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十二章 我們都是好孩子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 然而事情發展的方向最終還是違背了陳玉倫的願望,許庭生非但證明了自己的清白,還再一次大出風頭。 陳玉倫對許庭生的恨來自於先前樓頂的那一頓胖揍,更來自於許庭生搶了他的風頭。 明明他陳玉倫...

5分鐘后,在又擁擠了許多的媒體教室里,沒有上課起立,沒有老師好同學們好,許庭生手拿米分筆,開始了自己的「講課」。

40分鐘,一秒不多,一秒不少,時間的控制是進行課堂教學比賽必須要掌握的技巧,許庭生早已經再熟練不過。

在這40分鐘里,一堂省課堂教學評比一等獎的歷史課,《新中國的外交》被完整流暢的呈現在所有人面前。

許庭生把手裡寫剩下的半根米分筆扔進米分筆盒,拍了拍手上的米分筆灰。

「謝謝各位同學和老師,今天的課……交流,就到這裡為止了。我最後還想說的一點是,關於這場交流,同學們事前事後可能都會聽到一些傳言,但是我可以完全發自真心的跟大家說一句,沒有哪個老師是壞人,我的進步確實值得懷疑。」

許庭生尷尬的笑了笑。

「其實我也不是突然進步這麼大的,這一個月的努力,正確的方法,還有運氣,這些都很重要,但是還有一個原因是我以前都沒把考試當回事,好幾次在考場里睡著。什麼意思呢?就是我想說,我其實原來也沒那麼差的,你們覺得我的進步很神奇,其實很多同學如果捨得考砸一回,你的進步也會大到嚇人。」

講台下響起會心的笑聲,許庭生的這番解釋多是因為心虛,想為自己突然的爆發圓一個合理的謊,現場看來,效果還不錯。

「最後一句,幾位老師和領導能允許我這個普普通通的學生站上這個講台,能讓我通過這場交流來證明自己的清白,本身就說明,他們的氣度其實不像大家想的那麼小,相反,他們的氣度很大,而且是真心為了學生著想。」

「謝謝,我的話說完了。

講台下的安靜有持續了一會。

「啪、啪、啪。」

有人站起來鼓掌,這第一個人起立鼓掌的人令所有人意外,因為她是張秀雲張老師。

「許庭生同學,我很抱歉。」張秀雲說。

許庭生回應的聲音被接下來的掌聲淹沒,全場包括樓副校長在內的所有人都站了起來,鼓掌。

前世許庭生去比賽,去外地上展示課,也聽過許多掌聲,此刻掌聲再次響起,不管出於禮貌也好,從眾也好,也許其中有些人並不甘願,但是許庭生已經無法去仔細思考了,此刻的他思緒萬千,感慨萬千。

另一個思緒萬千的人是新晉的年段第一陳玉倫,今天課外活動發生的這些對他來說簡直就是一場痛苦的折磨。

最初,他因為終於可以揭穿許庭生作弊的事實而興奮不已,從7班教室到多媒體教室,他是沖的最積極的,在向許庭生提問刁難的過程中,他雖然沒有親身參與,但是很奈侍舛際搶醋運。

然而事情發展的方向最終還是違背了陳玉倫的願望,許庭生非但證明了自己的清白,還再一次大出風頭。

陳玉倫對許庭生的恨來自於先前樓頂的那一頓胖揍,更來自於許庭生搶了他的風頭。

明明他陳玉倫才是年段第一啊,第一次考到年段第一,陳玉倫其實還是很得意的,但是實際的情況卻是幾乎根本沒有人注意到這件事,沒有人關注他這個新晉的年段第一,所有的風頭都被許庭生搶走了。

陳玉倫是第一,許庭生才第十一,而且他自認為長得也不比許庭生差。

陳玉倫很想問一句:「為什麼,憑什麼?」

其實這個邏輯很簡單,一個成績本就不錯的人第一次考了年段第一,這件事本身值得欣喜但也平常,但是許庭生不同,這段時間發生在他身上的一切簡直就是一部「傳奇」。

從半夜在宿舍樓頂彈吉他唱歌,朝女生宿舍丟酒瓶子耍流氓,到留下一句情懷深到死的「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瀟洒的曠課五天。

