻過來看看,百分之九十齣自岩州。

這樣一個地方自然不可能有什麼好空氣,不過現在是2003年,自然環境還有可以糟蹋的空間,天也還是藍的,風也清新,大部分時候逛累了,許庭生會躺在新岩中學後山的山坡上,看著天空的雲,聽著不遠處操場上傳來的小女生們嘰嘰喳喳的聲音,很是悠閑愜意。

重生的大好人生,不想著辦法抓緊撈錢,卻在這裡虛度光陰,許庭生其實也挺看不起自己的。

等到放學,許庭生就會出現在項凝回家的那條路上,警惕的看著路過的每一個像是小混混的人,雖說他知道項凝住校,但是保不齊她哪天請假回家呢?

……

黃亞明和付誠每天爬高走低的過得很刺激,有點兒小時候在村子里鑽地道掏鳥窩的感覺,但是一直沒什麼收穫。

如果要拍到眼鏡男的反面行為才算收穫的話。

付誠有時候不知道自己應該對這個人,這件事抱一個怎樣的態度,他會期待拍到些什麼,然後阻止方老師嫁給一個許庭生口中可能是隱藏的「暴力狂」的男人,畢竟自私與嫉妒是誰都有的,但是當他一天天跟蹤,發現自己偷拍的這個男人其實斯文優雅而且很有魅力的時候,他就會變得矛盾,方老師如果嫁給一個好男人,自己似乎也沒什麼可抱怨的,更不應該從中作梗。

這種矛盾來源於付誠的自我認知,年齡是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因素,也就是說如果年齡差距和身份差距不存在的話,付誠會義無反顧的衝上前去挺身一戰,公平競爭。

但是他現在沒有這樣的權利,至少他自己是這麼認為的。

那天他突兀的表白過後,方老師只說了一句話,她甚至都沒有拒絕,她說:「你應該等你長大再告訴我。」

這句話看似普普通通的話其實殺傷力巨大,因為這是付誠最沒法克服的一個問題。

兩人跟著斯文男到了他家樓下。

「走吧,每天開始不跟了。」付誠說。

「別呀,我這7天假呢。」黃亞明說:「要不咱們通宵看著,一般人幹壞事都是晚上,沒準他半夜去個xx髮廊什麼的呢。」

付誠剛要說話,屋內傳來爭吵聲和哭聲,其中一個是斯文男的聲音,當然他現在狂躁咆哮的樣子可不是什麼斯文男,另一個是有些上了年紀的女人的聲音。

付誠和黃亞明爬上窗邊的洗衣台。

「啪。」

「。」

第一個聲音,斯文男打了那個上了年紀的女人一個耳光。

第二個聲音,付誠按下了拍照按鈕。

其實兩個聲音是一起發出的,所以斯文男並沒有注意到窗外的情況,付誠和黃亞明又看了約半個小時,拍了幾十張照片,然後敲了敲門,迅速逃離。

之所以敲門,是因為他們看不下去了。

黃亞明和付誠走在路上。

「現在怎麼辦?」付誠問黃亞明。

「去找方老師啊,這還有別的辦法嗎?」黃亞明說。

「真的去啊?」

「廢話。」

……

方雲瑤最近的日子過得蠻充實幸福的,高考結束了,雖然學期還沒結束,但是高三的老師們除了還要等高考成績和一個期末總結大會,其實已經提前放假了,高三一年,學生們緊張辛苦,老師們的壓力也很大,所以會感覺閑下來的日子特別美好。

放下了壓力,方雲瑤感覺自己又像是讀大學時候的那個小女孩了,嗯,26的小女孩不行么?方雲瑤老家在湖南,來到麗北屬於人才引進的性質,所以目前她還住在學校的教工宿舍里,每天慵懶的躺在床上等著陽光把自己叫醒,然後一直賴床到出門吃午飯,再然後和同事朋友逛逛街,爬爬山,這簡直就是小地主婆的日子埃

另一件讓她有點期待的事情是先前發表的那篇論文意外的受到了普遍的重視,同組的老教師最近聽到一些傳聞,說是市裡可能考慮把方雲瑤列為名師培養對象和教改課題組成員,既然已經走上教書育人這條路了,方雲瑤再沒野心也還是想好好發展一下的,所以如果有這樣的機會,她肯定不願錯過。

