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三十一章 我們是來抬價的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許爸對視一眼,會心一笑,金城老闆的話半真半假,他說商場經過幾輪競價,其實幾乎無人問津,但是他和那位趙老闆基本談妥卻又不是空穴來風。 當然,談妥歸談妥,只要還沒簽合同,就跟沒談一樣,而且從租金的...

金城大廈底層拿來出租的面積有2000平米,許爸先前已經打聽過,因為非典的關係,商場的招租並不順利,目前可能達成的初步意向,租金約在一年11萬左右。

因為經歷過房價暴漲的時代,這個價格讓許庭生有些緩不過神來,縣城最核心的位置,最吸引眼球的建築,2000平米的面積,年租金才11萬嗎?

前世許庭生對03年左右的房價和商業地產價格幾乎毫無了解,那不是他當時的家庭情況和思維方式會去關注的東西,唯有的印象是後來看了一些房價方面的分析,知道2003年是一個商業地產年,商業地產將在這一年進入狂飆急進的快車道。

其實在這一特殊時期多種因素的共同作用下,此時金城大廈的商鋪租金並沒有一個恰當的標準,業主沒標準,租客也沒標準,一切全憑雙方的心理定位。

在進入金城大廈老闆的辦公室之前,許庭生拉住了許爸,堅定道:「爸,租金到15萬都可以接受,年限能簽越久越好,最主要是在付款方式上爭取一下,咱們多留一點資金。」

父子倆進了辦公室,辦公桌後面的中年胖子禮貌的打了招呼,又親自泡了茶,這才問道:「兩位這是來……?」

許爸開門見山:「我們想了解一下一樓商場的租金情況。」

中年胖子立即來了興趣,忙問道:「老闆貴姓?」

「免貴姓許。」

「哦,許老闆,……」金城老闆遲疑一會道,「可惜啊,許老闆來晚了一步,一樓商場經過幾輪競價,我們已經和南城賓館的趙老闆基本談妥了。」

許庭生和許爸對視一眼,會心一笑,金城老闆的話半真半假,他說商場經過幾輪競價,其實幾乎無人問津,但是他和那位趙老闆基本談妥卻又不是空穴來風。

當然,談妥歸談妥,只要還沒簽合同,就跟沒談一樣,而且從租金的角度來說,金城老闆肯定是不滿意的。

許爸直接道:「那還有得談嗎?」

「有是有,只是……」

「有就好,有,我們就是來抬價的。」

這也許是金城老闆這段時間來聽過的最美妙的一句話了,金城大廈在開業階段遭遇非典,舉步維艱,他這段日子以來氣就沒順過,先前和那位趙老闆談租金的時候,更是跟求著對方租沒什麼差別,租金上被壓得死死的。

現在居然有人告訴他,我們是來抬價的。

金城老闆沒法再管什麼城府心機,直接道:「你們知道我們談好的租金?」

許爸對商場租金其實只有個大概的了解,但是他知道自己一旦開口詢問,就很難再從對方口中聽到實話,所以,許爸避實就虛,笑道:「知道,我們可以加5000.」

這句話一出口,許庭生再一次對老爸刮目相看。

金城老闆不再遲疑,和許爸客氣幾句后,直接拿起電話打給了那位趙老闆。

放下電話,金城老闆對許爸說:「趙老闆那邊不是太相信,他打算自己過來一趟,你看?」

許爸喝了口茶道:「正好,我希望今天談完,儘快把合同簽下來,那位趙老闆如果要想個幾天才來談,我們這邊可能就沒時間等了。」

「這一點許老闆可以放心,咱們當場談妥,儘快簽約。」

「好,那咱們就等趙老闆過來好了。」

兩人閑聊了一會,50多歲的趙老闆推門進來,直接道:「葉老闆,你不會是找個托來跟我玩吧?」

許爸不吭聲,這種時候他沒必要開口。

金城老闆臉色有些難看,同樣直接道:「許老闆開的價是10萬5,比趙老闆高出5千,趙老闆你看?」

「10萬5千?」

許爸點頭。

「那你們簽吧。」趙老闆作勢要往外走。

許爸直接站起來,向金城老闆伸手:「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趙老闆歪著頭想了一會兒:「玩真的啊?11萬。」

許爸沒有一秒遲疑:「11萬5千。」

趙老闆愣了愣:「兄弟,你這個加法,真的很像是葉老闆請來的托埃」

許爸笑了笑,不說話。

趙老闆試探著問道:「我如果加到12萬呢?」

許爸正要說話,許庭生在身後扯了扯許爸的衣角,許爸遲疑一會道:「趙老闆真的加了再說。」

這一幕落在金城大廈的葉老闆和這位趙老闆眼中,各有揣測,但有一點是相同的,就是他們都覺得一旦趙老闆把價格開到12萬,許爸這邊就要猶豫了。

其實許庭生這一把就是故意拉給他們看的,許爸配合的也很好。

「葉老闆,許老闆,你們等等,我打個電話。」

趙老闆離開房間,在外面打了三五分鐘電話,回來直接道:「12萬,今天我就這麼說了,葉老闆、許老闆,你們聯手逗我玩也好,是真的也好,我就開到這個價了,死都不加了。」

金城大廈的葉老闆內心對這個價格已經頗為滿意,當然,他望向許爸的目光除了感激,依然充滿期待。

「許老闆,你看?」

許庭生在心裡琢磨了一會,自己這邊來得突然,金城老闆的電話也是當著自己父子二人的面打的,這也就是說,他和趙老闆串通幾乎是不可能的。

倒是自己這邊跟金城葉老闆串通幫忙抬價的嫌疑要大得多。

「那麼,這個價加還是不加,加的話怎麼加?」

許庭生還在思考的這會兒,許爸已經朝金城葉老闆伸出了手:「12萬5千,希望葉老闆不要讓我為難。」

這句話說的很奇怪,加價之後許爸還說了一句「不要讓我為難」。

但是就是這麼奇怪的一句話,聽在金城老闆的耳中,對方的意思就是:我已經很坦誠很乾脆了,希望你別再遲疑,別再想繼續拱著我們抬價了,如果你還不能確定的話,我會很為難,既然為難了,可能就只好放棄。

