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十九章 紀念冊和散夥飯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鍾情……那祝你幸福。」 「也祝你幸福。」 姚婧出門的表情嚇壞了在門外等著起鬨的同學,儘管她還是很努力的笑了笑。 付誠走進來,說:「黃亞明都跟我說了,他現在顧不上你了,正和譚青靈...

第二天上午文綜,下午英語,再沒有什麼意外發生。

高考,11年的努力,小學、初中、高中,就此劃上句號。

不論考得好的還是差的,隨著最後一個結束鈴的響起,一切都被拋開了,畢業了,承受分別,也享受分別,至少這一刻,沒有誰有空再去為不久后將要公布的高考成績擔憂發愁。

高三10班的教室里,所有學生和老師都聚集在教室里,沒有人談論高考,每個人看到同學或老師都是同一句話:「幫我寫下畢業紀念冊唄。」

許庭生也跟著湊熱鬧,讓別人給自己寫,也幫別人寫。

前世,付誠在許庭生的紀念冊上留下了這麼一句話:留你不住,你的俏皮話我會記祝

許多年後許庭生再翻到這句話,都還有流淚的衝動。當時的付誠應該已經知道自己考砸了,而且是砸得不能再嚴重了,他知道,這一分別,就不可能再混在一起了,他想告訴許庭生,他會留戀和想念,這段嘻嘻哈哈沒心沒肺混在一起的日子。

「這一次呢,心態不一樣了,他會寫什麼?」

許庭生這麼想的時候,黃亞明和付誠正一起在許庭生的畢業紀念冊上塗塗畫畫。

許庭生接過紀念冊,發現上面有一大段寫過又被塗掉了的話,隱約還能辨認「感謝」、「幸虧」、「要不是你」……等一些詞。

這是他們的感謝。

還好他們劃掉了,要不許庭生也許會很失落。

許庭生看向最後那一句沒被劃掉的話:感謝就不說了,就是捨不得,按說應該希望你考得好,可偏偏就是會鬱悶,會想如果你丫別那麼猛多好,反正以後肯定不可能在一個學校了,……留你不住,你的俏皮話我們會記祝

署名:黃亞明、付誠。

許庭生有種想流淚的衝動。

……

同學們三三兩兩的走了,把東西搬回家,再換上最漂亮的衣服,準備參加晚上的畢業聚餐,又叫散夥飯。

許庭生和黃亞明、付誠坐在教室里抽煙,除了他們還有一個人,老周。

煙還是老周發的呢。

老周說:「不管最後結果如何,謝謝你們的努力。」

三人一起站起來,給老周鞠了一個躬:「謝謝你,老大。」

老周豪邁的大笑,掩飾眼角的眼淚:「以後記得回來看我。」

「好。」

老周走後一會兒,黃亞明和付誠也先後走了,兩人都得先回家一趟,許庭生家離得遠,趕不及回去再回來,就想一個人瞎逛一會兒。

他從教室里走出來。

吳月薇站在那裡。

「你要走了。」吳月薇說。

「是埃」許庭生說。

「你初三畢業的時候我就送過你一次,結果把你給送沒了。」吳月薇說,「你個騙子。」

許庭生尷尬的笑了笑,這一次,他也許會走得更徹底。

「你的畢業紀念冊呢?」吳月薇伸手道。

許庭生把本子遞過去,吳月薇翻了個空頁,掏出筆寫了一會兒,把本子還給許庭生,轉身走了。

許庭生打開本子翻到那一頁:

這次還是一年,一年後我還會再問一次,許庭生學長,你還記得我嗎?

……

對於一部分女同學來說,高中畢業的這餐散夥飯可能是她們人生中第一次喝酒。

第一次喝酒的人總是容易喝高了。

喝高了的人總是容易哭。

這餐散夥飯沒吃太久就有人三三兩兩的開始抱頭痛哭。

許庭生這次沒喝多,前世喝醉了撒潑耍賴要姚婧答應他的事他還記得,這次如果再喝多,那一幕或許不會重演,但是他不確定自己會說出什麼來。

他身上的秘密太多,太大。

但是姚婧喝多了,被幾個起鬨的同學,還有和她關係要好的女生拱到許庭生旁邊的位置坐下,因為在她們看來,許庭生和姚婧兩個應該是早就等著這一天了。

姚婧不知道項凝,但是她知道吳月薇。

她看著許庭生不說話,許庭生也不知該說什麼。

這樣沉默了許久,許庭生拿起酒杯倒了一杯酒,又給姚婧倒了一杯,說:「你還能喝嗎?」

姚婧點點頭端起酒杯。

「交杯酒,交杯酒,……」起鬨的人總是嫌事情不夠大。

唯一知道許庭生心裡的想法的黃亞明站出來,把包廂里的人都趕了出去,「給人家兩個人一點空間好不好?」他對大家說。

「你自己看怎麼辦吧。」黃亞明對許庭生說,他最後拍了拍許庭生的肩膀,然後也走了出去。

空蕩蕩的包廂里,兩人喝完了酒。

其實姚婧已經懂了。

她說:「早知道不讓你追兩年那麼久了。」

許庭生笑了笑:「其實我那麼努力過也挺好的,以後你老了還可以跟孩子說,老媽當年被追得那個凶哦。」

姚婧笑了一下,又沉默了一會,問道:「比較喜歡學妹嗎?……也是,我跟個男孩子似的。」

許庭生連忙搖頭:「不是,不是學妹……是我心裡住了一個人,你們都不認識的一個人,我上次逃課出去那5天才『第一次』見到的一個人。」

姚婧說:「這樣哦,一見鍾情……那祝你幸福。」

「也祝你幸福。」

姚婧出門的表情嚇壞了在門外等著起鬨的同學,儘管她還是很努力的笑了笑。

付誠走進來,說:「黃亞明都跟我說了,他現在顧不上你了,正和譚青靈抱頭痛哭呢,譚青靈好像考得不太好,她說準備高復。」

「譚青靈準備高復嗎?」許庭生很詫異,前世高復的人是黃亞明,譚青靈去了大學之後很快和黃亞明分手,這一次要反轉了嗎?

那麼,事情會變成怎樣?變成黃亞明移情別戀?……畢竟大學里總是有太多別的誘惑,分隔兩地的情況下能夠堅守的高中情侶少之又少。

感情是最容易脫離預知和控制的東西,許庭生無能為力,也不想干預。

他轉向付誠說:「你呢?你不去表白?」

付誠仰頭大笑:「我跟誰表白啊?」

許庭生還沒醉,但其實已經有點喝多了,人在半醉半醒的狀態下說話總是容易大膽一些,所以這一次他說:「方老師啊,方、雲、瑤,你不會等到大學畢業吧?到那時候方老師早嫁人了。」

然後場面就僵在那裡了。

付誠沒有否認,他說:「你怎麼知道的?」

「那天吃飯方老師坐你旁邊,還有我們一起去給方老師送資料的時候看出來的。」

付誠點了點頭:「可是好像沒用吧,表白也沒有用。」

其實付誠說的很有道理,但是許庭生只是想幫他做一個了結,不希望他重複前世的糾纏不清,所以他說:「至少告訴她吧,說了總少些遺憾。」

付誠埋著頭,猶豫著。

「許庭生,他們說你在這裡,咱們倆喝一杯,論文的事還沒謝謝你呢,唉,付誠也在啊1

方雲瑤突然出現在門口,此時大部分同學都已經在大廳k歌聊天了,她因為論文的事想跟許庭生說聲謝謝,問了同學才知道許庭生還在包廂里。

付誠悶掉一杯酒,抬起頭說:「方老師,我喜歡你。」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