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十章 我們交流一下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 一個悅耳的聲音響起,許庭生循聲望去,提問的是文科一直以來拿過最多次年段第一的女生,許庭生記得她的名字,葉瑩靜,之所以記得,不是因為她成績好,而是因為漂亮。 女學霸常見,漂亮的女學霸...

「10班的同學,你們抄得爽嗎?」

雖然7班班主任張秀雲的話明顯是有所指的,但是她說話的對象是「10班的同學」,於是10班的學生們憤怒了,有人從鼻子里悶哼出氣,有人拍桌子,有人起鬨,只是出於一貫對老師的尊重,還沒有誰直接反駁。

「張老師,你這是什麼意思?」老周站在門口,壓著火氣問道。

「什麼意思?你問你們班的某些學生唄。」張秀雲扭頭毫不客氣的回道。

正如許庭生前世的印象一樣,張秀雲老師是個很強勢的女人,跟許多老師的關係都不太好,而她好像也不在意這個。

但是事實與記憶還是出現了偏差,張秀雲老師最初出現在10班門口的時候,許庭生還以為她是跟前世那樣來請自己去跟7班同學交流文綜學習方法的,結果自作多情了,張秀雲老師徑直走上講台來了那麼一句。

說話的時候,她的目光就落在許庭生身上。

緊跟著老周走出辦公室的張副主任拉住了「佛也發火」的老周,好歹兩個老師沒有直接在學生面前吵起來,但是這邊動靜終究是大了些,不一會,文科辦公室里的老師們都跟了出來。

10班的講台上站著7班的班主任,10班班主任反而站在門口,空氣中火藥味瀰漫。

「這什麼情況?」老師們互相詢問著,議論著。

一片嘈雜中,許庭生站了起來。

「張老師。」許庭生朗聲喊道。

所有的目光都被他吸引過來,場面隨之安靜下來。

許庭生微笑著,平和道:「張老師,您前面的話……我想最可疑的就是我了吧?我剛剛想了想,要各位老師專門命一套題再考我一遍也挺麻煩的,不如這樣,就請各位老師做個見證,我去7班跟7班的同學交流一下學習方法吧?」

許庭生說的是「交流一下」,但聽在所有人耳朵里,尤其老師們的耳朵里,他這是要去7班「上課」了,不惜舌戰群儒,以證清白。

許庭生不敢等別人插話,他要「交流」的科目是早就定好的,歷史,不是歷史還能是什麼?

「我這次文綜考得最好,就跟7班的同學交流下歷史學科吧,正好張主任也在,還有各位老師可以幫忙見證。」

許庭生說這些話的過程一直面帶微笑,語氣平和,但任誰聽來,他都是在挑釁,明目張的挑釁。

所以,不論是張秀雲還是張主任,他們都無法拒絕。

……

這嘲交流」最後是在多媒體大教室進行的,因為許庭生提出來是去7班,但是10班的「娘家人」不放心要跟著,還有一堆圍觀的老師,7班的教室根本坐不下。

多媒體大教室一般是老師開大型公開課或者有校外專家來講課才動用的,張主任一開始覺得這樣似乎有點太給許庭生面子了,但是轉念一想,讓他在更多人面前被戳穿也不錯,那樣副校長事後有意見也怪不到自己頭上,於是便答應了下來。

還有一個原因是,他已經阻擋不了這件事了,不服氣的7班學生也好,很生氣的10班學生也好,他們需要一個了斷。

結果,兩個班的人浩浩蕩蕩的一進多媒體大教室,其他一些班級的學生也跟來了,其中還有不少事高一高飪強瓮時間,消息一傳開,誰不想看個熱鬧啊?

等到多媒體教室終於因為再也擠不下人而關起門的時候,許庭生看到了站在最後的吳月薇,還看到了那位主管政教的樓副校長,張主任正在滿臉殷勤的給他讓座。

老周坐在牆角位置,遞給正要走上講台的許庭生一個鼓勵的眼神,眼下的場面實在太大了,就是一般年輕老師也不免緊張,何況許庭生只是個學生,老周其實很擔心。

許庭生還給老周一個安心的笑容,抬腳邁上講台。

從第一步邁上講台開始,許庭生就呆住了,傻傻的愣在當場,那種感覺很奇妙,前世今生幻影交錯,無數場景在許庭生面前變換。

前世,他曾無數次站在講台,這小小的一塊地方對如今的他來說,熟悉又陌生,傷感又激動。

4年,許庭生前世當了4年老師,沒有混上領導,沒有賺到多少錢,但那是他最踏實安穩,最快樂和滿足的一段時光。

yesterdayoncere。

有那麼一刻,許庭生甚至恍惚覺得自己之前經歷的一切都只是一個夢,辭職是在夢裡,項凝在夢裡,失敗在夢裡,痛苦在夢裡,重生在夢裡,……,清晨夢醒,他回到現實,上班,上課。

台下響起鬨笑聲,把許庭生拉回現實。

「不會是嚇傻了吧?」有人嘀咕,其實很多人都是這樣想的。

許庭生抱歉的笑了笑,這場面還真嚇不住他,除了4年的教學經驗,許庭生前世還曾經是有史以來代表漸南市參加全省課堂教學評比最年輕的老師,上千人的大講堂,面對來自全省各地的老師和專家,他都不曾緊張過。