再到不知天高地厚放話進年段前20引起熱議。

再到衝冠一怒為紅顏火拚鮑明一夥臭名昭著的混混,一個人干倒3個。

再到司令台上被當做反面典型,作檢討。

再到扛著幾大箱所有人都在搶購的板藍根、白醋進學校到處送。

再到一模數學62分惹來無數嘲笑,卻有兩個美女先後為他出頭,再次引起熱議。

再到超級大逆襲考出全段第11名,文綜成績全市第一,班主任親自泡茶,打了所有嘲笑者的臉。

再到被質疑作弊,卻以一堂精彩無比的交流課大殺四方,折服張老師主動道歉,再一次瘋狂打臉……

這就是一嘲傳奇」。

陳玉倫不甘卻也無奈,心底的自傲讓他可以不去記一個字的筆記,可以假裝對整堂課毫無興趣,但是當所有人都站起來鼓掌的時候,他也只能隨大流站起來,敷衍的拍了幾下手。

「難道掌聲不是應該給年段第一的嗎?」

「難道成績又好又帥還不值得女孩子們喜歡嗎?為什麼不但沒有因為我爭搶的美女,連喜歡了我6年的宋妮都不再理我了?」

「……」

沒有人注意到陳玉倫的不爽。

「再講講其他科目。」

「對,再講講。」

有人這麼一喊,回應的就多了,但是許庭生不行,再講其他科目他就要露餡了,見好就收的道理他還是懂的。

許庭生抱歉的笑了笑,為難道:「吃飯時間都過了,已經耽誤大家很多寶貴的時間了,真的不能再講了。」

「我靠,耍大牌啊?」

黃亞明不懷好意的起鬨,許庭生怒瞪他一眼,再次解釋道:「同學們有時間可以課後跟我交流,今天真不敢再耽誤大家了。」

「課後交流那是女同學的福利,我們估計是排不上了。」黃亞明陰腔怪調的繼續起鬨。

「就是,咱們10班那麼多人來給你撐腰,你這樣交代不過去啊,要不你請全班吃飯?」付誠跟著說道。

「坑了你們一頓飯而已,有那麼大仇嗎?」許庭生頭痛不已,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不是不願意講,而是再講其他科目的話只會畫蛇添足砸了自己的招牌。

但是局面已經開始有點控制不住了,高三10班的牲口們開始集體起鬨:「吃飯,吃飯。」

請全班人吃飯?

許庭生捨不得錢,更不想把場面搞得好像慶祝什麼似的,那樣他會死——尷尬死。

但是今天必須得有個收尾,台下有人喊道:「要不你給大家唱個歌?在這唱總比半夜爬樓頂唱好吧?」

提起許庭生的「光榮」事,台下一片鬨笑,紛紛贊同。

無奈,許庭生深吸一口氣:「……,那就唱歌。」

掌聲過後,場面安靜了下來,等著許庭生開口。

唱什麼?許庭生在腦海里搜索一遍,想起來一句很符合今天這個局面的話:我們都是好孩子。

你們不是說10班的人作弊嗎?那我來告訴你們,我們都是好孩子。

「我給大家唱這首歌的名字叫做……我們都是好孩子。這也是我想替咱們好人老周領導下的10班跟大家說的話,我們都是好孩子,我們正在拼搏努力。」

高三10班所有人齊聲叫好,這歌名太解氣了,你們不是一直說10班爛嗎?不是連我們進步了都只會覺得我們作弊嗎?

其實,我們都是好孩子。

一首女人的歌,被許庭生用他略微沙啞的嗓音唱出來,別有一番味道。

「推開窗看天邊白色的鳥

想起你薄荷味的笑

那時你在操場上奔跑

大聲喊,我愛你你知不知道……」

沒有伴奏,但是前幾句一出,現場的氣氛就變了,變得溫情曖昧。

「這……是講校園愛情的吧?」有人在腦海中想道,「你薄荷味的笑,你在操場上奔跑……這講的不就是校園裡的事嗎?」

歌德說:哪個少男不鍾情,哪個少女不懷春?

青春年少,誰沒有幾分情愫在心頭?

不少人都已經陷入了這種情緒之中,相應的,許庭生不算很出眾的歌聲在他們耳中也變得動聽起來。

吳月薇和姚婧或許陷得更深一些,她們都紅著臉,卻又幸福的笑著,彷彿此刻台上的許庭生只是在對自己一個人唱,在對自己訴說情懷。

偏偏許庭生唱歌的同時還很不自然的分別看了兩人幾眼。

這要不遐想才怪了。

其實,許庭生自己也發現情況不對了,他最初是因為歌名而選了這首歌,結果幾句歌詞一出來,他自己就先懵了,這根本不是他想表達的埃

可是沒有辦法了,他只能硬著頭髮唱下去。還好,歌詞里還有這麼幾句切合的:

「那時我們什麼都不怕,……

就這樣,永遠不分開,……

我們都是好孩子

異想天開的孩子

相信愛,可以永遠啊

我們都是好孩子

最最善良的孩子

懷念著,傷害我們的……」

異想天開的年紀,可不可以永遠不分開?遲早有一天會懷念,懷念包括曾經傷害我們的。畢業的氛圍因為許庭生的這首歌而提前到來,畢業,分開的不僅是戀人,還有難捨的老師和同學,哪怕曾經恨過爭吵過,哪怕曾經彼此傷害過,……

就在現場已經有人開始紅了眼眶的時候,許庭生沒唱第二節,匆匆結了個尾后撒腿狂奔,留下一個落荒而逃的狼狽背影。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