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十四章 大叔的抵抗力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小姑娘最後揮了揮小拳頭,許庭生哭笑不得,求助的目光投向吳月薇,但見她也一臉委屈的望著自己。 「行,我會把她當親妹妹的。」許庭生只好說。 「不行」,喝醉了的小姑娘不依不饒的說,「只是當妹...

「這個也保密。」許庭生說。

「切。」眾人齊齊不滿道。

許庭生厚著臉皮不去理會眾人的鄙視,慢慢把話題引向高考和學習方法,趁機把自己的一些理念說了出來。

對於這些,當場最感興趣的人其實是方雲瑤,她是老師,更能敏銳的發現許庭生的話中包藏的理念,那幾乎是一場教學改革的前奏。

「下次跟你聊天都得帶筆記本了。」方雲瑤說。

許庭生愣了愣,思索一會兒,對方雲瑤說:「方老師有沒有興趣寫篇論文,把我的方法推廣一下?」

在許庭生看來,這是他試圖改變方雲瑤命運的第一次嘗試,許庭生不知道這篇論文如果發表會不會帶來足夠大的影響,如果它像前世那樣引發一場教學改革,那麼作為最初的倡導者,方雲瑤的命運幾乎必然改變,這樣的情況下,她還會嫁給那個家暴狂嗎?據徐庭生的觀察,方雲瑤此時應該還是單身狀態,也就是說,她應該還沒遇到那個人,至少還沒跟他在一起。

退一步說,就算這篇論文沒產生太大的影響,至少對方雲瑤還是有點用處的,評職稱什麼的都能用到,蝴蝶每扇一次翅膀,都是一個變數,許庭生自身害怕變數,但是他希望方雲瑤身上能多一點變數。

「論文?那可是你的理念,我不成剽竊了啊?」方雲瑤說。

「方老師覺得我自己能把它推廣開嗎?大不了你到時也給我署個名,怎麼樣,考慮一下?如果你同意的話,我整理一下思路,再梳理幾個範例給你,咱們不往大了去寫,就把它寫成歷史學科高三複習的一些建議,你看怎麼樣?」許庭生認真道。

方雲瑤猶豫了一會兒,她可以不貪圖名利,但是她對教學的熱忱讓她很能抗拒這件事,許庭生的交流課她聽了,他的近乎完美的歷史答題卷她也認真研究過,作為一名正在努力鑽研教學,同時更容易接受新理念的年輕教師,她其實很願意去對許庭生的學習方法和理念進行一番分析,哪怕最後不寫成論文都好。

「那我試試?」方雲瑤說。

「好,那我把材料整理好了給你,具體怎麼加工闡述你來。」許庭生說,他並不打算提供太完善的東西,一方面不想暴露太多以免惹人懷疑,一個學生有自己的理念和方法還算正常,但是如果他能據此形成一篇有完整結構和思路線索的論文就不正常了。

另一方面,許庭生也希望方雲瑤有更多參與感。

這頓晚飯一直吃到晚自習快上課才結束。

回到教室,幾個人臉上都有點酒意,還好都還沒醉。

至於吳月薇,因為許庭生嚴格控制著她的飲酒量,從始至終只讓她喝了小半杯啤酒,所以她走時雖然滿臉通紅,倒也沒有直接醉倒。

真正有點喝多了的是她帶來的閨蜜,小姑娘其實酒量還不錯的,但許庭生這邊還有幾個人,看見漂亮的小學妹都想法兒套近乎,一來二去就給人家灌多了。

最後她是由吳月薇扶著回去的,許庭生有些不好意思,跟著送了一會兒,小姑娘帶著幾分醉意對他說:「學長,我以前其實挺討厭你的,因為我總覺得你欺負我家月薇了,好可恨好討厭……今天感覺你還不錯,對月薇其實也挺好的,我就決定不討厭你了,不過你以後一定要對月薇好知道嗎?她因為你被人笑了多久你知道嗎?她好委屈的……你不對她好,我,我就跟你拼了。」

