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十六章 十四個日夜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1-11 20:48  |  字數:4025字

第二十六章十四個日夜

中年男人倒在地上,沒怎麼拍過人的許庭生有點緊張,試了試他的呼吸,還好,沒死。

「幹得好。」

「牛逼。」

一片叫好聲中也有忐忑不安的人,鮑明跟身邊幾個人說:「看吧,我早說了,這人是個神經病,什麼事都幹得出來。」

教學樓上的人在狂吼,然後是震耳欲聾的掌聲。

幾個原本已經嚇傻了的女生在掌聲中驚醒過來,尖叫著要往教學樓跑,另一邊傳來校領導的聲音:「幾位同學,請你們呆在原地……請你們呆在原地。」

許庭生拉了一把幾個想跑的女生,溫和的微笑道:

「咱們幾個走不了了,不過我跟你們保證,這個人不是非典,咱們也不會得非典……你們相信我,我如果沒把握怎麼可能過來對吧?

他其實已經度過危險期了,就是自己嚇自己。咱們坐這等一會兒,醫院的人來了給咱們檢查過後就好了。

……」

許庭生安撫了好一會兒,幾個女生的情緒才漸漸平復下來,她們開始相信許庭生了,最好的證明就是他過來了,就像他自己說的,沒有把握的話誰敢接近一個疑似非典患者?

現場只有一個人壓根不相信許庭生的解釋,吳月薇覺得許庭生根本沒有把握,那麼多人都沒把握,都害怕,他憑什麼就有把握?……可是雖然沒有把握,雖然可能感染非典,他還是來了,因為自己來的。

吳月薇什麼都顧不上了,顧不上害羞,顧不上許庭生先前的話,顧不上校領導,顧不上同學,在足足一千多雙眼睛的注視下,她一頭扎進許庭生懷裡。

許庭生可沒想到這麼多,在他看來吳月薇就是嚇著了,急需安撫和依靠才會這麼做。所以他沒把她推開,許庭生一隻手輕拍吳月薇的後背,另一隻手因為沒找到該放的地方,就那麼垂著,像是獨臂的勇士在擁抱他的女人。

口哨聲在幾棟教學樓間響起來。

許庭生溫言細語的安撫著吳月薇:「別怕,真的沒事的。你相信我。」

吳月薇在他懷裡拱了拱,算是點頭,哽咽道:「我不怕。」

……

大概過了半個小時,全副武裝的醫務人員和幾名武警官兵才趕到現場,大致了解過情況後,疑似非典的中年男人先被抬上了救護車,然後許庭生和幾個女生一起上了另一輛車。

其實他撒了一個謊,幾個人在醫院做了些檢查之後,直接被送進了隔離病房,作為接觸過疑似非典患者的人,醫院怎麼可能就這麼放你回去。

幾個女生的哭聲又響起來,這一回,「騙子」許庭生再怎麼安慰都沒有用了。

許庭生一路上小心翼翼的跟護士保持著距離,進了病房坐下,微笑著說道:「你好……別怕,我不過來,我想要壺水,還有這邊可以打電話嗎?還有,我們的書能不能讓人送進來?」

包裹在厚厚的防護服里的小護士瓮聲瓮氣的答了聲「稍等」,退了出去。

再回來時她手上拎了一個熱水瓶,告訴許庭生:「電話你隨便打,書我幫你問過了,晚點應該會送進來。」

許庭生說完「謝謝」拿起電話,給家裡爸媽打了一個,耐心的安慰了他們,然後又給付誠手機上打了一個,交代他幫忙收拾下要帶進來的書,等醫院的人過來好交給他們。

爸媽在電話里哭了許久,付誠在電話里罵了許庭生幾句,然後黃亞明搶過電話也罵了他一頓,其實他們好像也哭了。

電話里傳來姚婧的聲音,她說:「你還好嗎?」

許庭生說:「對不起,我當時沒想別的,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再下面,我也會去。」這幾句話其實有點越解釋越亂的意思,因為事情已經無法解釋了,除非許庭生說出自己的先知先覺,否則對吳月薇,對姚婧,對所有人他都無法解釋。

姚婧說:「沒事的,我知道,你別太緊張。」

許庭生在電話里笑,說:「我才不緊張,倒是你,千萬別影響學習,你現在的成績可不如我了。」

姚婧說:「我會努力的。」

之後還有好幾個人接過電話說了話,老周、宋妮,甚至樓副校長和校長。

掛上電話,許庭生髮現護士還站在門外,他說:「你去休息吧,我這裡沒事的。」

防護服底下的人好像笑了笑,說:「這是規定啊,那個人跑了以後的新規定。」

許庭生說:「放心我不跑。」

護士說:「我看出來了,對了,你怎麼一點都不擔心?」

許庭生只好說:「我其實很擔心啊,但是要安慰別人嘛,你來這邊看護,你的家人也很擔心吧?」

護士說:「嗯。」

兩人隔著一扇門一直聊著天,直到許庭生房間的電話響起。

「喂,是我,我跟護士問了電話號碼,她說這是內線電話,可以隨便打。」

「嗯,害怕了吧?」

「沒,不怕,我就在你隔壁房間。」

「真的?」

「嗯。」

「怕的話可以給我打電話。」

「嗯,聊一會天好嗎?

「好啊,聊什麼?」

「……,你現在還不做眼保健操嗎?」

許庭生最初見到吳月薇是她來班級檢查眼保健操,許庭生不小心睜了一次眼,看到了吳月薇。從那次開始,許庭生就沒再好好做過眼保健操了,每次都把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盯著吳月薇看。吳月薇說「這位同學,你再不好好做要扣分的」,許庭生說「可是我想看你啊。」吳月薇說「……流氓,扣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