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三十二章 再去看世界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咱們還可以做別的嘛。」許庭生說,「對了,我有個同學的表哥的女朋友的哥哥說要投兩萬,我答應下來了。」 「……」 「還有付誠投了1萬,黃亞明5000,他們跟我賺錢上癮了。」 「……...

3天後,和金城大廈的租賃合同正式簽訂,因為大廈本身還有一些收尾工程沒有完成,許爸這邊也還沒有做好裝修的準備工作,許庭生徵得同意,做了一塊超大的條幅把整個金城大廈一層商場圍了起來,條幅上只有兩個字:

等我。

很快,這件事就變成了麗北縣街頭巷尾熱議的話題,一間還沒開始裝修的商場跟全縣人說:等我。憑什麼啊?不就是開個店嗎?就算大一些,你還能玩出花來?

不過很有趣不是嗎?人們開始猜測商場背後的人,老闆是誰?搞這些花頭的人是誰?

很快,租下店鋪的許爸就被挖了出來。

「他不是農民嗎?怎麼那麼有錢?」

「開什麼玩笑,咱們麗北第一個磚瓦就是他辦的,這樣的人會沒錢?會沒本事?」

「沒錯,別看人家歇了幾年,這手裡的錢和野心可一點不見少,這麼大個商場啊,多大的大手筆。」

如果你來自農村,回憶一下自己第一次走進大型自選超市的感受吧,至少於我而言,連前頭可以坐孩子的購物車都是新奇的。

事實上,金城大廈一層租不起價還有一個原因,就像大部分此時還沒有接觸過大型自選超市的民眾所想的那樣,人們會想,這麼大塊地方,做什麼生意合適?……賣衣服,賣水果,撞球室,撞球室不是在路邊擺兩張檯子就行了嗎?……這地方太大了,好像做什麼都嫌大了吧。

到許家走動的人開始越來越多,明裡暗裡的打聽著許爸的實力和計劃。

「要不讓我參一股?」

許爸的一個老友第一個問出了這個問題,投了8000塊錢,然後開始有越來越多人抱著錢來到許家。

當然也有人擔心投資的錢有去無回,這個時候總會有人站出來提醒他,人家那麼大個商場都拿下來了,還差你這幾千塊錢?……跟你說吧,不是熟人或有人介紹,想投你都投不進去。

這間2000平米的大商場就是虎皮做的大旗,越來越多人聚到旗下。

這正是許庭生和許爸想要的效果,沒錯,他們的錢不夠,付了一年的租金和押金之後,還要考慮裝修,再加上貨源加上方方面面的花費,他們手裡的錢遠遠不夠,但是即便如此,許爸還是毫不猶豫的拒絕了不少投資意向。

越是這樣,越是有人千方百計死活要把錢投進來。

前兩天,就在許爸為錢犯愁,不知該去哪裡借,或去哪裡貸款的時候,許庭生提出了這個建議:集資。

前世若不是最後做了幾年生意,許庭生對這個詞其實是頗為抗拒的,甚至恐懼,當時他的家庭背景和生活經歷,讓他在畢業工作之後的幾年,在經濟方面一直是一個過度謹慎的人,辛辛苦苦賺到一點錢,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債還了,然後再老老實實的存錢準備買房子,可惜,儲蓄賬戶的增速永遠趕不上飛漲的房價。

集資本身是一件很有風險的事情,在2014年以後會有很多大老闆倒在這件事上,但是我們同時不得不承認,身邊無數土豪的崛起都是從這一步開始的,現實生活中的「成功人士」,有幾個不是用的別人的錢去賺錢?

前世許庭生醒悟的太晚,所以他是失敗者,失敗到連最珍貴都愛情都只能眼睜睜放手。

現在一切重來,機會重臨,現在是2003年,是一波瘋狂摟錢的浪潮洶湧而來的開端,只要手裡掌握了資金,遍地黃金。

說服許爸原本很難,但是實際做起來卻很簡單,因為他已經上了賊船,沒有退路。

父子倆真正的意見衝突在於集資的金額,許爸覺得足夠把超市開出來就好了,不敢冒更大的風險,而許庭生的意見是:越多越好,多多益善。

在許庭生而言,有錢還怕沒生意可做,還怕生不出錢來?實在不行拿著錢去北上廣屯房子就是最好的投資。

在這一點上,父子倆誰也沒能說服誰,所以當許庭生提出要出去玩幾天的時候,許爸十分痛快就答應了,他真的不想再看到許庭生每天自作主張接下一筆又一筆投資,把一摞摞錢擺到他面前了。

「夠了,早就夠了。」許爸說。

「錢哪有夠的,開超市剩下了咱們還可以做別的嘛。」許庭生說,「對了,我有個同學的表哥的女朋友的哥哥說要投兩萬,我答應下來了。」

「……」

「還有付誠投了1萬,黃亞明5000,他們跟我賺錢上癮了。」

「……」

許庭生在去往岩州市的汽車上接到了付誠的電話。

付誠說:「黃亞明和譚青靈又去開房了,我只好找你了。」

關於黃亞明和譚青靈這件事是前兩天黃亞明自己說的,許庭生記憶中前世黃亞明連嘴都沒親到,這一世一不小心連一壘都拿下了,就在畢業散夥的那一晚,他們有了第一次。

初嘗滋味的小兩口現在樂此不疲。

那麼,他們這一世會修成正果嗎?許庭生不打算操這個心。

當然,付誠話里的歧義還是大了些,許庭生說:「滾,人家小兩口開房,你找我幹嘛,我不在麗北。」

「你又跑了,去哪?」

「岩州。」

「去幹嘛?」

「看世界。」

「……」

「你不是要追方老師嗎?有點行動好不好?」

「我昨天好不容易等到個機會,方老師要換煤氣,我想幫忙扛煤氣罐來著,結果出來一男的給搶先了。」

「男的,方老師男朋友?」

「好像在追她。」

「長什麼樣?」

「高高瘦瘦的,戴個眼鏡,看著挺斯文的,氣質也不錯。」

許庭生心頭一緊,是那個人沒錯了。

付誠追問:「怎麼了?」

許庭生想了想道:「你聽我的,去跟蹤他,把他不好的行為,最好是他跟人發脾氣,吵架動手什麼的全拍下來。」

付誠愣了愣:「不至於吧?……我看那人,唉,老實說雖然不想承認,可是那人看著還是很不錯的。」

許庭生解釋道:「誰追女孩子不是把自己最好的一面表現出來,說不定那人背地裡是個斯文敗類呢?……就算你追不到方老師,也不希望她嫁給一個暴力狂什麼的吧?聽我的,你就當替方老師觀察下,看那男的背地裡是什麼樣。」

付誠沉默了一會道:「好吧,聽你的,如果他真的很好,方老師又喜歡他的話,我也只能祝福他們了,誰讓我晚生了這些年呢。」

「那如果不好呢?」

「那我說什麼也不會讓方老師上當吃虧的。」

「所以啊,去吧,少年。」

……

許庭生離開麗北的第二天,許爸帶著小叔叔和姑父也離開了,他們的目的地是漸海省的省會。小叔叔和姑父都是泥瓦匠出身,許爸帶上他們是去學裝修的,至於他自己,要做的事就多了,具體他打算怎麼做,從哪做起,許爸連許庭生都沒告訴。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