從金城老闆的角度來說,他自然更希望和眼前這位坦誠乾脆的許老闆合作,而且這已經是對方第二次伸手了,自己再猶豫的話,就太不給對方面子了。

許庭生在一旁看著,心底有點想發笑,老爸這個80年代的第一批農民企業家,這咄咄逼人的樣子,氣場果然強大埃

三方人沉默了一會。

趙老闆最先朝許爸伸手:「恭喜許老闆,希望以後有機會合作。」

許爸回道:「感謝趙老闆割愛,以後有機會的話,還請趙老闆多關照。」

彷彿因為被趙老闆搶了先而懊惱,金城大廈的葉老闆連忙過來握住許爸的手,連聲道:「合作愉快,合作愉快。」

許爸和葉老闆又談了一會兒細節,包括合同的年限,租金的遞增比例,付款的方式等等,葉老闆這才發現,這位大方乾脆的許老闆其實也可以很坑、很較真,但是難不成他現在再去把趙老闆拉回來?難道趙老闆就不坑了?

葉老闆選擇了退讓。

……

許庭生和許爸各騎著一輛自行車,慢慢悠悠的蹬著。

「爸,最後為什麼還要加五千?加一千兩千的話不行嗎?」許庭生問道。

「這個我也想過,不過我覺得當時我要是只加一兩千的話,這件事估計還定不下來,那位趙老闆會覺得可以再爭一爭,他雖然說什麼死都不加了,但這種話跟放屁沒什麼差別,另外,就是金城的葉老闆可能心裡也會有個疙瘩,……你覺得呢?」許爸解釋道。

許庭生傻笑著道:「我反正不懂,就是覺得老爸當時氣勢好強,好厲害,把那兩個老闆都壓得喘不過氣來。」

「少拍馬屁」,許爸笑著說,「你以為我這幾年就真的那麼安心種地啊,我想的、打聽的、學的,多了去了,只是想不到真的會有這樣的機會。」

「至於你說葉老闆和趙老闆被壓住了這一點,我覺得第一是因為那位趙老闆本身對拿下這個商場的決心並不大,畢竟非典這麼一搞,任何人做任何事都小心了很多,第二嘛,那位葉老闆好像很缺錢,我估計他資金快周轉不開了,要不然就咱們這點錢,跟他一個建大廈的老闆比,哪跟哪埃」

許庭生聽完老爸的分析,突然覺得自己前世其實一點都不了解老爸,他的能力,他的抱負,都遠遠超出自己的想象。

「看來真的可以安心當富二代許少爺了。」許庭生樂滋滋的想道。

「笑什麼呢?」許爸問道。

「沒,就是覺得老爸你剛剛那個樣子,那種氣場,我以前從沒見過,甚至連想都沒想過。」許庭生答道。

許爸笑了笑:「我們最先辦廠那批人吧,差不多都一樣,一是拚命肯干,拿自己不當老闆,二就是橫,不講理,那時候制度不完善,雜七雜八的事多,廠子要立得住,靠的就是我們這些老闆的氣勢和手段了。」

「這次咱們手裡有錢,你又給我交了15萬的底,我要再沒點氣勢才奇怪了。」

「老爸你這麼相信我啊?我可什麼都不懂。」

「跟你爸還裝,說實話要是以前的你我還真不敢信,不過,你這幾個月變化很大啊,從王進方來家裡那次你說那番話,我就開始有這種感覺了,對了,豬肉價格確實開始漲了。

然後板藍根和白醋的事,還有你的成績,還有你賺到的這30萬……包括你進隔離病房那些天給家裡打電話的口氣和剛剛拉我衣服的那一把,都給老爸一種感覺,你好像突然之間就長大了,而且不是一般的長大,你小子簡直是突然就成精了。

為這事我還和你老媽討論過幾次呢,怎麼也想不通,後來乾脆就不想了,反正你是我兒子這一點是不會變的。」

許庭生沒有去解釋什麼,他只是喊了一聲:「爸。」

許爸一手扶著車把,把自行車靠過來,另一手摸了摸許庭生的腦瓜:「爸就是希望你壓力別太大,很多事能做的你做,不能做的不要勉強,有老爸呢,在老爸心裡,什麼都沒有你活得開心和健康重要。」

「嗯。」

許庭生哽咽著點頭,重生以來,他一直背負著太多,家庭、朋友、感情,甚至老師、同學,幾乎是方方面面的每一件事,他都想憑著自己的先知先覺去照顧到,所以,他操心黃亞明和付誠的高考,他照顧姚婧和吳月薇的感受,他甚至顧及為老周爭氣,替張秀雲解圍,給數學會考砸的女生提醒,還有操心方雲瑤的婚姻幸福……

他很累了……

父親的這番話是最好的撫慰,他讓許庭生明白,自己身後永遠有一座大山,同時,自己並沒有絕對的責任區背負那麼多。

「上天給我機會重活一次,如果連活得暢快都做不到,那也太虧了。」許庭生想著。

「老爸,比一比,看誰快。」

許庭生說完搶跑,許爸罵了一句趕忙追來,兩輛自行車在路面上飛馳……回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