許庭生前世拿下全省一等獎的那堂課是《新中國的外交》,這堂課他前前後後在不同的地方講過幾十遍,想忘都難。

這也是他今天準備講的內容,既然已經玩大了,那就乾脆玩得更狠一些,能用一堂課解決的問題,對許庭生來說從來都不是問題。

「許庭生同學,請問參加波茨坦會議的國家領導人都有哪些?發表《波茨坦公告》的國家又是哪幾個?」

許庭生剛想開口,台下一個7班的學生髮問道,這是個女孩子,許庭生並不認識。其實她或許沒有惡意,只是不服氣,不服氣許庭生一個學生居然大言不慚要給他們「上課」,儘管許庭生的原話是「交流」。

所以,她提出的這個問題其實很刁鑽。

許庭生笑了笑,回答道:「參加波茨坦會議的國家是蘇、美、英三國,其中蘇聯的領導人是斯大林,美國方面需要各位同學注意一下,此時代表美國參與了前幾次重要會議的是羅斯福總統已經病逝,代表美國與會的是新任美國總統杜魯門,真的考到的話大家注意陷阱哦,就像這位美女同學給我挖的一樣。」

台下一陣鬨笑,同時有人掏出來筆記本開始做筆記。

等到笑聲平息,許庭生才繼續道:「英國方面要更複雜些,最初代表英國參加會議的還是大家熟悉的丘吉爾,最早引領剪刀手拍照的那個可愛胖子,但是會議進行過程中英國舉行了新一屆大選,丘吉爾敗選,所以,大家注意一下,英國還有一位新任的艾德禮也參加過波茨坦會議。」

這是一個書本並未提及的知識點,幾乎不可能出現在考試中,但正是因此,它的震撼效果要更大一些,因為如果許庭生說的只是書本上的要點,高三7班同樣掌握相關要點的人並不少,但是他現在展現的是課外知識,用知識面壓人,效果更佳。

講到「剪刀手」的時候,許庭生還木訥的比了一下這個手勢,講台下一陣歡笑,但當他說出艾德禮的時候,台下就安靜了。這個時代電腦還沒那麼普及,學生們的知識面其實相對是比較窄的,所以幾乎沒有人知道這一點。

許庭生看了看正在低聲議論的幾位麗北中學歷史老師,他們中應該也有不少人沒有注意過這一點。

「最後,這位同學提出的問題中我認為最可能命題的一個點,大家不求理解,但求記憶,記住參加波茨坦會議的國家是蘇、美、英,但是《波茨坦公告》是以中、美、英三國的名義發表的,原因嘛,我說了不求理解……嘿。」

這下倒是再沒有什麼鬨笑聲了,講台底下即便有笑聲也是埋頭低笑,相對而言,筆尖在紙面劃過的聲音要更大一些,很多人都在做筆記。

許庭生停頓了一會兒,等到那些埋在桌面的頭一個個重新抬起來,才繼續道:「這個問題的回答就是這樣了,不知道美女同學還滿意嗎?」

7班提問的女生在許庭生和滿場的目光下紅著臉點頭低聲說:「嗯,謝謝。」

許庭生把目光轉向全場:「其他同學還有什麼問題嗎?」

……

接下來,許庭生又連續回答了七八個問題,其中大部分是真的在詢問,當然也有故意刁難的,比如問幾個冷僻的時間點什麼的,許庭生一一作答。

提問還在繼續,7班部分同學的提問開始越來越刁鑽,似乎非要許庭生出醜不可。

「請問許同學,致遠艦在黃海海戰中被擊沉,當時有多少官兵殉國?」

一個悅耳的聲音響起,許庭生循聲望去,提問的是文科一直以來拿過最多次年段第一的女生,許庭生記得她的名字,葉瑩靜,之所以記得,不是因為她成績好,而是因為漂亮。

女學霸常見,漂亮的女學霸不常見。

葉瑩靜提的這個問題其實已經有點無理取鬧的意思了,先前7班同學的提問哪怕再刁鑽也不至於離譜,但是她這一問,似乎擺明了就是搗亂來的。

10班的部分同學有些憤怒,紛紛低聲譴責,但是許庭生卻遞給了葉瑩靜一個感謝的眼神,如果說那些刁鑽但是認認真真、有理有據的問題是在刁難的話,那麼這樣一個無理取鬧的問題其實是在幫忙解圍,因為沒有人會去計較許庭生答對還是答錯,人們會在意的只是葉瑩靜的無理取鬧。

而這個問題過後,想必也沒有人敢再提什麼刁鑽的問題,因為那很可能被歸結為一而再,再而三的無理取鬧,容易引起公憤。

「小丫頭還挺有正義感的。」

許庭生在心底讚許了一聲,笑著道:「感謝葉瑩靜同學替我解圍,不過這個問題我可以回答,黃海海戰隨致遠艦殉國的官兵是246人。」

許庭生反過來替葉瑩靜解了圍,同時給出了答案,他的回答乾脆,果決,透著強烈的自信。

沒有人想到質疑,所有人,從學生到老師全都懵了:他居然連這個都知道?那得是怎樣的閱讀量和記憶力?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