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十九章 付誠的秘密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城外亂紛紛,旌旗招展空翻影,卻原來是司馬發來的兵,……」 「周老師興緻很好埃」本身也在高三段任教的政教副主任張老師走到老周身邊,開口道。 老周抬了抬眼皮,笑著道:「主任有事?」 ...

方老師隨後又表揚了幾個人,其中一個是付誠,他的歷史成績進步很大。

「付誠同學這次總成績進步也很大,繼續加油哦。」方老師看著付誠,揚了揚緊握起來的小拳頭,微笑道。

付誠抿著唇微笑,用力點頭。

表面看來,付誠的表現和其他被表揚的同學一般無二,故作平靜的笑,喜悅的同時竭力裝著淡然,只有許庭生知道這個表揚對他來說有多麼重要,多麼美好。

此刻的他,一顆心怕是早已雲霄天外的亂竄了。

「沒準……直接有『反應』了。」許庭生猥瑣的想到。

付誠喜歡的人是方老師,方雲瑤。

其實大多數男人在學生時代都曾經暗戀過自己的某位女老師,比如現在這個班裡,喜歡過方老師的男生不下12個。

10班男生的總人數是12個。

也就是說,其實包括許庭生也在某種程度上喜歡著方老師,前世他後來之所以選擇成為一名歷史老師而不是其他科目,受這份情愫的影響很大。

在方雲瑤身上,有著身邊這些高中小女孩不具備的吸引力。

青春期泛濫的荷爾蒙讓男生們根本無法抗拒這樣的一個女人,她漂亮而且優雅,溫柔而且親和,但是更重要的是,她依然青春的同時又比身邊這些小女孩更成熟,這種成熟像是蛋糕上多出來的那顆櫻桃,殷紅飽滿,晶瑩光潔,令人注目、渴望、貪婪。

這是一種虛幻多於現實的喜歡,它更多時候出現在男生們的「幻想」中,「夢」里。

方雲瑤有時會在學生們面前表現得更像一個小女孩而不是老師,比如她偶爾會對學生說自己的委屈,會撒嬌。

每次這種情況出現,男生們都會像是集體著魔了一般,整一個寢室輾轉難眠。

但是付誠的這份感情不同於其他男生,它隱藏了很久,持續得更久,而且,更真實。

當黃亞明和許庭生都已經開始戀愛或者即將開始戀愛的時候,付誠表現得根本不像一個青春期的男生,他跟不少女生關係都不錯,但是似乎絲毫沒有那方面的念頭,再漂亮清麗的女生,再身材火爆的女生,他都沒有興趣。

前世,黃亞明和許庭生一度建議他去檢查身體,看是不是沒有正常發育,很久以後他們才知道,這小子原來隱藏的那麼深,而且胃口那麼大。

如果許庭生不戳破的話,按照前世的軌跡發展,兩人會一直到高中畢業兩年後才知道付誠的這個秘密。

那天方老師結婚,付誠和黃亞明、許庭生在遠離麗北縣的一個城市相聚,喝酒,開始他還好好的,再正常不過的樣子,除了喝酒爽快了許多。

喝醉以後,付誠開始哭,然後說出了那句石破天驚的話:「今天,我這輩子最愛的女人嫁人了。」

要知道,他是高中時代唯一一個沒有開口說過喜歡方老師的10班男生,甚至,他從來都不參與男生們對方老師的討論。

許庭生和黃亞明這才知道,原來付誠一直喜歡著方老師,而且是那種深刻的帶著夢想的喜歡。

很多男生喜歡女老師都是出自崇拜,或者青春期的幻想,暗戀女老師本身並不妨礙他們去追逐身邊的女孩,去戀愛,但是付誠不同,他一直想著的事,是如果大學畢業方老師還沒嫁人,他就去表白。

他沒有等到那一天,方老師在她28歲的時候結婚了。28歲,其實已經很晚了不是嗎?又一個「君生我未生」的故事。

「為什麼一直沒告訴我們?搞得當年誰沒喜歡過方老師似的。」當時黃亞明問他。

「不一樣,我跟你們不一樣,我這個,我喜歡到我會覺得,說出來都是一種褻瀆。」付誠回答。

「你們喜歡方老師,有誰認真想過,想過真的有一天可以娶她嗎?……沒有吧?……我想過,一直想,每天都想,可是我沒辦法,……」付誠醉得厲害了,趴在桌上呢喃著說。

前世這個故事其實沒有到結局,因為方老師結婚並不是結局。

方老師結婚4年後因不堪家暴而離婚,帶著兩歲的女兒遠走他方,付誠重燃希望,毅然辭掉工作去往方老師所在的城市,裝著意外重逢,默默關心呵護。

但是他最終的表白還是被拒絕了,方老師說,她永遠不可能接受付誠。

付誠就那麼死皮賴臉的賴在那裡,死皮賴臉的為方老師做著自己能做的一切,方老師也一直沒有再婚。期間付誠的父母幾次鬧上門,說方老師不知廉恥勾引他們的兒子,付誠因此和家裡關係緊張,方老師也對他一再疏離。

