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十五章 那一磚的風情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1-11 20:48  |  字數:4242字

許庭生用晚自習三節課梳理了印象中關於「自主學習」的思路、方法,又做了幾個範例,包括提綱法,問題引導法等等,各有模板。然後拉上付誠給方老師送了過去。

夜裡,寢室里有人打著手電筒繼續看書,有人低聲交談。許庭生現在已經很少參與這種卧談了,每一天,他都會把這點時間留出來,用來想念,也用來憧憬。

距離上次見到項凝已經過去一個月了,不知道包裹她收到沒,不知她最近開不開心。這是一種很空洞無聊的想像,但是許庭生樂此不疲。然而,想像的力量終究是有限的,除了回憶,除了校門口那短短几分鐘烙印在腦海里的印象,他想要更多,哪怕不可以過分參與進項凝的生活和成長,至少,他希望可以在一旁默默守護,看著她就好。

……

第二天早讀的時候,老周神色慌張的到教室里通報了疑似非典患者從隔離病房逃脫的消息。這一次,不管從政.府還是學校的角度,他們都沒有選擇隱瞞,因為恐慌已經是必然的了,流言四起造成的問題可能遠大於事實本身,此外,他們還需要考慮,如果那個疑似患者真的患了非典,那麼民眾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與之接觸,造成疫情大規模傳播的話,誰都無法承擔這麼大的責任。

整個學校都開始陷入恐慌,甚至有還沒來得及來學校的學生和老師打電話拒絕返校。

打個不太恰當的比方,這就像是喪屍出籠滿街亂逛,誰不怕自己挨上一口也變成喪屍?

只有許庭生毫無感覺,因為只有他能確定那個人其實並沒有患上非典。

學校大門緊閉,氣氛壓抑,學生們的情緒開始變得過度敏感,哪怕吃個飯都能引發幾起衝突。

鮑明一伙人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來到了高三10班門口,他們已經太壓抑了,所以,他們無法再忍受自己被人捏住把柄的感覺。

許庭生和付誠、黃亞明到門口見他們。

「如果我現在說我們已經全刪了,你們會信嗎?手機可以給你們檢查。」付誠說。

鮑明一伙人猶豫了一會,其中一個說:「誰知道你們其他地方備份了多少份?」

「所以咯,所以這件事已經沒辦法解決了,因為不管我們怎麼說你們都不會相信的。」付誠說,「如果你們只是想打一架,那麼沒問題,但是想解決問題的話,我看不到任何辦法。」

許庭生看著掙扎糾結的鮑明一伙人,上前幾步搭住鮑明的肩膀把他拉到一邊,用說悄悄話的動作和偏大了不少的聲音說:「至少我可以告訴你一件事,那些照片里沒有任何一張拍到了你的臉。」

鮑明興奮的抬起頭來:「你說真的?」

許庭生點頭:「我沒必要騙你這個,因為我同時可以告你你們,你的兄弟們基本都被拍清楚了,也就是說,告訴你這個還是不能解決問題,我沒必要騙你。」

鮑明一伙人開始變得神色各異。

上課鈴響,許庭生和付誠、黃亞明一起回了教室。

黃亞明問許庭生:「你剛剛為什麼突然那麼說?」

許庭生狡猾道:「我這麼說吧,我剛剛做的事,可以歸納為『論如何瓦解一個團伙』。鮑明一伙人以後基本就算是拆了。」

黃亞明和付誠兩人嘀咕了一會,很快也弄明白了。

因為事情本身其實很簡單,許庭生的話等於再次強調自己手裡有照片,而他對鮑明說照片里全都沒拍清他的臉,鮑明千不該萬不該就是在當時露出了欣喜的表情,這一次過後,他們一伙人之間再提起照片的話題,如果鮑明主張動手解決,其餘人會想,敢情你自己沒被拍到,不怕坐牢,就不管我們死活?……鮑明如果一直不提這件事或者乾脆拒絕動手,其他人一樣會想,敢情你自己沒被拍到,不用擔心,這事就揭過去了?

所以,這一伙人已經基本完蛋了。

等他們離心,再被時間一消磨,也許就真的不會有人再記起這件事了,除非他們準備騷擾吳月薇,那座警鐘才會鳴響,尤其鮑明,也許他哪天靠得吳月薇近一點,都會激起「他的兄弟們」激烈的情緒。

……

下午吳月薇來了一趟10班,交給許庭生一個筆記本。

許庭生趕著課間和黃亞明他們去把煙癮解決一下,沒有推辭,接過來說了聲謝謝就走了,等到上了樓頂,抽著煙打開筆記,他才有些慚愧起來。

黃亞明看他神色不對,拿過筆記本翻了一會兒,丟還給許庭生,感慨道:「你小子這債欠大了,這可不是什麼課堂筆記本,每一個字都是重新整理出來的,那個吳月薇估計昨天夜裡就沒睡。」

是的,吳月薇給許庭生的是一本全新的數學梳理筆記,她嘗試按許庭生說的「老師的方式」梳理每一塊知識點,公式,公式變形,例題,易錯點……

她不光沒睡,或許連課都沒聽過。

許庭生閉眼想了想,吳月薇來送筆記本時確實滿眼的血絲。他的心裡第一次真的因為這個小女孩而有些糾結,他原本覺得高考以後一走了之就可以一了百了了,現在,他有些無措。

許庭生把腿翹到柵欄外,仰著頭吐出一口煙霧。大部分時候他們都不會到樓頂陽台的邊緣去,那裡雖然因為設置了鐵柵欄不至於出什麼意外,但是很容易被下面的人看到有人在樓頂上抽煙。

今天或許因為許庭生的帶頭作用,或許因為臨近高考的心態,不管不顧的也是一種自我釋放,一起抽煙的幾個男生都坐了過來,把腿伸到柵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