最後一件事是她被表白了。

26歲其實已經不小了,家裡一直在催,方雲瑤自己也一直在期待,期待並不等於著急,方雲瑤的觀念是,那個人一定是上天早就替自己安排好了的,命中注定才是愛情呀,等到該出現的時候他就會出現的。

當然這個人應該不是那個喝醉了表白的小男孩,雖然被小男生表白其實讓方雲瑤暗地裡很是自豪了一把,雖然那個小男生挺可愛的,可是……不會是他啦,他才多大。

然後另外一個人出現了,他叫張俊明,是個公務員,跟自己年紀相當,長得也算斯文帥氣。

應該就是他了吧?

兩人第二次見面的時候,張俊明做了一番很誠摯的表白,方雲瑤雖然當時沒有答應下來,但是內心卻是很甜蜜的,她只是覺得太快了,彼此都還不夠了解,她想把這個彼此心動的過程延長一些。

但是張俊明很急,第三次見面他甚至帶來了他的媽媽,因為事前不知道情況,方雲瑤那天還被嚇了一跳,不論怎麼說自己還是和張俊明的家人見面了,她對張俊明的母親印象很好。

「如果真的嫁給張俊明的話,婆媳關係應該不會像電視劇里那麼恐怖吧?」方雲瑤有些羞澀的想道。

這時候門外響起了敲門聲,方雲瑤以為是叫她起床一起吃午飯的同事,忙喊道:「等等哦,我換下衣服。」

方雲瑤換好衣服打開門,發現門外已經沒有人,只有地上躺著一個信封。

「這是……」帶著疑惑,方雲瑤撿起信封回到房間。

信封里有幾十張照片。

這天傍晚方雲瑤給張俊明打了一個電話,委婉的表達了自己的想法,希望兩人的關係到此為止,不要再繼續發展。

張俊明在電話里一再懇求,甚至流淚哽咽。

方雲瑤很無措的掛了電話,電話再響,方雲瑤掛斷,再響,再掛斷。

約半個小時后,電話鈴不斷響起,方雲瑤只好又接起來一次。

「我在你樓下,可以當面聊聊嗎?」張俊明在電話里說。

方雲瑤下了樓,她沒法把原因說出口,也不知道那些照片的來歷,但是她看到了照片里可怕的畫面,所以她很堅決。

張俊明一再懇求,甚至作勢要給方雲瑤跪下,但是當他明白事情已經徹底無法挽回的時候,他變了,……張俊明猙獰的咆哮,他甚至說:「賤人,你個水性楊花的賤人,告訴我為什麼,老子怎麼你了?」

方雲瑤很詫異,一個人居然可以有這樣截然相反的兩面,斯文優雅的張俊明竟然會突然變得這樣猙獰可怕,她嚇著了,她更堅定了的相信照片的真實性。

沒有反駁,沒有爭吵,方雲瑤說了對不起,然後轉身往樓上走。

張俊明從后拉住她的手臂,他很用力,方雲瑤的手臂很痛,但是她無法掙脫,然後,她被拉扯著一個踉蹌轉過身,張俊明揚起手,一個耳光扇在方雲瑤臉上。

然後他再一次揚起手。

一個身影瘋狂的撲過來,如同獒犬一般咆哮著,把張俊明撲倒在地,然後壓上去,兩個人很快扭打在一起。

方雲瑤認出來那個身影是付誠。

緊接著又一個身影加入戰團,方雲瑤也認識,這是黃亞明。

兩個人扭打了一會,付誠爬起來,顴骨位置腫脹滲血,他說:「方老師,你沒事吧?」

倒在地上的張俊明半坐起來,猙獰的看著黃亞明和付誠,咬牙說:「老子是公務員,老子是工商局的,老子會弄死你們兩個小雜種,還有你這個賤人。」

「別老子了,他老子叫付啟智。」黃亞明指著付誠對張俊明說。

付啟智飾付誠的爸爸,麗北縣工商局副局長,張俊明的頂頭上司的頂頭上司。

方雲瑤被兩個孩子送回樓上,因為尷尬,她除了謝謝沒有說話,回到房間之後,方雲瑤很小心的鎖好門,又搬了凳子和行李箱頂在門上。

即便這樣,方雲瑤依然滿是恐懼,她蜷縮在床上,抱著枕頭低聲抽泣。

這一刻,她才發現自己真的還是個小女孩,一個無助的小女孩,她的家鄉很遠,父母很遠,她的朋友也不多,只有她一個人,孤孤單單在這裡。

她在後怕,如果今天付誠和黃亞明不在會怎樣?她更后怕的是,如果自己一直沒看穿張俊明的真面目,嫁給他,最後會怎樣?