前世,這件事一直到許庭生出意外,依然懸而未決。

「如果早點唆使付誠去表白會怎麼樣?」

許庭生考慮過這個問題,但是很顯然,目前看來這不是一個可行的辦法,毫無意義。

「那麼有沒有辦法阻止方老師嫁給那個家暴狂,那個表面看起來斯文優雅,其實陰暗可怕的男人呢?」

這是另一個令許庭生很無力的問題。

***

語文126分,英語138分,又是兩個全班第一,年段前三。

10班的人都已經快麻木了。

不可思議的事情如果一再發生,就跟你某天上街遇到第100個外星人一樣,你會在心裡說:「哇,又一個外星人。」然後走過去。

當然還有另一種論調,就是許庭生作弊的可能性。

其他可以不說,許庭生的英語成績簡直毫無邏輯,不可理喻,要知道他上一次月考的英語成績才57分。

抱有這種懷疑的人顯然不是一個兩個,從學生到部分老師,不少人都在思考這個問題,只是目前為止還沒有人說出來而已。

……

課外活動時間,高三學生的活動基本都是自習,許庭生也不例外,英語口語能力和實際解題能力還是有差距的,另外,語文的字詞部分也不像他原先想的那般可以全憑閱讀積累去解決。

許庭生從同學手裡借了個易錯字詞摘記本,逐一翻閱,一旦出現與自己固有習慣相違背的讀音和詞義,就記在自己的筆記本上,以備溫習。

老師們也都還堅守著,隨時準備為即將高考的學生們答疑輔導。

高三文科老師的大辦公室里,老周坐在靠窗的位置,斜陽透窗而入,暖暖的印上臉龐。老周雙眼微眯,喝一口茶,嘴裡低聲的哼著京劇:

「我正在城樓觀山景,耳聽得城外亂紛紛,旌旗招展空翻影,卻原來是司馬發來的兵,……」

「周老師興緻很好埃」本身也在高三段任教的政教副主任張老師走到老周身邊,開口道。

老周抬了抬眼皮,笑著道:「主任有事?」

張副主任自己找了條凳子坐下來:「沒事,沒事,……10班這次考得很好啊,尤其是那幾個原先比較不像話的同學,……」

老周不接話。

張副主任只好繼續道:「要說對這些學生的了解,肯定是周老師你作為班主任最知根知底了,不知道周老師怎麼看待他們這次的成績?……」

老周還是如同入定老僧一般,不接話,張主任的來意他早已經猜到了。

張副主任停了一會,有點兒不快道:「你看我本身也是教歷史的,你們班許庭生那張歷史試卷我認真看了一下,選擇題全對就不說了,大題踩分點的把握實在是精確的嚇人,我覺得我都未必能把卷子做到這份上,所以……」

老周從鼻子里出了口氣:「那主任的意思是?」

「周老師覺得許庭生有沒有作弊的可能?」

「哦,他抄誰的?」

老周的這句反問殺傷力巨大,幾乎可以讓一切質疑「灰飛煙滅」,許庭生的文綜是全漸南市第一,麗北中學文綜第二的學生都差了他將近30分,你張副主任剛也說了,你都未必能把卷子做到這份上,既然這樣,他抄誰的?

張副主任表情掙扎了一會兒,遲疑道:「我在想,這三位同學有沒有可能提前偷……拿到了卷子?」

老周站起來:「主任要這麼說的話,我去把許庭生他們叫過來,主任自己問問看……不過,我希望主任一會兒最好能拿出相關的證據來,不然在這種馬上就要高考的情況下打擊學生進步和努力的積極性,我覺得有點不妥當。」

「老周你看你,我就是先問問你,……」

張副主任正要解釋的當口,老周周學銀已經快步走出了辦公室,從這次一模的總成績出來開始,這種議論和質疑就一直沒有停歇過,一向好脾氣的老周,這會兒終於有點冒火了。

但是還有更讓他冒火的事。

10班的教室就在老師辦公室旁邊,老周這邊轉出來,那邊剛要進教室,就發現講台上已經站了一個人。

7班班主任張秀雲並不是10班的任課老師,但是此時她突兀的出現在10班的講台上,對著講台下滿滿一教室的10班學生說道:

「10班的同學,你們抄得爽嗎?」

***

看書的朋友,真心懇求您收藏一下,讓我知道有人在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