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十三章 像做手術一樣做題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而且解決了編製問題,擺脫了臨時工身份,擒獲逃逸者的武.警戰士也受到了表彰。 至於學校、班級,從一模考試這兩天開始,終於有人無法再忍受這種壓抑的氛圍。 一個平時很聽話的女學生在晚自習時...

4月11日,頂著非典,頂著滿校園的醋味,邁向高考的腳步一往無前,永不停歇。

麗北中學每月一次的月考趕上了漸南市第一次高考模擬,月考自然得讓位給一模。

模擬考按上次月考的成績分配考場,許庭生在第6考場,黃亞明和付誠要更靠後一些。

這天暴雨,天色昏暗。

教室里開了燈,燈光灑下來,燈光下的人個個都帶著口罩,握著筆,安靜,專註,像做一場手術一樣做題。

第一科是語文。

開考之前坐許庭生身後的一個男生說,待會選擇題給我瞄一下。

許庭生忘記了他的名字,隱約記得他是高一分班前的同學。

「哦,好。」許庭生說。

下午考數學,他也是這樣說的。

許庭生說:「別,抄了你就完了。」

男生生氣說:「你不用這麼小氣吧?」

許庭生說:「待會你就知道了。」

開考以後,許庭生把幾道跟幾何有關的題認認真真的做了,然後拿出一塊橡皮,用小刀把橡皮切得方方正正,然後,在橡皮六面分別雕刻a、b、c、d、再來一次、同上一題。

許庭生開始擲色子。

後座的男生怔了怔,果斷擦掉了之前抄去的兩道幾何選擇題答案。

擲完了選擇題,許庭生就交卷了。

第二天上午是文科綜合。

許庭生主動轉赦回你真可以瞄我的。」

後座的同學嘆了口氣,說:「哥們……別鬧了。」

最後一科是英語,開考前許庭生對黃亞明和付誠說:「相信第一感覺。」

「根本沒感覺呢?」

「三短一長選最長,三長一短選最短。」

考完以後兩人很興奮,許庭生一問,原來他們第一次自我感覺看懂了幾篇閱讀理解在講什麼。

許庭生要的就是這個效果,他之前讓兩人認單詞而不要求拼寫,因為時間已經不夠了,他們能認出一些單詞的話,就可以大致推測閱讀理解的主體內容,然後能聯繫上下文也好,純粹自己推想也好,因為有了一個框架和線索,總歸要離正確答案近一些。

剩下的,就看運氣了。

……

事實上,這也許是史上最特殊的幾屆高考之一,非典讓很多人恐懼、崩潰,高考也是,而這一屆的考生們處在非典和高考的雙重壓力下,很多人的精神都在一個臨界點上。

一模讓大家明白了高考有多近,高考的壓力開始加大。

還是在一模期間,學校開始流傳麗北縣出現疑似病例的消息。

許庭生前世也聽到這個傳言,他還知道,六天後,這名疑似非典患者會因為壓抑和恐懼從隔離室破窗跳樓逃逸,在逃逸的過程中,他打傷了看護人員,兩名年輕勇敢的女護士。

他的逃逸引發了全城恐慌,整個麗北縣如同死城一般,商店關門,學校封校,沒有一個人敢出門,更沒有人敢接近任何陌生人。

他在逃逸后的第三天被捕。事後證明,他只是因普通流感引起的發熱癥狀。

逃過了非典,他沒逃過牢獄之災。

許庭生沒有能力去阻止這件事,當然,他也沒這個想法,這件事最後並沒有造成任何嚴重的後果,兩名受傷的女護士因此獲得了很大的榮譽,而且解決了編製問題,擺脫了臨時工身份,擒獲逃逸者的武.警戰士也受到了表彰。

至於學校、班級,從一模考試這兩天開始,終於有人無法再忍受這種壓抑的氛圍。

一個平時很聽話的女學生在晚自習時跟老師頂嘴,而老師原諒了她,她說高考是狗屎,你們這些老師也是狗屎……最後她撲在老師懷裡哭。

一個平時樂觀的男同學在晚自習課上突然站起來,旁若無人的離開教室,在廁所把頭埋在洗手池裡,用水澆了自己半個小時,然後回來,向老師和同學道歉,坐下繼續學習。

高中時代的「黃昏戀」也開始多了起來。

愛情確實可以帶給人們勇氣,或者釋放。

和許庭生、黃亞明、付誠三人組關係很好的一個女生宋妮也在這種情況下開始了她的初戀。

宋妮很普通,相貌普通,家境普通,成績普通,但她有很好的性格,傻乎乎的善良和溫柔。男生是7班的,家境不好,但是成績優異,陽光帥氣。

宋妮和男生初中是同班同學,她一直喜歡他,算算六年了,暗戀也早就成了眾所周知的明戀。

兩天前,宋妮從三人組這裡坑了幾包板藍根去送給男生。

回來時她說男生很感動,然後,幸福又羞澀的笑著告訴三人組,她戀愛了,那個男生終於接受她了,而且是男生主動表白的。

一模第一天的晚上,宋妮逃了晚自習,許庭生三人在第二節晚自習下課後找到她時,她明顯剛哭過一場,頭髮凌亂,衣服沾滿泥灰和草葉。

付誠問她怎麼了,她不肯說,收拾乾淨后偷偷回了寢室。

……

那天晚上,男生約宋妮晚上在宿舍樓後面的小樹叢見面,那是他們的第一次約會,宋妮特意穿了漂亮的鵝黃色襯衫和長裙。

那天晚上有月光,除了他們倆所有人都在晚自習,小樹叢隱蔽又靜謐,很適合約會。

他們聊了一會兒天,他說他很壓抑,然後抱住了她。

宋妮沉浸在幸福里,她一隻手回應擁抱,緊緊抱住他,另一隻手撫摸他的頭,像在安慰一個無助的孩子。她從未見他這麼無助過。

男生開始吻她,瘋狂而熱烈的吻。

這是宋妮的初吻,從牙關緊咬到生澀的回應,儘管他們才在一起兩天,她覺得這樣似乎太快了一些,但是不忍心拒絕他。

男生的手開始不老實,宋妮有些嚇著了,在他的手要伸進衣服的時候,她按住了那隻手。

男生說:「求你。」

宋妮看著他的眼睛,看到了裡面熊熊燃燒的火,她鬆開了手,咬住了嘴唇,臉燙的像火在燒。

男生的手伸進她的裙子。

宋妮像受驚的兔子一樣蹦開,搖頭說:「不行。」

他說:「求你。」

宋妮想了想:「畢業以後,畢業以後好不好?」

他流著眼淚說:「求你,我現在很壓抑,我很需要……給我,我會對你負責,畢業以後我就去你家見你爸媽,我還會帶你去見我爸媽,我們去同一個城市讀大學,然後大學畢業就結婚。」

宋妮猶豫了一會,還是搖頭。

他跪下來:「求你,我快瘋掉了,我真的需要你。」

宋妮知道他話里的意思,他需要發泄、釋放。

但是她太愛他了,所以她哭著點頭。

他說著「你真好」和「我愛你」,不顧宋妮臉上的眼淚和扎掙痛苦的表情,急不可耐的掀開她的裙子。

然後一道手電筒光打了過來。……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