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十章 我們交流一下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1-11 20:48  |  字數:3793字

「10班的同學,你們抄得爽嗎?」

雖然7班班主任張秀雲的話明顯是有所指的,但是她說話的對象是「10班的同學」,於是10班的學生們憤怒了,有人從鼻子里悶哼出氣,有人拍桌子,有人起鬨,只是出於一貫對老師的尊重,還沒有誰直接反駁。

「張老師,你這是什麼意思?」老周站在門口,壓著火氣問道。

「什麼意思?你問你們班的某些學生唄。」張秀雲扭頭毫不客氣的回道。

正如許庭生前世的印象一樣,張秀雲老師是個很強勢的女人,跟許多老師的關係都不太好,而她好像也不在意這個。

但是事實與記憶還是出現了偏差,張秀雲老師最初出現在10班門口的時候,許庭生還以為她是跟前世那樣來請自己去跟7班同學交流文綜學習方法的,結果自作多情了,張秀雲老師徑直走上講台來了那麼一句。

說話的時候,她的目光就落在許庭生身上。

緊跟著老周走出辦公室的張副主任拉住了「佛也發火」的老周,好歹兩個老師沒有直接在學生面前吵起來,但是這邊動靜終究是大了些,不一會,文科辦公室里的老師們都跟了出來。

10班的講台上站著7班的班主任,10班班主任反而站在門口,空氣中火藥味瀰漫。

「這什麼情況?」老師們互相詢問著,議論著。

一片嘈雜中,許庭生站了起來。

「張老師。」許庭生朗聲喊道。

所有的目光都被他吸引過來,場面隨之安靜下來。

許庭生微笑著,平和道:「張老師,您前面的話……我想最可疑的就是我了吧?我剛剛想了想,要各位老師專門命一套題再考我一遍也挺麻煩的,不如這樣,就請各位老師做個見證,我去7班跟7班的同學交流一下學習方法吧?」

許庭生說的是「交流一下」,但聽在所有人耳朵里,尤其老師們的耳朵里,他這是要去7班「上課」了,不惜舌戰群儒,以證清白。

許庭生不敢等別人插話,他要「交流」的科目是早就定好的,歷史,不是歷史還能是什麼?

「我這次文綜考得最好,就跟7班的同學交流下歷史學科吧,正好張主任也在,還有各位老師可以幫忙見證。」

許庭生說這些話的過程一直面帶微笑,語氣平和,但任誰聽來,他都是在挑釁,明目張胆的挑釁。

所以,不論是張秀雲還是張主任,他們都無法拒絕。

……

這場「交流」最後是在多媒體大教室進行的,因為許庭生提出來是去7班,但是10班的「娘家人」不放心要跟著,還有一堆圍觀的老師,7班的教室根本坐不下。

多媒體大教室一般是老師開大型公開課或者有校外專家來講課才動用的,張主任一開始覺得這樣似乎有點太給許庭生面子了,但是轉念一想,讓他在更多人面前被戳穿也不錯,那樣副校長事後有意見也怪不到自己頭上,於是便答應了下來。

還有一個原因是,他已經阻擋不了這件事了,不服氣的7班學生也好,很生氣的10班學生也好,他們需要一個了斷。

結果,兩個班的人浩浩蕩蕩的一進多媒體大教室,其他一些班級的學生也跟來了,其中還有不少事高一高二的。這可是課外活動時間,消息一傳開,誰不想看個熱鬧啊?

等到多媒體教室終於因為再也擠不下人而關起門的時候,許庭生看到了站在最後的吳月薇,還看到了那位主管政教的樓副校長,張主任正在滿臉殷勤的給他讓座。

老周坐在牆角位置,遞給正要走上講台的許庭生一個鼓勵的眼神,眼下的場面實在太大了,就是一般年輕老師也不免緊張,何況許庭生只是個學生,老周其實很擔心。

許庭生還給老周一個安心的笑容,抬腳邁上講台。

從第一步邁上講台開始,許庭生就呆住了,傻傻的愣在當場,那種感覺很奇妙,前世今生幻影交錯,無數場景在許庭生面前變換。

前世,他曾無數次站在講台,這小小的一塊地方對如今的他來說,熟悉又陌生,傷感又激動。

4年,許庭生前世當了4年老師,沒有混上領導,沒有賺到多少錢,但那是他最踏實安穩,最快樂和滿足的一段時光。

yesterdayoncere。

有那麼一刻,許庭生甚至恍惚覺得自己之前經歷的一切都只是一個夢,辭職是在夢裡,項凝在夢裡,失敗在夢裡,痛苦在夢裡,重生在夢裡,……,清晨夢醒,他回到現實,上班,上課。

台下響起鬨笑聲,把許庭生拉回現實。

「不會是嚇傻了吧?」有人嘀咕,其實很多人都是這樣想的。

許庭生抱歉的笑了笑,這場面還真嚇不住他,除了4年的教學經驗,許庭生前世還曾經是有史以來代表漸南市參加全省課堂教學評比最年輕的老師,上千人的大講堂,面對來自全省各地的老師和專家,他都不曾緊張過。

許庭生前世拿下全省一等獎的那堂課是《新中國的外交》,這堂課他前前後後在不同的地方講過幾十遍,想忘都難。

這也是他今天準備講的內容,既然已經玩大了,那就乾脆玩得更狠一些,能用一堂課解決的問題,對許庭生來說從來都不是問題。

「許庭生同學,請問參加波茨坦會議的國家領導人都有哪些?發表《波茨坦公告》的國家又是哪幾個?」

許庭生剛想開口,台下一個7班的學生髮問道,這是個女孩子,許庭生並不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