小姑娘最後揮了揮小拳頭,許庭生哭笑不得,求助的目光投向吳月薇,但見她也一臉委屈的望著自己。

「行,我會把她當親妹妹的。」許庭生只好說。

「不行」,喝醉了的小姑娘不依不饒的說,「只是當妹妹還不夠啦,還要,還要……」

不知道她會說出什麼來,吳月薇連忙捂住了她的嘴,向許庭生說:「你別聽她瞎說。」

「嗯。」許庭生如釋重負。

「不過我不當妹妹。」吳月薇說。

「……」

……

晚自習向許庭生提問的人開始變得多了起來。

許庭生一個個耐心的解答。

當然他知道,這其中雖然大多數是認真提問的,但其實也有一小部分只是為了套個近乎,前世許庭生就已經遭遇過這種情況。

這個階段有一個很可笑的傳言是這樣的,說是高考前拍准考證和檔案照片的時候站在一起的人容易排在一個考場,甚至排在相鄰的位置。

有些人就是為了這個來的。

果然,第二節下課的時候,許庭生前世「印象深刻」的那個女同學來了。

這個女生長得很不錯,尤其是發育得很好,三圍什麼的在這個年紀女孩子中都屬於很驚人的存在,偏偏還不胖。

當然,與其他這個年紀的女孩子最不同的一點是,她在這個年紀就已經很會運用自己的本錢了。

前世,當她伏在許庭生的課桌旁提問,寬鬆的t恤領口毫不遮掩的露出深深的溝壑,當她毫不尷尬的挨著許庭生坐下來,豐滿的部位貼在大腿一側摩擦,許庭生幾乎不知所措,身體的反應讓他連課間站起來去個廁所都不敢。

現在,她又來了,31歲的大叔其實依然有點慌亂。

她叫apple,蘋果,這個年代雖然很多人都在英語老師的強迫下給自己取過一兩個蹩腳的英文名,但是沒人在意這個,也沒人真的拿來用。apple不同,她是從大城市轉學回來的,據說之前已經考了一年,很多理念,包括穿衣服的風格,她都跟其他麗北縣土生土長的小女孩有很大的區別,比如以後會爛大街的黑絲和到大腿的短裙,現在整個班就她敢穿,而且不管別人怎麼議論,抱以怎樣的目光,她都絲毫不覺得有什麼不妥。

高三開學她剛進班的時候做了個自我介紹,說「大家以後可以叫我apple」,說「我現在沒有男朋友,單身」,整個班都暈了。

在這以後,大家開始在她一次次的糾正下習慣叫她apple,開始有男生前仆後繼的追她,開始有人在半夜的寢室里突然喊出她的名字,然後偷偷默默的換內褲。

總之,這是個充滿誘惑的尤物。

但是,雖然很多人都以為她很開放,卻從沒有人真正得手過,她似乎根本不是那種自輕自賤的女孩,應該說,除了某些理念和習慣的不同,她也是一個認真學習的好孩子,而且和同學的關係,包括和女生們的關係,處得一點都不差。

這讓很多人看不懂。

前世,多年後她嫁了個大款老外,移民澳大利亞,有一次開同學會的時候,她在這個班裡的最好的閨蜜給大家解了惑,她說:「其實apple就是很開放,她轉學來的時候就已經交過幾個男朋友了,就不是……了。」

「那麼為什麼她過來以後反而變正經了呢?」

「不是變正經了,是她覺得這邊沒有哪個男的值得她付出什麼,apple是那種很理智的人,什麼都會算計值不值得,合不合算,這方面也是一樣,她跟我說過,如果哪個男的讓她覺得值得,哪怕不喜歡她也不介意的。」

「不是值得她喜歡?」

「這是一種可能,但是比較不重要,她要的東西是,比如你很有錢,值得她去套牢你,或者,你可以讓她考個好大學……那麼她不介意用那方面去換。」

前世女同學說到這裡的時候瞟了一眼正和幾個男生拼酒的許庭生,繼續道:「當年因為高考,本來有人可以得手的哦,apple都做好準備了,也主動出招了,可惜那個人是個木頭,沒把握住機會。」

許庭生現在就像個木頭,他之前和apple並不很熟,彼此間最多也就是普通同學之間的禮貌性的相處。但是此時apple直接在他旁邊的位置上坐了下來,又挪近了凳子。

這次好像比前世還兇猛啊,前世還是先站著問了幾天問題才一步步接近的。

對方還沒有明說,許庭生也只好假裝不知道,身體稍稍挪開一些,耐心的低著頭給她解答了幾道題,之所以低頭,是因為許庭生不敢去看她的眼神,這是一個已經學會眼神魅惑的妖孽啊,還有一點,許庭生更害怕一轉頭看到她俯下身體露出的領口。

幾道題講完,許庭生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體,還不錯,大叔的抗性果然比較高。

就在他為自己的定力感到得意的時候,有東西「砸」在了他的手臂上。

「救命啊1許庭生連忙推說要上廁所,結束了這第一次的香艷接觸。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