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十七章 生活本就零零碎碎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1-11 20:48  |  字數:4258字

從離開隔離病房到高考前夜,日子平平常常,按部就班,許庭生偶爾會想,重生也沒什麼驚天動地啊,有點乏味。

但是生活本就是零零碎碎的。

非典正在逐漸平息,一切都在變好。

許庭生二模考了年段第6,因為數學進步了,這要感謝吳月薇。許爸許媽因為許庭生的進步而每天笑容滿面,這是最重要的事。

黃亞明和付誠也依然在進步,付誠終於也進了前50.

許庭生和吳月薇的關係回到了以前的狀態,和姚婧也是,偶爾一起吃個飯,偶爾說幾句話。

apple依然經常來問問題,展現她的魅力,她會咬著嘴唇滿眼秋水的看著許庭生,會用帶著沉重喘息的聲音說話,以這個時代和她這個年紀來說,她簡直就是個妖孽,放到古代會成為禍水的那一種。

黃亞明說「這根本扛不住啊」。

許庭生的抵抗力倒是一天比一天好,他把這當成一個有趣的遊戲,能給平淡乏味的生活增添一點旖旎和色彩,他覺得挺好。

有時候他會說:「apple,你去考個模特、空姐什麼的多好,分數要求低,工作也不錯。」

apple會說:「你是在誇我身材好么?更好的你還沒看到呢……」

許庭生就敗退了。

高考前還有兩件事,一是體檢,還有一個是拍照。

傳說中體檢是要站一排脫光光的,其實你可以剩一條內褲。

拍照那天的情況要複雜一些。

前世拍照那天,apple是自己主動跳上了許庭生的自行車后座,去拍照的路上要經過一個顛簸的下坡,apple摟著許庭生的腰,整個人貼在許庭生背上,伴隨著路上的顛簸,波濤洶湧。

那時的許庭生驚惶無措。

apple貼在他耳邊說:「今晚去我家玩嗎?我爸媽都不在麗北。」

那天許庭生在apple說的她家所在的那個巷口轉了兩個小時,才咬牙扭頭回家,那時的他,退卻只是因為莫名的緊張和害怕。

這一次呢?

許庭生和黃亞明、付誠騎車出了校門,apple說:「許庭生,我等好久了。」

「……」

果然還是這樣啊。

apple跳上了車,下坡路前,許庭生說:「小心點哦,下面這段話會有點顛簸。」

apple緊了緊本就環在許庭生腰上的手,把頭靠上來。

跟前世不一樣,這次她多說了一句話,她說:「許庭生,你看出來我在勾引你了嗎?」

許庭生愣了愣,笑著道:「這種事不是心照不宣比較好嗎?……待會拍照你可以跟我站一起,但是我要告訴你,這樣其實沒有用的,你真的……真的不必這樣犧牲。」

apple說:「原來你看出來了啊,還知道我想什麼,那個真的沒用嗎?可是連老師都這麼說唉。」

許庭生說:「真的沒用。」

apple說:「管它了,反正我都是要繼續勾引你的。」

她說這句話的時候自行車正在顛簸的下坡路上蹦蹦噠噠的前行,apple靠上來,……說:「大不大?」

許庭生苦著臉說:「apple你別鬧了,還有什麼要求你說。」

apple說:「沒有了呀,就勾引你呀。」

許庭生說:「我家很窮的啊。」

apple說:「你這種人以後不可能窮的,而且我好像真的有點喜歡你了。」

還好,過了那段下坡路,很快就到了目的地,許庭生和在門口等他的黃亞明、付誠一起走進去,後面跟著apple,……

排隊的時候,望向許庭生這邊的目光開始越來越多,對於和三人站在一起的apple,有人氣憤的小聲譏諷,有人不屑,當然這些她都不會在意。

黃亞明去了譚青靈那邊,有別的同學站過來,許庭生無所謂,來者不拒。

拍完了照,許庭生和黃亞明、付誠躲角落裡抽了根煙,聊了一會兒,等他們出來時大部分人都已經走了,三人來到車棚,apple還站在那裡,看見許庭生過來活潑的揮手,撒嬌說:「才來啊,等得我腿都酸了。」

只包到大腿位置的大長腿筆直雪白,apple抬起來晃幾下又放下,讓人頭暈目眩。

前世,許庭生記得她拍完照是自己走的。

這一次,apple又跳上了許庭生自行車的后座,摟住腰說:「今天你得送我回家。」

黃亞明和付誠很不仗義的沒有等許庭生。

許庭生抹了抹汗,這是很大的考驗。

來到apple家所在的巷口,許庭生停下車,apple說:「去我家玩嗎?……我爸媽都不在麗北,就我一個人。」

說完她咬著嘴唇看著許庭生。

許庭生掙扎著說:「我家在鄉下,趕著回去吃飯呢。」

apple笑得像只狐狸說:「看來也不是什麼都不懂嘛,怕?」

說完她一把拉起許庭生拐進旁邊一棟樓的樓梯下,陰暗的角落,apple喘著粗氣貼近許庭生耳邊,用近似呢喃的聲音說話:「沒有過啊?」

許庭生想了想說:「算是吧。」

apple說:「看不上我?還是怕?……還是嫌棄我?我有過。」

許庭生說:「……,真的別鬧了,其實你高考坐在我旁邊的可能絕對低於百分之一,你現在做這些一點意義都沒有。好吧,我答應你,如果你真的坐我旁邊,我在安全的情況下會盡量給你看,你什麼都不用做。」

apple說:「嗯,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