方雲瑤一直不能入睡,大概到兩點多的時候,她聽到有東西敲在門上的聲音。

「誰?」

沒有回應。

方雲瑤想了很久,爬起來拿了一把剪刀打開門,她決定不退縮了。

然後她看到了倒在門口呼呼大睡的付誠。

「喂。」

付誠一個激靈從地上爬起來,支吾著說:「對不起,對不起,我就是怕他再來。」

「我知道。」方雲瑤說:「照片是你拍的?」

付誠慌亂的解釋:「不是……是,但是我沒有惡意,我就是擔心,怕他萬一是壞人,只是怕萬一。對不起,我真的沒有別的意思,如果他很好,我會替你高興……我只是擔心,……」

「我知道」,方雲瑤打斷付誠的解釋說,「謝謝你。」

付誠撓著頭笑了笑:「沒事,反正我現在也沒事幹,你放心,他再來的話,有我呢。方老師別灰心,好男人很多的,下次找個好的。」

方雲瑤突然感覺輕鬆了一些,撲哧笑道:「再找你還去偷拍嗎?」

付誠尷尬了一會,低聲道:「放假回來去拍。」

方雲瑤這回真的被逗樂了,她說:「你一直在這裡啊?」

付誠點點頭,問道:「要不我去樓梯口那邊?」

教工樓其實沒住幾個老師,麗北中學絕大部分的老師都是本地人,不需要住教工宿舍,所以方雲瑤這一層三間屋子,其實只有她一個人祝

方雲瑤想了想說:「要不,你進來?」

說完她往旁邊退了一步,把門口讓出來。

付誠連忙擺手:「不進去,不進去,萬一被人看見,對方老師不好。」

「小屁孩想的還挺多的。」方雲瑤說:「你站這裡更容易被看到。」

付誠進了方雲瑤的宿舍,然後……手足無措,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我餓了,煮碗面,你吃不吃?」方雲瑤說。

付誠連忙說不用。

「不用算了。」

「吃。」

付誠搬了一條凳子坐在門邊,和方雲瑤一起吃了面,然後方雲瑤坐在床邊,兩個人聊天,他們聊了很多,聊了付誠和黃亞明、許庭生神奇的三人組,聊了方雲瑤的高中和大學,然後又聊到高考,聊到畢業聚餐,聊到……

話題在畢業聚餐這裡停住了,因為再聊下去的話,兩個人會想起同一件事,付誠的表白。

「你唱歌挺好聽的,吉他彈得也好,到大學肯定很多女孩子喜歡。」方雲瑤跳過那件事說。

付誠深呼吸,說:「方老師嫁人前,我不談戀愛。」

他的勇敢把這場聊天「殺死」了,兩個人不再說話。

方雲瑤醒來時已經快中午了,她發現自己居然在這個小男孩面前不知不覺安然入睡,甚至忘了恐懼。

打開門,付誠在門外,看到方雲瑤出來,他說:「方老師醒啦,該去吃飯了,我回家。」

……

方雲瑤被張俊明欺負的時候,付誠像獒犬一樣撲了上去,他甚至真的像獒犬一樣的低嚎叫。

此時在另外一個地方,許庭生也剛剛做完了一樣的事情,只是他的情況要慘一些,付誠這邊是2打1,他是1打3。

其實那3個小混混不過是初中畢業的年紀,但是許庭生還是不小心挨了幾下。

「不要再騷擾我妹妹。」許庭生揚著手裡帶血的鏈鎖說。

項凝站在不遠處哭,看著這個自稱是她哥哥的人和3個最近總是騷擾她的小流氓打架,他打贏了,但是腦後不停在流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